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杀了她/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最后跟他说,“如果我得到了这批货的下落,或者是我直接得到这批货以后,联系谁?”他就神秘一笑。说,“到时候不用你联系我,我也会主动找到你的,所以,对于这一点你不用操心。”

然后他就走了。

我整个人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刚刚那三个小时。我感觉自己的生命不像是自己了似的。

松了一大口气,我就往学校里走,饭也没吃,也没感觉到饿。我就赶紧去了麻子脸他班上,到了他班上的时候,他班上的一个学生认识我,就喊了我一声,“默哥,找麻子哥吗,他不在,去厕所了。要我去帮你叫他吗。我说了句,不用,我在这里等他就行了。”

过了会儿,麻子脸来了。还敲了我一下,说,“默默,你在这儿呢,不是去吃饭了吗?”我说没有,有事儿跟你说。他看我表情很严肃的样子,就问我到底怎么了。我就说,咱们到后山上去说吧,这里人多。他就点点头跟着我去了后山,到了那里以后,我就把今天中午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他就紧张的抓着我的肩膀说,“没事儿吧。默默。”

我说:“没事儿,但现在这批货,咱们怎么弄,当时我记得是掉进了水里一批,但你还有藏起来的吧?”

麻子脸就笑了,说:“什么都瞒不过你,这些东西。我本来也是不想拿出来的,毕竟咱们都是学生,万一招惹上了,就不只是进少管所的问题了,而是直接的犯罪了。”

所以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宁愿让那些玩意儿全都埋在土里,一直埋到永远。

我就苦笑一声,说,“麻子,你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但现在没办法了,神户组织的人盯上了我爸妈!如果是别人的话,我倒是还可以淡定,可是,那是我亲爸妈!!”

我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就说,“别激动,默默,别激动,激动也没用,咱们是得找出解决的办法来,而不是在这儿吵。你看,其实你也可以联系上螳螂哥,问问他怎么办。”

听了他这话以后,我一拍脑门,心想自己也太傻比了,这都忘了,我今天出去不就是为了见螳螂哥的吗?

我就赶紧的拿出了手机,找号码联系螳螂哥,因为是紧急的,螳螂哥应该也是现在来找我的,所以我很快就联系上了他,他问我,“许默,你怎么主动联系我了?疯子哥跟你说了?”

我说:“是,但是螳螂哥,咱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遇袭了。”他就紧张的问我,你在哪儿,我来找你,我就在你校外。

五分钟以后,螳螂哥出现在我面前,问我怎么了,我就把这事儿给说了。他狠狠的一拳头打在树上,我清楚的看到那棵树抖的厉害,并且树上多处有崩裂的痕迹,可想而知他有多愤怒。

“居然被他给抢先了。许默,这事儿是我的失误。如果你要告诉疯子哥降罪的话,我没有怨言。”

他说完以后我就着急了,我说,“螳螂哥,您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多次救我性命,我怎么还会降罪给你,我许默是那种没良心的人吗?”

他也没说什么,就只是跟我说,“这样,你这几天在学校别出来,三天内我把这家伙给揪出来任凭你处置。”

我本以为他说的这话只是为了让我放心,毕竟,要抓到一个人谈何容易,而且还是行踪飘忽的神户组织。

可是,还没到三天,两天半左右的时间,他就抓来了那家伙。

那天我和小胖他们还在吃饭,螳螂哥就给我来电话了,叫我和麻子脸过去,我俩就火速赶到了附近的一个山头上,螳螂哥就抓着一个被打的全身都是血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都吓坏了,问他这是谁啊。

螳螂哥冷笑一声说,“你不认识了么?”然后抓了一把雨水,往他脸上泼。我就看清楚了,正是那天威胁我的那个日本人。真没想到螳螂哥说到做到,居然这么快就把他给抓来,我这悬着的心都可以放下了。

那人咳嗽了几声就咳出血来了,然后看到我以后,就笑了,麻子脸上去就是一巴掌,说“笑你麻痹,再笑抽死你,小日本。”

那人就笑,说:“你抽吧,抽死我,你也不知道剩下的神户组织的人在哪儿,你爸妈的命,你还想不想要了?”

这话一出,我就急了,上去就是抢过了螳螂哥手里的刀,对着他的脖子威胁他,说:“草泥马的,快点说,你的同伴在哪,你要不说,我肯定得弄死你的。”

他就哈哈哈哈大笑,说:“反正我们完成不了人户,回去神户也是死,你杀了就杀了呗,我无所谓。”

他笑的那么张狂,好像我爸妈的命就要被他们揉捏似的,我气得半死,过去就一巴掌一巴掌的狠狠刮他的脸,叫他说出他的同伴的下落,可是他就是不说,还说,“你当我傻啊?我要说我,我就真的死了。告诉你,识相点把那些货全都送到我们面前了,那些货对你们来说不过是废品一堆,但却可以拿来救命,懂吗?”

螳螂哥说,“干掉他吧,我可以找疯子哥再派两个人过来,保护你爸妈,这就万无一失了,等他们的人全部出现,咱们一网打尽,不能受了他的威胁。”

螳螂哥这么说以后,那家伙脸色就变了,说:“你们不能杀我,你们杀了我的话,神户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就冷笑,又抽了他一嘴巴子,说,“那你意思就是说,我不杀你,神户就会放过我咯?”

他就说:“只要你们交出那些货,放我走,我保你们所有人没事,你要相信我们日本人,我们大和民族,是不会骗人的。”

我就笑,说:“你们当初侵犯其他国家领土的时候,也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但是最后的结果呢,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觉得我会信你们的人?”

“干掉他!”

麻子脸也是这意思,螳螂哥就要动手的时候,这家伙拼命的瞪大眼睛,瞪着我说,“许默,你一定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杀了我,因为,你杀了我,你就不知道真正的我的同伴是谁了。”

螳螂哥懒得理他,直接结果了他,然后怎么处理这具尸体,我也不清楚螳螂哥怎么弄的,只是两天后,螳螂哥跟我说,他带了两个疯子哥派来的兄弟,一起保护我家周围一个月,估计一个月后这神户组织的人无功而返,就会被杀死,到时候我父母就安全了。

我就问他为什么,他说,这神户组织,根据疯子哥打听来的消息,他们出了任务以后,一般这种超过三个月还没回去交任务的,就是回去,也是死。他们已经出来了这么久,除非是完成任务带着东西回去,否则,就还不如直接逃掉。

但逃离神户组织的下场也是死,所以他们这些日本人特别丧心病狂。

我听了这些以后,也觉得恶心,太变态了。怎么会让我遇到呢。

另外,我还和麻子脸两人去了一趟他家乡那边,那批货确实还在,但是,却只有一小部分了,如果神户组织的人知道只剩下这么点了,那他肯定会杀了我们的。

原来当初掉进河里的和警方缴获的,确实是大部分的毒。叉肠布才。

这一个月以来我几乎都缩在学校里学习,也不出去,也让我爸妈小心一点,那两个保护我爸妈的,也经常传来消息说他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这一个月过的也挺快的,很快就期中考了,高三上学期的期中考,我考的感觉不怎么地,后来看了看成绩,确实不怎么地,掉出三十名开外了,我不敢跟爸妈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