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那批货找到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至于高一嘛,最新起来了一个小伙子,侏儒女她们都成为过去式了,高一的那些女兵们。也都不怎么混了,跟高一的那个小伙打了几架以后,因为没有女帝这个大后台的强力支持,都被打哭了好多了,侏儒女也就宣布解散。

当然了,这女的偶尔也遇到过我一两次,还问我把女帝怎么样了。到底怎样的打击,才让她走的,我就笑笑。说:“我上哪儿知道去?”

再后来,这货估计是被高一的那伙人欺负的不行,因为她是个侏儒女嘛,长得不怎么地那张嘴脸也不怎么让人看起来舒服,也在面临被逼走的边缘。有几次,她就想来勾搭我,还说,“默哥啊,我可是知道你和女帝的秘密,你俩肯定滚过床单了吧?”

“你能不能。帮我跟高一的那个兔崽子说一声,我也没惹他们,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我也就想好好念念。毕竟考到解放来,不容易。”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解放高中在我们解放县城,算是成绩最好的一个学校了吧。我就跟她说,“你既然知道考到这里来不容易,还跟他们瞎混,这下好了,自己造的孽,自己去收场吧,我帮不了你。”

我走的时候,她还哭着求我,还说愿意陪我,我懂她什么意思,但是,就算女帝那种大美女用这种要求来求我,我觉得都没啥吸引力了,更别说她了。

因为梦梦的缘故,现在为止我除了璐璐,其他的人不会再去想,因为女人太多太杂,会失去自己的本心,觉得自己是个坏男人,对不起璐璐,我不想失去本心。

其实这很好理解,就好比你一直忠心于自己的女朋友,倘若哪天纵容了自己,让自己犯了错误,那么后面就犯第二次错误对不起女朋友,继而,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第N次,这时候就会失去本心,觉得,反正也就这样了,对不起她就对不起吧。

因为月考我考的实在是不怎么样,所以我心情很不好,再加上女帝这事儿弄的。不过即将来临的国庆三天假,我倒是挺高兴的,问问他们打算怎么过,小胡子他们说要去冲击,好像他们的诛仙是玩到挺高级的了,而我和麻子脸我们,好像是练到三十来级,选择了鬼王宗什么的,就没玩了,一时的激情就淡去了。其实玩这个,最主要还是诛仙这小说的结局挺遗憾什么的,一直半死不活的植物人碧瑶,给我们期待,却又一直没复活。所以就想在游戏里,圆了自己这个梦。

就跟那段时间玩剑侠情缘似的,一直不能在一起的李逍遥和赵灵儿,一步步的走向深渊,反正那时候的我们年少,对青春的懵懂,对爱情和未来的向往,总是有的,所以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段段最美好的回忆。

小胡子他们既然说是去冲击,发现了个外挂什么的,我们也没那个心思陪他玩了,所以就另谋去处。

我们本来是打算去找小雨姐玩的,刚好见见璐璐,但后来麻子脸的一句话,提醒了我,说:“默哥,你忘了,咱们的那一批货。”

我一下就想起来了,那东西埋在那里,要是烂了呢,放在我手里确实是烫手的山芋,不知道给了疯子哥会怎么样,他应该会更好的利用起来吧,另外,放在解放县城,也确实危险了点儿。

放假的第一天,我们就坐车去了麻子脸的以前的老家,那边也没什么他认识的老乡了,因为他出生就在县城里。

我们到了那附近的时候麻子脸就说,天气这么热,不会坏了吧。因为是我和麻子脸、黑大个,王安民我们四个人去的,就没叫小胖,这小子咋咋呼呼的,怕出事儿。

黑大个叫他别乌鸦嘴,到了那个地方以后,麻子脸的脸色就变了,说:“这地方原来不这样的啊?怎么回事。”

他这么一说,我脸色也变了,说:“不会是有人来了吧,应该不会有人知道的吧?”

麻子脸说,“绝对不会,我连你们都没告诉,怎么可能会有人知道,可能是别人挖土豆的时候,误挖走了吧。”

我心里叫了声,不好,然后跟他们说,“那不会是被人挖出来,然后拿去卖了吧,那,麻子,这怎么搞?”

麻子脸说叫我:“别急,他去村子里问问,应该村子里都不知道这玩意儿,而且分量比较少,也不多,叫我先不急。”

我们就到了村子里前面的一个凉亭那里,买了雪糕,在那边等边吃,没多久,麻子脸给我来电话了,说叫我们过去,找到了。

一听说找到了,我们都挺开心的,毕竟我们的目的就是这个,不过我们去了以后,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因为挖到了这批货的人,是一个认识货的,我们那地方的农村,也有不少二流子和盲流,也就是差不多流氓,耍无赖的那种意思,他们经常到县城或者城乡结合部,搞一些有点违法,但又不是很大罪名的勾当,这就是村里的二流子。

而且,这家伙还吸了不少,还拿了二三十支到附近的结合部里去卖,别说卖的还不少,他也知道这玩意儿,不能卖多了,否则会出事儿,所以就二三十支的去卖。而他自己也吸了,觉得挺爽的。

还说,“这玩意儿是他挖出来的,要想他出手,得拿钱来,”

他给我们说了一个数目,按照多少一支的话,还真不少,草他吗的。我就直接想过去锤死他。

没想到这货还不怕,说:“你们这些毛孩子,还念书呢吧?以为老子们怕你是吧,行,你们不买,老子卖给别人,老子挖出来的东西,你说是你们埋的,鬼他吗信啊,草,反正没说的,没钱,屁也没有。”

“还有你,小麻子,你也是我们这里出去的,你是想让你的爷爷奶奶知道你干这样的营生,是么?”

“识相的就拿钱来,你好我好大家好!”

本来我是打算上去就干死他的,这家伙,太气人了,说话一股的方言气息,很恶心人。

一副二流子的模样,气的我想弄死他,把货抢走。休肝见技。

可是麻子脸把我们给拉走了,脸色很难看,说:“这家伙认识他爷爷奶奶,如果传出去,他在这个村子里的名声就坏了,到时候,不光是他爷爷奶奶,他爸妈也能知道这事儿。”

王安民就问他,“那你一开始干嘛说出自己的身份呢,这里的人不都不认识你呢吗?而且你也长大了,以前小时候来过,他也不可能认出你啊。”

“你以为我不想隐瞒?安民,你想啊,如果我不说出自己的身份,他会说出这批货的下落?他还说,要不是因为认识我,其他人他都理都不理,至少,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批货的下落,咱可以慢慢跟他玩。”

我就跟他们说了这事情的严重性,我说,“如果没有这批货,可能我还就没有跟神户组织谈条件的资格了,也许,我的命也就…其实,我倒不是怕死,只是,我的家人,璐璐,还有你们这些兄弟。”

我说完以后,就低下了头,其实心里很纠结的,有一个这样的组织对我一直在暗处觊觎,说不准哪天就来要弄死我,这感觉特别不舒服的。

麻子脸脸色很不好看,然后跟我说:“对不起,默哥,你放心,我肯定竭尽全力,这盲流要是还不答应,咱们大不了就来点儿狠的。”

第二天,第三天,我们就在村子里睡了,反正大夏天的,也没管我们在哪儿睡,就是蚊子多了点,但大老爷们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