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你要是还混,咱们就分手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完以后我就满脸冷汗,我就跟小雨姐说,“我差点死了啊,她真的会杀我的。”小雨姐就抱了下我。说:“没事了,没事了啊,不怕,这不是没事了吗。”

倒是一直在睡觉的萱萱姐,听了这消息以后,赶紧的跑来,一把抱住了我。说:“没事了吧,没事了吧,许默,你没事吧。”

我看她眼泪都出来了,我挺感动的,其实,她跟小雨姐一样,都是我亲姐姐似的对待我。对我很好,只是,她以前做过的一些举动我很不喜欢而已,而且,她和长刘海麻子脸之间的事儿让我也很纠结,除此之外,我觉得她是一个好姐姐。

现在她这样真情流露,我也很欣喜,一下就感觉不怎么害怕了,我就推开她说,“我没事了,没事了,不就是被捅了一下吗。死不了的。你看没事!!”

我就给她看我的伤口,她还很紧张似的,问小雨姐他们没事吧,什么的。

后来那个留美子拿着药箱,过来给我疗伤,我觉得她的药确实好,她说是日本拿来的,华夏国没有的,我就有点鄙夷的说了句,“我们华夏地大物博人杰地灵,不是你们琉球小岛比得上的,我们什么药材没有啊?”

她听了也没反驳我什么,反而是我,近距离的看着她,就想起了那个女的西野香子。真吓人,真担心她下一秒钟就又要刺瞎我。

另一方面,大家都睡不着了,然后问问留美子和她父亲怎么办,如果这女的一直要来弄瞎我,那我可是没办法抵抗的。倒是她父亲带来了个人,就是她的远方堂哥,叫津田彦的,听说他也是来自尾山,而且身手不错的,小胖他们还跟他过了几招,果然厉害,有他保护我们,能睡个安稳觉,让我们放心睡。

这会儿,小雨姐和萱萱姐也不嫌挤。就搬来和我们一起睡,那一晚上聊天啊,打牌啊,过的挺开心的,好像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第二天睡醒了以后,我还是记得这事儿,我就跟小胖他们说,连续两次,是背还是怎么的。我还问了留美子,那西野香子怎么会来这里。留美子说,“有可能是来找她的,毕竟,是表亲嘛,就算是加入了神户那样的组织,也不可能没有了亲情,多少年没见了,她倒是想见见她。但我和麻子脸分析了下,觉得,可能这西野香子和上次刺杀我的人,都是同一拨人,都是神户这个组织的,跟小日本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我。”

也就是说,神户这个组织,就是疯子哥上次说的,一个大组织下面的小分支。而西野香子和死了的小日本,还有上次刺杀我的人,都是神户组织里的几个小角色,用来对付我这个同样是小角色的人所派出来的杀手。

我觉得这个事儿,务必跟螳螂哥、疯子哥他们商量一下,顺便问问那个大组织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不是说我这个小角色构不成威胁吗,为什么屡屡遭到刺杀。虽然说这一次是我偷看人家洗澡造成的,但确实神户这个组织和我已经有了仇。

那天晚上以后,小雨姐也给我道了个歉,说也确实,要不是她非要去这种地方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她也会帮我关注一下。叉围斤技。

因为她家不论是在省城还是在解放县城,多少都能听到一点风声,有关日本商人的风声,哪家日本商人有大动作了,或者日本的哪些商队来了省城,她都能帮我问问。

我就给她说了个谢谢。她就说,“默默啊,我不说别的,我就想劝劝你,别混了吧。”

我问她为啥这么说。她说,“你想啊,你不同于小胖他们,你成绩好,一本本科绝对不在话下,你要继续再这样混下去,不光是学习的问题,可能你的命,都可能会被夺走。”

“你这样拿你的前途去赌,可能你日后会跟金野一样,混的成为一方老大,但你也可能会跟你小叔许风一样,你明白不,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你今天挨了刀只是受伤,但是,我知道这也不是你第一次挨刀了吧,万一哪天你真的…出了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叫你爸妈怎么活,或者说,叫你这些兄弟怎么活,还有你姐姐我,你对得起谁?”

她的话确实触动了我的心弦,但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了,从我第一天开始混起,我就想过这个问题了。

我就跟她说,“如果我不混,那么,我就还是以前那个被黄卷毛踩在地上打的孬比。”

她就说,“可是黄卷毛早就毕业不混了啊,这个学校老大就是你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就笑,说:“小雨姐,你也混过,你也知道混混界不可能那么容易金盆洗手的。就算我可以,也会有第二个黄卷毛,第三个黄卷毛站起来,来欺负我,欺负我的兄弟和朋友们。”

“这样的话,我还要忍吗?”

她被我说的有点哑口无言,叹气,说:“好吧,我劝不了你,我只能帮你,只能希望你每次都逢凶化吉,这次的事儿,神户这个组织不是开玩笑的事,我建议你以后只要碰到日本人,就退避三舍,不要露面,整个高三你都在学校里呆着,读书,读书,别出去招惹是非,我相信哪怕就是神户组织,也找不到你的。”

“等你到了省城来念书,这学校有我,我可以多注意着点你,帮衬着你,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主要就是高三这一年,你得忍着,尽量别搞大动作了,像你这段时间把十六中和八中给打下来了,你也让小胖他们去收保护费什么的,你自己别去,如果被神户组织的人发现,你的小命就没了,不光是你的小命,你连你父母,小胖他们,你都保不住!”

听她说的这么严重,我也答应了她,我说:“反正我也就最后一年要高考了,这些老大之类的虚名也不是很在乎,你就放心吧。”

我就又调侃她说,“不过,小雨姐,咱俩说好的约定呢,以前说好了我成为了体院和高中部的老大以后,你就自己把自己裤子那什么扒了,现在呢,我都成了三校老大了,这约定啥时候能兑现呢?”

她脸一下就红了,说:“你等着的,我告诉璐璐,让她给你跪搓衣板,你等着的吧。”

我就说她:“真是卑鄙。”

她回省城的时候,我们都去送她,奇怪的是,萱萱姐居然也过来跟我说了两句,说,“你以后注意安全,别混了,听小雨姐的话,明白没?”

我咳嗽了声,说,“明白了。”然后她又去跟麻子脸说了句什么话,我们都没听到。之后他俩就坐车走了。

小胖他们就问麻子脸萱萱姐说啥了,麻子脸就笑,说:“你们猜啊。”

小胖说:“你他吗的别卖关子了,说不说,不说把你裤子扒了。”

麻子脸就问我,“默默,你想知道不?”

我说:“想啊,你想不想说呢?”

他说你想知道,我就说。我踹了他一脚说,“爱说不说。”

他就给我来了句,“你知道大学代表着什么吗?”

我没理他,我们正好往回走,他就大声说,“大学,代表着自由和恋爱。你知道有多少人追萱萱姐吗?这才刚过去一个月,就有十几个发短信送花的了。”

“真的?小胖惊讶的说,这,咋可能呢。”

麻子脸说,“当然是真的了,大学跟咱们小县城不一样。那是省城省会城市,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他们可跟咱们解放的人不一样,开放的很,好多见了一面就直接问萱萱和小雨姐愿意不愿意跟他处对象的。有些南方人,比我们东北的还豪爽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