第679章闲的没事儿干惹事儿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想着凌晨的时候去给他打电话吧,那时候他肯定能在,到时候,看看小胖这孙子还敢不敢怀疑我的。

出去以后我就把这事儿给小胖他们说了。小胖说不信,我就打了他一顿,他就骂我说你屈打成招干嘛,我信不信,你打我也没用啊,得靠事实说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还让黑大个他们支持他,不让我打他。我就骂了句,草,说:“你不信,到时候他来了,我扒了你的皮!”

小胖这货就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还说行。还说,“我觉得吧,你顶多就认识狗爷,狗爷还是给你面子才帮你的,至于狗爷的上层,什么省城四少,我觉得默哥你还是别吹牛比的好。”

我就指了指他说:“你等着。”

离傍晚时间还早,我突然想起。我在省城还有不少仇人的,除了江华,还有那个什么江宇白痴,还有江家,还有一个家伙一直想干我来着,估计是被疯子哥给压下去了,这是就是鸭少。

我就问他们,“反正时间还早,去不去看看那个叫鸭少的?”

小胖他们就说:“好啊,去看看呗,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他为啥叫鸭少啊,是不是因为他以前就是当鸭子的。”

我就憋着笑说,“估计是,你说是就是吧。”

不过王安民倒是说了,说:“应该不是这原因,一个当鸭子的人不可能混到这个地位的,他肯定是家里有底子,然后才混起来的吧,是不是,默哥?”

我说了句,“还是安民聪明。”

然后小胖就问我这鸭少他爹是什么官儿啊什么的,我就说,“我上哪儿知道去?滚!”

我是按照我上次来的路线,去找他的,我说估计就是在那一片地方,能找到他,如果找不到,可能就是他没出来吧。

我又去了一趟上次那个的大酒店,那里有个人,长得跟萧璐很像,我记得她还救了我一次,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我记得他叫小馨。

到了那里以后,因为还没开始营业,不过也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怎么的,还真的就遇到小馨了。

看到小馨的那一刻,我发现,她好像就真的是萧璐似的,要不是因为我和萧璐滚过床单,知道她耳朵背,脖子等地方有几颗小小的痣,我还真分辨不清,至少,我这么久没见萧璐了,我是真以为这小馨就是萧璐的了。

至于其他人,更是直接喊了句,“璐璐姐?”

“萧璐?”

小胖他们都惊呆了,因为是下午,这夜总会什么的已经开始打扫卫生了,所以,她穿上了制服,也就是那一套迎宾的衣服。小胖他们看到以后,也是惊呆了,说,“萧璐,你怎么在这里做这个工作,这是兼职吗,这不是夜总会吗?”

然后小胖还问我,“怎么回事,默哥,你不是带我们来见那个什么鸭少的吗?怎么璐璐在这?”

我就神秘的笑了下说,“这不是萧璐!”

那个小馨也很配合,说:“是啊,我不是萧璐,你是?哦对,我认出你来了,你是上次被鸭少追的那个小伙子,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怕死啊。”

那小馨捂着嘴巴看着我说,“小同学,你们快走吧,鸭少自从你走了以后,把这条街隔壁街翻了个遍,都没找到你,后来好像是跟隔壁区B区的疯少打了一架以后,这事儿才算是结束了,反正鸭少在这一片C区势力很大的。”

听的很迷茫,小胖他们看着我,我说,“这省城好像是被在这些纨绔们势力们分为了ABCD区,其他两个区我不知道是谁的,但我知道,疯子哥是B区的老大,C区是归鸭少管,咱们呆的这里就是C区。”

小胖他们就有点害怕了,说:“默哥,你别吓唬我们,一来就得罪这么大的大人物,你是要害死我们啊。”

不过他还是盯着小馨看了半天说,“还真的不是萧璐啊,真的很像很像啊。”

我就说,“怕就别来了,滚回县城去吧,走吧,大个子,我们去找找这鸭少。”

我又问那个小馨,“一般这个鸭少几点会来,这时候在哪儿?”

我打算阴他一下,让他不知道是谁玩他,然后再赶紧跑,算是报了上次的仇。

小馨看我们老实,是学生,跟我们说叫我最好别去惹鸭少了,真的会玩火自焚的,我就说:“姐姐,求你了,就告诉我们,他这时候一般在哪儿?”

她就叹气,说:“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啊,还有你,老说我是什么萧璐,是你女朋友之类的话,以后也别再说了,我警告你。”

我就说:“是是是,姐姐说的我肯定遵守,但请你告诉我吧,他在哪儿,他一直在C区作威作福吧,我帮姐姐教训他一下,还不好吗?”

她就噗嗤笑了,说:“不用你帮,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小孩子是不是生了天大的胆,居然敢去惹他。”

她就告诉了我们一个地址,是个麻将馆,这家伙估计就是在那打麻将,如果找不到鸭少,那她也就不知道在哪儿了,叫我们别回来问她了。我答应了。

一路到了那个麻将馆的时候,我就叫他们警戒一点,反正天热,有帽子就戴帽子,有墨镜的戴墨镜,就算以后东窗事发,别让人认出来就行。这次就是来报上次的仇而已,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孤身一人没有支援的许默了,我要报仇,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玩他。

我们老规矩,派了小胖进去,因为小胡子没来,让他进去探路,不过他不认识鸭少,他看了一眼里面说有年轻的人,但不知道是不是鸭少,我问他那看到了那人长得如何不,帅不,我记得鸭少有点小帅。他摇摇头,说没看清楚。

我踹了他一脚说那我自己去吧,我戴着墨镜,往里面走,果然发现里面有个男的,搂着个女的在里面打麻将,不过我也没看清楚,就把墨镜拿下来了,走近了一看。不是鸭少,我打算走的时候,那男的喝了句,“站住!”

“你哪儿来的,你的人是不是来过一次了,说,你是不是隔壁B区疯子派来查探消息的?”

我说:“我不是”,我问他是谁?

他就哈哈笑,说:“C区还有人不认识我铁山的么?”叉坑妖巴。

他站起来,像是一座铁塔一样的身材,果然不愧铁山之名,他一把就把我给拎起来了,喝了句,“你他吗的是谁的人,过来打探消息,说!!”

然后叫他旁边那个女的说,“打电话给鸭少,让他过来,逮住个奸细。”

我一下就慌了,我就吼,问他:“是谁,到底是谁,铁山又是谁?”

他身后一个混子,也是在打麻将的说,“呵呵,c区鸭少手下铁山,这条街的大哥大都不认识,也好意思来这条街?”

我当时心里就凉了,估计是小胖他们看我一直没出来,好像是听到了铁山的话,立马都冲进来了,也幸好,黑大个来了。

铁山就指着我们说,“哟,哪儿来的学生狗,人还挺多,都是这家伙的同伙,好,把你们都抓起来。”

我吼了句,“救我!”

铁山打翻了小胖,小胖不是他对手,但是黑大个力气很大,趁着他不注意,赶紧的把我给救下来了,那铁山还露出了惊异的神色,说,“还有这么大力气的小孩子?果然英雄出少年,吗的,把他们给我追回来。”

他说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跑了出去了,我吼了句,“快,快跑,碰到硬对手了。”说实话,我以为都跟鸭少那孙子似的,没多少本事,都是跑也跑不赢我们的货色。不过我立马鄙视自己了,这鸭少就只是一个纨绔,他爹有本事,所以有不少能人追随他,是很正常的,再说了,一个堂堂c区的老大手下,没有一些拿的出手的厉害人物,又怎么称得上省城四少之一。

我真是把别人想的太简单了!

幸好我们跑出来了,可是,等我们跑到一个拐角的时候,却是听到一个声音,说,“是你们这群小比崽子奸细吧。”

“是你!!”

拐角处,鸭少,拿着个扇子,有人帮他撑伞,他一步步从车上下来走了过来,四面八方都是不少的人,完了,我心想真的是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