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她们来自同一个地方/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都快无语死了,就说,“我真的不是瞎说的,卓小雨。你要是不信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我真没骗你,快叫大家起来,你看我肩膀上的伤,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她看了下,说哎呀。然后赶紧的带我去了房间里,找了小药箱出来。过了会儿,大家都被叫醒了,此时是凌晨的两点多,大家都揉着眼睛问怎么了,小雨姐一边帮我包扎,一边跟大家说我的事儿,小胖他们也是吓坏了。连续两次,我在这里遇刺,应该不是偶然,而且我还受了伤。

黑大个看了看我的伤口说,“这显然是匕首刺的,明眼人都看得到吧,如果是菜刀,显然不是这样的刀口。”

小雨姐就说:“我叫留美子出来问问吧,我就不信她这样的人,许默你别乱说!”

我就赶紧说:“别,你喊她出来我就死定了,她真敢戳瞎我的眼睛,他们日本人不就是这么狠么。大家快跑吧,我们所有人加一起,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她跟那个小日本的身手估计不相上下,真的。”

“我想起来了,她腰间的那个玉牌,证明她和小日本是同一拨人,同一个地方的人,不然,她怎么有那么好的身手。”

小雨姐他们就叫我别瞎说,还说她可以保证,绝对不是留美子做的,突然间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你们。怎么了吗?”

留美子和她父亲出现在房间,我们都吓坏了,我就指着她说,“就是她,就是她!”

“她来了,我们快跑。”

现场一下慌乱了,麻子脸和小胖拿起了凳子,椅子,就指着留美子,说:“你别过来啊,你要敢过来,我对你不客气,不要伤害我默哥!!”

那个津田留美子,此时还装,说,“我怎么了吗。你们…这,到…底是怎么了?”

那中文,结结巴巴的,还看着我的手臂上,说,“怎么,许,默,你你受伤了?”

然后还跟旁边的她爸说了几句话,她就说,“我爸去拿专业的药箱了,你等一下,马上就能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小雨,究竟是谁干的?”

我就嗤笑一声,盯着她说,“留美子,你别装了行吗,刚刚在院子里,就是你要刺瞎我的眼睛,你还装!!一发现有人来了,你就立马跑了,现在又变身好心大姐姐,谁信啊。”

“小雨姐,你别信她,他们小日本鬼子就是这样的,假装好人博取你的同情,其实,她就是坏人!”

卓小雨也问她,说:“怎么回事,留美子,你刚刚真的在院子里?”

这时候,留美子愣了下,然后瞪着我说,“你是说,你刚刚在院子里看到我了?”

我说:“是啊,我刚刚就去厕所,在院子里,看到你在洗澡,然后你就要刺瞎我,你别说不是!!”

说完以后,我脸红了,毕竟这事儿我也有责任,我闯入了人家的领地,偷看了人家,虽然不是我有意的,但也不至于要我瞎吧。

“洗澡?”

留美子笑了笑,说:“你觉得我这一身和服,怎么洗澡?可能是我吗?”

我看了下,确实,这衣服穿上都得好几分钟,怎么可能这么快,而且刚刚我看到的,确实没穿这一身衣服。

但是,刚刚留美子还光着身子,一下就飞过来,还穿着衣服要刺瞎我,那速度更快吧,所以对她来说应该不难才对。

我就冷笑说:“不是你是谁,你速度那么快,换身衣服不就是玩似的么。虽然我不知道你一直潜伏在我们华夏,还跟小雨姐是好朋友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我敢肯定,你没安好心,所以所谓的间谍就是你这样的人!你要盗取我们华夏国什么秘密?说!!”

留美子估计因为我这话也生气了,我得随时注意她发怒以后变身,那我们都遭殃了,只期望她能看在小雨姐这个朋友的份儿上放我们走吧。

她留美子在那笑,笑了好几声,小雨姐过去碰了下她说,“留美子,你没事吧?”叉围圣血。

留美子突然间哭了,说:“你们为什么这样,我来华夏,不是为了什么机密,也不是为了当间谍,只是因为我父亲在这边有生意上的事情,而且,我喜欢华夏这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国家。你们为什么不信我,连你也不信我吗,小雨?”

这话真的说的是让人有点无法与那个刺杀我的人相联系。连小胖都有点怀疑了,说:“默哥,不会是认错人了吧,她这么柔弱一个女孩儿,咋可能呢?”

我打开了他的手,说:“你不信算了,别他吗碰我,你也是卖国贼,别几把碰我。”

我火的不行,说:“你看看,我这伤口是我自己弄的吗?我吃饱了撑的吧。”

我就指着她跟小雨姐说,“小雨姐,以前你庇护她就算了,这一次,你要还帮她,不顾你弟弟的命,我也没啥说的了。”

我这话,大有绝交的意思,整的卓小雨还过去问留美子,有没有孪生姐妹什么的。一听这话,我心底里有个声音告诉我,别说,还有这可能,万一真是什么孪生姐妹误会了人家,怎么办,或者长得像的人,当时那么黑,我视力虽然好,但也不可能百分百说一定是留美子干的。

但是,绝对跟她脱不了干系吧。

就在这时候,留美子身后来了她父亲,他拿来了药箱,说是给我进行进一步的治疗,会好的更快,但是留美子跟她父亲说了什么,她俩用日语在那交流了一会儿,留美子突然间拍了拍小雨姐的肩膀,叫她过去。

过了会儿,小雨姐跟我说了句,“许默,应该不是留美子做的,可能是她一个表妹。她这个表妹可能跟当初你遇到的那个高手小日本来自同一个地方。”

然后小雨姐就跟我说了,日本的那个地方,确实有着不少那样的组织,跟我们华夏的黑-社会似的,也有不少高手,甚至,日本那种最高层的黑-组织,还有神秘的忍者部落,也有出自那里的高手,用来政客们绞杀敌对势力头目的。所以大大小小的,那种组织在日本不少。但能拿到那个玉牌的那个日本的组织,就在留美子的故乡。那组织叫神户。

留美子那个故乡里出来的人都很穷,大部分人都很穷,很多女孩子都被迫在那个年代出去卖,才能维持家里的生活,很多人就把女孩子作为家里的生产力。同样的,也就有那样的组织看上一些流浪儿。早些年,她有一个表妹,也就是她姑姑的女儿,家里养不起,就被人抱走了。很小的时候,就跟留美子长得很像。所以我遇到的有可能就是那个人。因为神户这个组织根据地就是在尾山,她们也都是尾山人,她们那儿信奉的神灵,也特意建了个庙,庙里都会给年轻的后生在成人礼之后颁发一个这样的玉牌,象征着吉祥、顺利。所以当我说出那个小日本也有玉牌的时候,而且一模一样的时候,留美子就确信,这小日本就是他们尾山的人,也就是神户组织的人。

留美子她是决然没有任何武功的,所以,如果真碰到了那样的人,那应该就是跟留美子来自一个地方的神户组织的人。也就是留美子的表妹,西野香子。

听了这些以后,我虽然觉得有点荒谬,但真的不是不可能啊,而且,要装成留美子这样,还跟小雨姐相处两三年,不太可能的事。而且,我遇到的那个什么西野香子,她肯定是个急性子,而且很暴躁,反观留美子就不一样,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脾气,说话口气什么的,根本截然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