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4章该怎么处置许默/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快调动这么多人,不是城北老大刘麻子,还会是谁。

也不知道为啥王锤子会选在这里。

刘子铭的眉头紧锁,不过很快他恍然。说,“你和麻子联手了?”

王锤子就冷笑,说:“怎么的,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联手不联手,只是暂时的联盟,看你和金野走的那么近。我们两方势力都是老一辈了,很快就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咯。”

就在这时,车上下来了个人。一脸的麻子,而且很瘦,很一般的身高,大概也就一米六七,或者一米七之间。看不出个大概。

他哈哈笑,走了过来说,“锤子说的是,我们这些老头子,迟早还是给你们年轻人让位,也逍遥不了几年了,子铭。你和金野还年轻,何必呢,跟我们俩老头子整县城里的地盘儿,你们该把眼光放远点儿,例如,市里!”

我估计刘子铭真他吗想骂人,说你们他吗的怎么不去市里呢,凭啥叫我们去。

我心里也在想,本来也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社会规律,自然原则。

“子铭,我知道你们两个怪我们两个为老不尊,一直霸着位子不肯挪屁股。”

刘麻子点了根烟,递给了刘子铭。又点了根烟,递给了王锤子。

“说起来,咱俩五百年前还是一家,本家,我不是故意为难你,但是今天这事儿,在我地盘儿上,我说了算,没错吧?这可是咱们四大势力谈好了的。”

“可是人是我的人。那人,也是我弟弟的女朋友。”

刘子铭冷冷的道,“总不能让人家女朋友,跟你们走吧?”

刘麻子笑了笑,说,“子铭,这事儿我知道原委,你不用解释,锤子的侄女被这小子给糟蹋了,罪,都是这小子整出来的。”

“这样吧,我也不说欺负你们年轻一辈的,反正要不了两年,我和锤子我俩这把老骨头,迟早会在解放这个舞台上退出去。我说一个主意,算是你们俩都各退一步,怎么样?”

刘子铭没说话,王锤子倒是说了,说,“刘哥,得给我侄女一点儿公道吧,被人扒了衣服扔男厕所了,还被上了好几次,她可是姑娘家。”

刘麻子摆摆手说:“行,知道了。”

刘麻子叫把人给带上来,我和女帝就被带过去了,倒是夏梦没在,王锤子就叫刘子铭交出来。

刘子铭说他不知道那女的哪儿去了,不关他的事儿。王锤子就骂了,说:“我那司机都被你的人给打废了,送医院去了,他是守着那姑娘的,刘子铭,你吗的,我瞅你你也不像是敢做不敢当的人啊。”

“行了,这事儿以后再定断,先办他俩的事儿。”

刘麻子的人围了过来,一百多人全副武装都拿着刀,而且统一的制服,吓死人啊。社会哥就是社会哥,太猛了。

看看人家,再看看我们学校里的那帮混混,天差之别,我想着啥时候我们自己也配十几辆面包车,以后出去干仗可就爽歪歪了,特别酷炫。

“想什么呢,臭小子,赶紧走。”休华妖圾。

有俩人把我压过去了,女帝也过去了,刘麻子就眯着眼睛看了眼我,说:“就是你啊,让子铭和阿野都能看的上眼的人物,听说你有个小叔蹲班房了,是吧?”

我说是。他就点头没说话了。

然后对着刘子铭和大家说,我说一个主意,让他求这个女娃,毕竟是他做错了事,如果女娃同意,那么这事儿了了,如果不行,就让他今天在这儿不管怎么求这女娃,直到她满意为止,这事儿也就这么了了。

没等他说完,女帝就哼了句,“不行,死都不行!哦不,除非他死!!”

她捂着自己刚刚裹好的出血了的脚,冷冷的道。

刘麻子似乎是知道了似的,说:“那就只能另外想办法了,这样,要了这小子一只耳朵,怎么样?女娃娃,反正他不会听话,就叫他没耳朵,这样你满意不?”

这话一出,刘子铭脸色变了,我也脸色难看了起来,倒是女帝拍拍手,说:“好呀好呀,就让他没耳朵吧。”

然后盯着我说,“许默,你报应来了,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就是你的报应!!”

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完了,螳螂哥估计是救了人就跑了,就算他现在出面,也没办法救我了,一个人再厉害也是一个人,怎么跟一百个人斗,而且还是全副武装带刀的。

怎么办,我就要在这里变成一个残疾了吗,一只耳,我还真是会跟黑猫警里的那个老鼠叫一个名字了,一只耳,好无语的名字。

刘麻子,此刻盯着我说,“小伙子,没啥话说了吧?”

我就气的满脸通红,指着女帝说,“草泥马的,我怎么没话说,我怎么没话说,我要说,我上了她,没错,但是是这个贱人自己给我下了蒙汗药,然后主动献身的,现在跑过来说是我上了她,这不是神经病吗?”

“还有,我扒了她的衣服扔到男厕,那不是她自找的吗,她主动献身的视频还自己拍下来,还想公布出去,真是贱得慌啊,我就没见过这么贱的女的,简直就是剑圣!”

我说完以后,不少人都咋舌,尤其是那些刘麻子的手下,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女帝被我气得够呛,说我:“胡言乱语,说我说的都不是真的,还骂我,说我不要脸,血口喷人。”

我说:“你有种的,我叫几个外人来当面对质好吗?”

“够了!王锤子喝到,许默,你个小兔崽子,上了我侄女是事实,扒了我侄女的衣服扔厕所也是事实,你就接受吧,少一个耳朵死不了,反正今天不管怎么样,你的耳朵,我是要定了,我看还有谁能救你。”

刘麻子不说话,显然是默认了,而刘子铭脸色难看,都不敢看我了,显然,在这时候,他想明哲保身,他帮我的已经够多了,他估计是这么想的。如果这会儿他还帮我,那说不定以他们的仇怨,他的耳朵都要被卸下来。

就在我万念俱灰打算放弃的时候,我嘶吼了一声,对着天空,我看着女帝,嘶吼了一声,啊!!!

刘麻子冷冷的说了句,“小子,要怪,就只能怪你做错了事,怪不得别人,动手!”

两三个人,拿着刀,就这么把我给按了下去,我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多想,有人来救我,我的耳朵没了,还好看吗,还是个人吗,那不就成了妖怪似的吗,我突然想起唐僧的耳朵,那么大的耳朵都是假的,做上去的,我是不是以后也要做一个假的弄上去,不然看起来就太奇怪了,就好像很多截肢了的人,还要带假肢,让人看起来不是那么奇怪。

我闭上了眼睛,我心里暗叹,谁都靠不住,只有自己靠得住,刘子铭,我草泥马,你给我等着,我也不会靠你,以后,我也不会帮你,咱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各走各的,你帮我的,我算还了你了。

王锤子,你给我等着,死胖子,我以后不卸了你和刘麻子的耳朵,我就不姓许。

女帝,我草泥马,你也配叫这个名字,你就是叫女奴吧,以后,等我有了大权,我肯定帮你绑起来用链子锁着,像狗一样被我拖着走,让你成为真正的女奴,还当什么女帝,草。

两个人,把我的手脚按住,其中一个还嚷嚷着,说:“你按住一点儿,不然等下反抗太剧烈了怎么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