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刘麻子的顾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另外一家伙踹了我一脚说:“等会儿别反抗,不然,耳朵事小,脑袋没了。可就真的是惨了,我们兄弟也不想杀人,虽然我们也杀过不少人,放心,一下就好了,不痛的。”

我拼命的嚎叫,反抗。刘麻子喝到,“认命吧,小子。谁让你站错了队!”

我仿佛听到了耳朵在飞翔,我耳朵要没了。

我是不是以后就听不到东西了,左耳,跟那个小说小耳朵一样,永远的听不见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仿佛天籁一般,从不远处的山坡上传来。

“谁说他站错了队?”

“刀下留人!”

又是一个声音传来,比刚刚那个急促,但没有之前那个声音沉稳有力,这人飞快的跑着,一脚踩在旁边一辆金杯车的车窗上。借力用力,一下就弹到了我们这边,踩在一个混子的肩膀上,到了我的面前,那刀,快到我的耳朵根的时候,被拦下来了。

一阵金属的交击声,很刺耳,但在此刻的我听来,却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我看到一阵银芒闪耀,那把要砍我耳朵的刀霎时间变成了两半。另外一个家伙还想动手,来人螳螂拳打出,那人被弹了出去,一脸都是血。

再看看那张熟悉的脸,螳螂哥。回来救我了。

“许默,没事吧?”

我就说,“你来了,我没事,谢谢你能来救我。”

我真是松了口气啊,差点以为自己要变成聋子了。

那么,刚刚的那个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我瞪大了眼睛,站起来的时候,看到那个熟悉的陌生的脸,那不高不矮的个子,那熟悉的的笑容。

这不是只有在省城,才能出现的疯子哥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许默,你立功了,疯子哥会亲自来嘉奖你”!我的耳边,好像响起了这句话,对了,螳螂哥跟我说过这个,没想到他现在来了。

一下子我懂了,螳螂哥不是救了人就跑了,而是去接疯子哥过来,一旦疯子哥来了,一切的难题,都迎刃而解。

疯子哥的旁边,辣子哥,狗哥,红发,四个人,一字排开,一步步走了过来。

没有其他人,就仅仅是这四个人。

他们没开车,也没有任何华丽的特技,就这么走了过来。

可是却没有人会觉得他们只是普通人。

我看到刘子铭的眼角抽了一下,王锤子似乎还不认识,吼了句,“哪儿来的瘪三,敢来救人,就你们四个,呵呵,找死不成?”

王锤子刚刚说完话,笑面虎就已经出手了,这家伙休息了那么久,虽然腿瘸了,但还是速度很快,一下就到了疯子哥的面前,我还没看清楚,狗哥就已经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了一把刀,刷的一下,成了两半。没错,是两半!活生生的一个笑面虎,刚刚还那么猛的笑面虎,在解放县城还是一个很牛逼的能手的家伙,在狗哥面前,就那么一下子的事儿。

这么残忍的一幕,所有人的心里都发寒,对,是心底发寒,脚底也发寒的那种,我也是,我不是第一次看到狗哥出手,那次和野猪对战的时候,他也出过手,但是,他那时候没拿武器。

传说,一杆烟枪枪挑十二家夜总会的李二狗,怎么现在改用刀了呢,我觉得纳闷。这时候红发骂了句草,你拿我刀出来显摆干嘛,赶紧的还我,把你的破几把烟枪拿回去,我不跟你换了。

疯子哥四人还在走,一步步的往前走,不同的是,没有人敢继续拦着了。

我看到瘦猴的脸在在抽搐,肥龙的全身在抖,肥龙瞪着辣子,喝到,“是你,是你!”

然后肥龙就跟疯了似的,往后面跑,瘦猴也跟着跑,怎么拦都拦不住。

其他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都跟见了鬼似的,这四个人,感觉一个比一个神秘,尤其是刚刚飞过来的那个用螳螂拳的,功夫很高,那个矮个子,叫什么狗爷的,一刀劈了笑面虎,而现在,刚刚很猛的瘦猴和肥龙,看了辣子就跟见了鬼似的。

他们心底里都在打鼓,这四个人,是谁,是什么人物!

这时候,王锤子就是再没眼力劲,也该看出点什么来了,他拉着自己的侄女往后退,打算随时跑的样子。

倒是刘麻子早就看出来了,连忙带着几个人,从车上下来了两个美女,刘麻子堆起笑脸,把一盒雪茄递到了四人面前,说:“几位大佬,不知道你们从哪来,有点面生,这些都是进口的,请几位大佬尝尝。”

哪知道红发看也没看,说:“都是些几万块的水货也好意思拿来献丑。”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无语了,几万块的雪茄还是水货,真他吗太离谱了点儿吧。

倒是疯子哥辣子哥没理他,直接到了我这边,螳螂哥把我扶好,疯子哥拍拍我的肩膀,把我身上的灰尘给拍了,说,“五弟,默默,没事儿吧,哥哥来晚了,你受苦了。”

那一瞬间,我感觉鼻子发酸,想流眼泪,吗的,这一瞬间多感动,不知道的人是真的不清楚,我都想扑上去亲疯子哥,跟他接吻,如果他不是男人的话,我真的想这么做,这时候看到他,就像是看到我的最亲爱的人似的,感觉特别温馨。

他拍我的身上的灰尘,我说:“没事儿,疯子哥,没事儿,脏,等会儿我回去洗洗就行。”

他就继续帮我拍,说:“脏什么,哥哥还能嫌你脏,你立了大功,反而还受了这样的罪,我真的觉得挺对不住你的,你放心默默,我这次肯定补偿你。”

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我说,“夏梦呢”,螳螂哥说,“那里!”

他指了指,一个女孩儿,从那里走来,俏生生的,一步步的走来。

我就过去抱住了她,问她有没有事,她说:“没事,刚刚螳螂哥他们救了我,就没事了,还带我去吃了点东西,又把我带回来了,说怕你担心我,我没想到,会害了你。”

我就抱着她说,“梦梦,都怪我不好,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都怪我。”

另一方面,刘麻子脸色本来就很难看了,他心里估计是在想,现在是不是该斗,他拍拍手,还可以来一百人,而且是在一分钟之内,这四个人就算是能力滔天,身份背景很硬,那又怎么样,这是自己的地盘儿,只要自己灭了他们,他们就是再牛逼,又如何,还在自己面前装比,嫌弃雪茄难抽,去他吗的吧。

而且,这小子是什么人物,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大佬,怎么跟王锤子这傻缺描述的不一样啊,看王锤子这傻逼样,真是被他给害死了。

就在这时候,刘子铭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给疯子哥做了个揖,说,“枫少,您来了,怎么没跟我们说说,您都来了解放县城,我们还不尽地主之谊,也真是不地道了,等会儿的,等会儿枫少一定要去我那里,我为枫少接风洗尘。”

“不必了。”

疯子哥冷冷的盯着他说,“你居然敢认我弟弟当你小弟,听说你想反了天了,是吧?”

“不敢,我只是…。”我看到刘子铭脸上冷汗都出来了,心里暗爽。

疯子哥说:“行了,今天先不提你的事儿,解决了这里的,再找你算账。”休华妖亡。

然后,他走了过去,看了看王锤子、女帝、刘麻子。王锤子和女帝真是不识相啊,这时候了,还嚷嚷着,“就这么让他们走啊,他们就四个人,真想杀了他们,刘哥,难道不动手,还等到什么时候?老子的朱富都被他给杀了,你一定要替我报仇雪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