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许默要死/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里憋屈的不行,但却不能说啥,

我只是告诉她说,“不管是谁。我肯定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的,相信我。”

说完以后,我就出去了,并且联系了小胖他们,说,“不管花什么代价,查出今天和昨天夏梦都见了什么人。或者在什么地方不见了的。快点。”

他们就问我怎么了,我就把事情的严重性给说了,小胖说我们这就去办。默哥你放心,绝对可以找到夏梦的。

于是他们就出发去找,去问,也问了不少人,最后得到消息。昨天下午六点半左右,也就是说,下午放学以后,上晚自习之前,吃晚饭的那段时间失踪的。

得到这消息以后,我就派人到那附近去问。校门后门那里的大妈,卖蛋炒饭的,卖鸡蛋灌饼的,都问了。但是都没得到什么效果。

倒是麻子脸在一次问访之中,被一家店的老板给打了一下,搞得他火了,把人家店面给砸了,最后还是我出面,给人家赔了一千块钱,事情才这样结束了的。

麻子脸就不爽了,来跟我说,说:“默哥,要不你问问清楚啊,那个啥,难道人家绑架,不会找人威胁,需要钱还是什么的吗?”

我就说,“知道啊,让我一个人去,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吧。”

麻子脸说,“你说,咱们刚刚把女帝给赶出去了,会不会是王锤子派人干的,而且,女帝和我们闹矛盾,也是从她和苏然发生了口角才引出的这一系列事情。”

我听出来了,麻子脸有点不爽我的事儿吧,我想了下,确实不该因为我私人的事儿,麻烦会里的这么多人,毕竟兄弟们虽然是我兄弟,但我的私事,一次又一次的麻烦人家,确实不好。

我就说了句,“抱歉了,兄弟,我再去问问苏然,到底是谁要威胁我,这两天兄弟们都辛苦了。”

麻子脸没说什么,就去休息了。

晚上我给苏然打电话,问她要那个威胁她的人的电话号码,我亲自去见她,苏然给了我以后,说这一次,把夏梦给而我带回来,以后不要再跟她牵扯上任何关系了,不然,我只能带她休学一阵子了,这样的话,还不如在家里学习,在学校里担惊受怕的,还得给你这个伪君子收拾烂摊子。

听了她的话很难受,但没辙,我拿了电话以后就打了过去,对面喂了一声,是个男人的声音,不是女帝,我就说,“我是许默,你们到底是谁,绑了夏梦要干什么?”

那男的说,“你他吗就是许默啊,知道你得罪人了就好,你来了就是了,明天早上十点。”

他给我说了个地址,是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估计好下手,我也答应了。

虽然这样说,但我不是傻比,不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就给螳螂哥打电话,螳螂哥刚好在路上,说明早可以到,叫我给他地址,他到时候直接过去就行。我就说了句谢谢哥,然后问他去省城把事情解决了吧?他说:“解决了,你立了大功,疯子哥应该会亲自过来一趟嘉奖你,你等着吧。”

我挺高兴的,不过还是跟他说不用麻烦疯子哥过来了,我这里就是一点小事,帮了点小忙而已。他就说这是你应得的。

晚上的时候我还睡的挺安稳的,有一个陌生的短信发过来了,第二天早上我才看到,短信上说的是,“我说过不会让你好过的,许默。”

我感觉这短信是女帝发来的,我就给她发过去短信,可是没回我,我打电话也没回我。我看看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就一个人出去了,反正有螳螂哥保护我的安全,我觉得很放心,就不用麻烦小胖他们了。再说麻子脸还挺不高兴的。

小胖还迷迷糊糊的问我怎么了,要去干什么,要不要我帮忙,是不是去找夏梦,我说:“不是,我出去一趟,有个兄弟说是找到线索了,叫我过去一趟。”

小胖就说,有事儿一定要告诉他啊。我说:“行,肯定的,我们是兄弟嘛。”

到了那个偏僻的地方以后,我就给那个号码打电话,那人就问我,“到了?这么快?”

我说是,你们人呢?

那人就说,“噢,这么快,我马上就带人过去。”

没多久,那人就来了,还带着女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城南的王锤子,他没带几个人,但就算是这样,对付我也足够了。

“又见面了,许默。”

女帝冷眼盯着我,她换了一身打扮,不像是个女学生了,而像是个女白领,但就算是这样,我觉得她还就是贱,就是那个能随便跟人滚床单的不要脸的女的。

“果然是你!你他吗到底想怎么样,人呢?我盯着她,喝到。”

“人?什么人?”

女帝似乎是在装傻,我更是愤怒了,我说:“你他吗的,有什么事儿冲我来,你对付她一个女孩子算什么,而且,我和她早已分手了,你拿她来威胁我,算是什么事儿?”

“女孩子?哟,我们默哥还知道不能这么对女孩子呢啊,那默哥你那么对我的时候,作何感想呢,有没有想过这句话?”

女帝嗤笑一声,点了一根烟,好像是什么女士专用的烟,很长,白白的,我叫不出名字来,看起来就是一副贱样,跟卖的似的,其实我很讨厌女的抽烟。

尤其是她这样的女的,更是讨厌。

“喂那些都是你咎由自取吧,行了,我他吗不管那么多,你想怎么样才肯放人,还有,夏梦她人呢?”

“你!!”

女帝气得不行,我看到她旁边的那个男的,就想动手了,我看着他说,“怎么的,不服?来啊,咱们练练。”

那家伙就说:“你们这些高中生,毛还没长齐呢,这么嚣张,我还真想收拾收拾你。”

“够了!!”

王锤子总算是说话了,说:“许默,你不知道我在这儿么,一点规矩都没有,就算你是跟着刘子铭混的,难道他一点家教都不懂?要不要叫他过来,让他收拾收拾你这个后辈,一点教养都没有。”

“我倒是想让他过来呢,你叫啊,有种的你就叫啊。”

我冷眼盯着他,说道,“以前给你面子,因为你是老大,城南老大,但现在,你绑了我的朋友,要是你不放的话…”

王锤子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说:“怎么的,不放的话,你能把我怎么样?”休华亩亡。

女帝说:“是啊,不放,你怎么样?”

“不放?”

我的脸色冷了下来,我指着王锤子骂道,“怎么的?不放人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说完以后,不知道怎么的,女帝就笑了,她身后的那几个人也笑了,王锤子也笑了,说,“小伙子,你是不是脑子不清醒了,这里是你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你觉得,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女帝还说:“是啊,我也想看看,他怎么个不客气法!”

我咬着牙,瞪着他们说,“我要看到人,她人呢?”

王锤子说:“你别急,在车里,不信我打开车窗让你看看。"

他就拍拍手,让那边一辆银色的车摇下了车窗,我看到夏梦在那里,嘴巴上被贴了封条,紧张的看着我们这边,旁边有个男的在守着她。

看到这一幕以后,我心想,螳螂哥会怎么做呢,如果他来救我,那么,夏梦怎么办,希望他能看到这一幕,先把夏梦给救走,到时候再回来,对付他们就容易了,不然的话,被他们当做人质,我们很被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