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死里逃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比崽子,老子没去找你,你自己送上门来了,还记得几个月前的事儿吧。你小子,居然敢那么对我,草泥马的。没想到今天会落到我手上吧?”

鸭少很生气,铁山都有点愕然,说,“鸭少。这人你认识?”

“是,一个跟疯子有点渊源的小兔崽子,上次让他给跑了。”鸭少摆摆手说,“绑了。送我那去吧!”

铁山愣了下,说:“疯子?B区的疯子?那家伙是挺难缠的。”

去他吗的吧,整的好像我怕他似的。

摆摆手。人已经越来越多,把我们给围起来了,这时候我觉得就是插翅也难飞了,我和小胖他们还打算拼一把的,可是,铁山带着的那几个人,好像身手都挺不错的,几下就把小胖他们都给制服了。

鸭少还笑嘻嘻的过来抽了我一个嘴巴子说,“怎么的,都这样了。还想跑呢?往往哪儿跑呢?”

我就不服气的盯着他说:“有本事单挑啊,靠别人算什么本事,你和我。就我俩,单挑,敢不敢?”

“单挑?是这么单挑的吗?”他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我肚子上,旁边有人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动,我想躲开都不行,疼的要死,我骂了句,“你真他吗卑鄙!”

他就笑,又给了我一脚说:“去你吗的,今天逮住了你,不把你弄死,我就不混了。这次我看看疯子那碍事狗还怎么来救你!”

然而,就在我们万念俱灰,以为完全没希望的时候,突然间来了一阵风,那个铁山骂了句:“草,是谁。”

紧接着,一个人就已经挟持住了鸭少,用的是指甲,那指甲很锋利,鸭少的脖颈上,已经有了一点点的血迹。

“放了他们。”

螳螂哥的出现,连我们都始料未及,不过,剩下的却是惊喜,对了,我怎么忘了这螳螂哥,好像是一直都贴身保护我的,虽然他那段时间说一周内限制我自由,可是以后就没再见过他了,要不是今天碰到他,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朋友是哪条道上的,不知道鸭少和铁山在C区是什么影响力么,还敢在这里动手?

铁山对着螳螂哥拱了拱手,我看到铁山的胸口一片已经被划开了,还流了点血,也许,这才是让他镇定不敢让所有人动手的原因。因为他看到了螳螂哥的恐怖。

只是我好奇的是,螳螂哥没在省城出现过么,为啥他们都不认识,也没见过螳螂哥?

但现在这似乎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可以顺利逃脱了。

“我没那么多屁话跟你们说,放了他们几个孩子,我放你走。”

那鸭少似乎很怕死,见了血,还有啥说的,直接放人,走的时候,鸭少和铁山还盯着我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会去找疯子算这笔总账的!”

回到那宾馆的一路上,我松口气,跟螳螂哥说,“螳螂哥,真的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可能我们都会有性命之忧,不过,你为什么会跟着我?”

“难道,你一直都在贴身保护我,但没被我发现吗?”

我问完这话以后,觉得自己问的是多余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怎么会这么及时的出现在我面前救我。

螳螂哥摆摆手说,“这些不用问我,到时候见了疯子哥,你问问他就行了,我也不想解释太多,这鸭少,你还是少惹为妙。”

“行了,我走了,有啥事儿的话,再给我电话。”

还没来得及接受小胖他们的感激和奉承,他就这么走了,感觉他救了我也不需要什么报答似的,他就是这么冰凉的一个人,但却让我感觉到内心的温暖。小胖说,“默哥,这螳螂哥也太好了吧,要放到以前,那就是活雷锋,做好事,救人不留名啊,这啥也不图,到底是为啥啊。”

麻子脸说,“你管那么多,难说是疯子哥交代他一直贴身保护你的,没告诉你,就是因为怕你不同意嘛。”

“哎行了,不说这个了,不过我觉得,老有这么一个人跟在我周围,我还真觉得自己有点被偷窥的感觉,是不是我洗澡的时候也会跟着我。”

我笑道,“虽然说这么说对螳螂哥有点大不敬,但我真的有这样的想法。”

小胖他们就笑,说:“你可拉倒吧,人螳螂额又不搞玻璃,可能吗?”

然后他们就问我这个鸭少也太装逼了,这人是谁啊,之类的,我就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把我所有认识他的过程给书了,还有璐璐的事儿,也一起说了,以前没说的都说了,小胖他们虽然有点责怪我没告诉他们我以前来过省城的事儿,但我现在说了,他们倒也能体谅我,觉得没啥,也没怪我,我倒是挺感动的。

不过,有一个细节,小胖问我了。

“默哥,那个叫小馨的夜店女,到底是谁啊,怎么能跟前嫂子长得那么像啊。”

我说:“注意你的措词!”

他这哦了一声,说,“对,现任嫂子,我说错了,对不起默哥。”

麻子脸也说,“是啊,默默,我感觉,会不会是萧璐失散多年的姐妹啊?”

他这么一说,我感觉还真的有可能,不然怎么那么像呢,我就说:“那行,等晚上的时候咱们提一下,如果萧璐和她见了面以后,难说真的是姐妹,咱们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

还没到傍晚的时候,疯子哥给我来电话了,骂了句,“草,许默,你他吗来了省城也不跟我说一声,还是螳螂跟我说的,行了,我正在往你那边赶,你们都出来吧,我带你们去吃个饭。”

我就说:“不用了吧,也不饿,马上我和我一个学校里的姐姐,也要吃饭了。”

他就骂了句:“草行了,喝个下午茶行不行?”

没多久,他和他的车就来了,过来的时候还摸摸我的脸,说:“没事儿吧,鸭少这孙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遇到你就打,早他吗跟他打过招呼了,你等我下次不干死他的,守着个破几把C区,也不知道是为了啥,作威作福。”

我就笑,说:“让你费心了疯子哥,我真没事儿,不过疯子哥,你咋一直能让螳螂哥呆在我身边呢,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应该让螳螂哥做他能够帮你的事情啊,为什么一直让他待我身边,我这小人物。”

他就打断了说:“你说啥傻话呢,你是我兄弟,第四兄弟,这是我一直跟你说的,除非你他吗的不当我是你哥哥了。”

我就赶紧说,“怎么会呢,疯子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那就这样吧,我不拒绝你的好意了。”

然后他就招呼着大家一起,到了一个喝下午茶的地方,挺高级的一个地方,不过,好像他吗的又是没带钱的意思,又要赊账什么的,可是他有面子,没人敢不卖他省城四少的面子吧?叉台匠圾。

小胖,麻子脸他们都跟疯子哥说话,套近乎,还说,“疯子哥,久仰大名,您真的是省城的四少之一吗?”

听了这话以后,疯子哥还愣了下,还笑着问我,“这些都是你的小兄弟吧,我听螳螂说了,都对你挺忠心的吧?”

我说是,疯子哥说,“你们好好干,跟着许默,在解放打下一片天地,到时候我用的上你们的时候,你们就可以直接跟我混,你们想不想跟我混?”

小胖他们都激动的要死,小胖这傻逼还问,“能不能比解放县城那个装比的刘子铭和金野厉害?”

疯子哥就笑,说:“那个小县城,就你今天看到的那个铁山,金野看到他,都得礼让三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