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2章刘子铭vs王锤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她了以后,女帝就冷笑,说,"我可不像你许默那么卑鄙。她还完好无损,如果我想报复你报复的狠的话,我真想直接把她送给乞丐,让他们轮一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可是后来想想,我毕竟不是那样的人。"

“做不出那么恶劣的跟你一样的事儿,可是怎么办呢。如果你今天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可是真的会做出那样事儿来,而且。我叔叔那些手下们,可是很喜欢你这个前女友呢,啧啧,不得不说你这人狗屎运不错哦,每次都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呵呵,对了,她还是处吗?”

我愣了下,心想她还是吧,我还没碰过她呢,不过我不能说。只是无语,女帝就哎呀了声,说:“难道,还是处?我靠。那我们捡到宝了,叔叔,你那些手下好像是还没玩过处吧?”

叔叔就笑,说:“不光是他们,我也想试试呢。”

女帝就在那咯咯笑,说:“叔叔你也太为老不尊了。”

“闭嘴!!你们!!”

我吼道,“到底想怎么样,说出来!”

我心里却是在想,尽量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注意到我身上,螳螂哥好去救人。

我好像看到那边的草丛里有一个人影,应该就是螳螂哥了吧,我心里大喜,所以嘴巴上我得装得像一点。

“呵呵,你这小子倒是守信用,让你不带人来,就真的一个人都没带来。好了,这样吧,我交给我侄女,你是得罪了她,不是我,你能让她满意,那我就放人,就这么简单。”

王锤子说完以后,身后就有个人端了个折叠的凳子,然后打开,让他坐下,我看了下,觉得挺装逼的,心想还真想那么回事。装什么电视剧里的老大。

我就冷冷的盯着女帝,问她到底想怎么样。她就笑了笑把烟给灭了,说,“把这烟头给我舔起来,记住了,是舔起来,拿到这里来,就放过你。”

“你!!”我狠狠的道,“不可能。”

“不可能?”她就笑,说:“你对我的侮辱,让你做这么点儿事,就不爽了,这里也没有外人,快点做吧,做完了,也不用挨打,还可以带着你的女人马上就滚,我已经够仁慈了。”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让我死,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冷冷的盯着她,她就二话不说,过来就打我一巴掌,我想反抗,四五个人就这么上来了,对着我一顿踹,把我踹的没啥力气了,女帝这才走了过来,说:“怎么样,做不做?”

“不做!”我一字一句的道。

“行,还嘴硬,还是没给够你教训吧。”

女帝就冷冷的道,“叔叔,弄断他一个手指头,应该没什么事吧?”

王锤子这时候脸上露出了可怖的表情,他轻轻的说,“可以,有我罩着,没什么事。”

然后女帝就指着我说,“你们把他给我按住,我得亲自动手,放能消我心头之恨。”

我这时候心里一惊,吗的,这要是真的被他弄成残疾咋整,我偷偷的瞟了一眼车那边,还是没反应,螳螂哥这是来了,还是没来?吗的,这是要死翘翘的节奏啊。

在他们打算开始的那一瞬间,我吼了句,“住手,我做,我做还不行吗!”

我吼完了以后,女帝就笑了,说:“放开他。”

然后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她本身就穿了高跟鞋,一副上位者的姿态,俯视着被打成狗的我。

说,“我还以为你骨头有多硬呢,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嘛,干嘛刚刚还装的那么清高的样子,许默,我他吗早就看你这幅姿态不爽了。”

“按住他,让他跪下,舔起来那根烟头!!”

说完以后,那几个人打算来按我,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了车的那边,好像有人开始救夏梦了,我心里宽慰了点,就算是把那东西舔起来,也没啥了,毕竟我的目的达到了,就好。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女帝这贱人,居然吐了一口浓痰在那烟头上,冷笑着,看着我。

我心里几万只草泥马,恨不得把她轮一万遍才好。

“怎么,你就想这么简单的让我放人?呵呵,许默,草泥马的,你给我跪着舔!!”

那两个人,死命的按着我,要我跪下,怎么可能呢,我吼道,“就算是跪鬼神,我也不会跪你!”

“呵呵,那可由不得你了!在过去一个人,我就不信,他还能反抗到什么时候。”

一直坐着的王锤子,在那笑脸旁观。

我拼命的抵抗,拼命的反抗,可是一个人的力气再怎么大,也不可能对付的了三个人,我又不是螳螂哥那种人物,所以,就在我的双腿不受自己的控制,快要被强行按住跪下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

“动我的人,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原来,不知道啥时候,荒地的街边停了一辆车,来了个人,那人旁边站着个很胖的,还有个很瘦的。

瘦子一个飞身过来,不到三秒钟,对我动手的那三个人都趴在地上,脑袋上冒着血,不知道是不是死了,我都被吓尿了,瞬间杀三个人吗?

看到我们那么吃惊,瘦子笑了,说,“没事儿,他们没死,就是给他们放放血而已,谁叫他们敢动铭哥的人。”

没错,来的人,正是铭哥,我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会来。

而且还带来了瘦猴和肥龙,这两个很厉害的人物。

我被拉起来了,但我对这个瘦猴和肥龙没什么好印象,也没说谢谢,就只是震惊,为啥刘子铭会来。

不过,还有比我更震惊的人,那就是王锤子。王锤子站起来以后,瞪着我问,“你告诉刘子铭了?”

口气很冰凉,怪罪我的意思。

“别怪罪小辈了,不是他叫我来的,是我自己查到的。”休华亩技。

刘子铭走到了王锤子的面前,说了句,“锤子哥,好久不见了,离上次四位老大见面到现在,好像已经一年多了吧,一年多不见,你怎么这么急躁了,对付一个小辈,至于这样?”

王锤子的脸色很难看,王锤子本身就已经快进入四十了,却被刘子铭这样的三十不到的小伙子给逼退,他心里肯定不爽,他看着刘子铭说,“你看看情况,是我侄女被欺负了,还被他给糟蹋了,怎么?我这个做叔叔的,难道不该管管?任由自己的侄女被欺负,被糟蹋最后只能退学的地步,我还不能给她报仇了?刘子铭,别说是你的人了,就是金野的嫡系小弟,我也照样不给面子!!”

说完以后,王锤子气势汹汹的,喘着粗气,旁边的人,过来一个给王锤子拍后背,让他气顺一点。

“别激动嘛,锤子哥,你可是我的前辈。刘子铭淡淡一笑,拿出了一跟雪茄,抽着,说锤子哥你要不要来一根,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聊?”

王锤子把他手里递过来的雪茄给打开,说:“聊什么聊,你都带人把我的手下给放血了,还有什么好聊的,行,今天你带了手下来,我斗不过你,但咱们走着瞧,刘子铭,别以为我王锤子怕了你了。”

“唉,锤子哥,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可是我前辈,我城西还和你城南接壤,要不是你让着我,我城西也不能发展的这么好,怎么会是你怕了我了?这我刘子铭可担当不起。”

哼!王锤子说完,就打算走,那女帝还嚷嚷着,“那他不教训了吗,他那么欺负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