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省城枫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麻子当然是听到了王锤子的话,心里惊涛骇浪,只要他摆摆手,又来一百个人。两百人,要留下这四个人应该不是问题,就算他们的身手都跟刚刚那个家伙一样也行。可是,刚刚刘子铭的举动他不是没看到,刘子铭是什么人物,他和金野是什么人物他最清楚,可是,刘子铭都对此人恭恭敬敬。他是什么身份,听到他叫这人枫少。

枫少,又到底是谁,自己怎么从未听说过解放县城有这样的人物?

他心里在打鼓,到底是杀,还是不杀。下令,还是不下令。

“哦?”

疯子哥还挑了挑眉头,看着王锤子,说,“今天我还真不想走了,我弟弟被打成这样,我弟弟的女友,被绑架。看来,这解放的各方势力,是该整顿整顿了。”

这话一出,王锤子就骂,说:“你装什么比呢,你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还整顿整顿,你以为你是警啊?”

疯子哥冷笑。说,“你是城南的王锤子吧,可以,以后你城南的地盘儿。就交给刘子铭和金野管了,从此以后,王锤子在解放除名。那问题来了,你是想出县城,乖乖滚出这里,还是想现在留下你的命?”

王锤子全身颤抖了,疯子哥的话,跟刚刚动手的狗哥、螳螂哥给他的震慑太大了,说动手就动手。

他立马慌了,说:“刘哥,刘哥。干掉他们啊,他们再厉害,吗的,比的上咱们这么多人吗?”

“你?刘麻子是吧,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疯子哥,眯起眼睛来,盯着他,喝到。

刘麻子的全身都在颤抖,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一种来自绝对上位者的命令,眼前的这个人,绝对有着很高的权利,他有这个直觉,只要自己敢动手,他就死定了。

“把王锤子乱刀砍死,他的侄女,留下活口,拖过去,轮了!”

刘麻子,最后,淡淡的说出了自己的命令,王锤子死都不敢想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说:“刘哥,刘哥,刘哥!!你不能这样,咱们的合作呢,大不了,我把城南一半的产业送给您,哦不,全部送给你,你不能这样。”

滔天的喊杀声,把他的声音给淹没了,几个男的,把女帝给拖了过去,打算实施行动的时候,我站了出来,说:“疯子哥,够了,这女娃还不算太坏,就这样吧,她死了个亲人,把她给放了吧,以后,她肯定不敢再这样跟我作对了。”

“哦?”

疯子哥盯了我一眼,然后皱眉,最后叹气说道,“你小子啊,就是心太软,妇人之仁,什么时候你能达到杀伐果断,什么时候你就不用再被我庇护,那时候就可以出师了。”

我虽然不懂他说的什么叫杀伐果断,但我知道,人不能这样滥杀无辜,就好像刚刚王锤子,他也罪不至死。我觉得,没有人可以胡乱杀人。也没有人可以随便做主他人的生命。

刘麻子还是把女帝给留下了,但女帝的衣服都被撕的破破烂烂,幸好没有太暴露,她只是哭,一瘸一拐的,哦对了,那是我伤的她,她盯着我,喝到,“我恨你,许默,我恨你一辈子,许默!!”

然后,她就一瘸一拐的走了。倒是疯子哥他们愣愣的还拍拍我的肩膀说,“默默,你也别到处留情了啊,怎么到处都是你的妞,介绍给哥哥们几个啊?”

整的我可郁闷了。

一切尘埃落地,刘麻子还过来跟疯子哥说了两句,刘子铭也过来了,刘麻子这才知道疯子哥的身份,他惊讶的瞪着眼睛看着疯子哥说,“省城四少,江家江枫?”

他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在他看来,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如果他真的鬼迷心窍想要把这里的四个人都给杀了,那么他的下场会很惨。

就算是一百人两百人又怎么样,千军万马之中夺敌将首级,这是螳螂哥、辣子哥的拿手好戏,怎么样,刘麻子他们都是败北的货色。

刘麻子此刻恨不得把王锤子给千刀万剐了,居然让他得罪这么个大人物,想到这里,他立马过来,单膝跪地,算是负荆请罪吧。

还说了几句什么话,我听着都挺恶心的,什么都是麻子我有眼无珠,认不得泰山驾到,都是麻子我听信了那家伙的谗言,才敢对这位小兄弟动手。

刘子铭在旁边冷哼了一声,说:“刚刚的气势哪儿去了?”

刘麻子此刻不但不敢跟刘子铭顶嘴,反而还顺着他的话说,“子铭老弟说的对,说的对,不过子铭老弟你这就不厚道了,明明跟枫少这样的大人物熟知,为什么刚刚不挑明了呢,如果挑明了,也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嘛。”

刘子铭又哼了一声,懒得理他了。

而另一方面,王锤子那边,喊杀声震天响,不少王锤子的人还想反抗,但是跟刘麻子这么多人比起来,就是以卵击石,完全没什么悬念,很多人还想着反抗,就被刘麻子的人,三个围着一个砍,手脚都砍断了,都没人管。主要就是因为刘麻子的那句话,往死里砍,要把王锤子乱刀砍死。

王锤子估计也是认命了,拼了命的嘶吼,说,“刘麻子你这狗日的,你不得好死,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被砍满脸都是血,满身都是血,他的身旁有几个他的小弟,也被砍的不轻,所以那些血,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还是他那些小弟的。休役每圾。

刘麻子懒得搭理他,就只是哼了声,说:“谁他吗叫你有眼无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可知道他是谁?”

王锤子还在浴血奋战,对着外面说风凉话的刘麻子冷哼道,“麻子,老弟也不求你别的,放了我这个侄女吧,哪怕把我砍死,我也认了。”

刘麻子的表情犹豫了一下,但是看到我们这边,完全不搭理他,疯子哥就跟我说这话,也不理他,他就冷下脸来了,说:“不行,本来就是因为你这贱侄女惹出来的祸端,没让她赔命就不错了,我打算把她卖到洗浴中心里去,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人欺负她,只要有我麻子一口饭吃,就有她一口汤喝。”

“你!!你!!刘麻子,我草泥马,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呵呵。”刘麻子冷笑,“鬼?如果有鬼的话,估计我这辈子都死了好多次了。你放心,你这个侄女,我这些手下很喜欢的,在她去洗浴中心之前,会让她好好洗礼一下,不会让她受太多痛苦的。”

“你们,把她给拖下去吧。”

说完,冷冷的看了眼王锤子那边,说,“这家伙留着没用了,砍死吧。”

另一方面,疯子哥一直没怎么搭理刘子铭,而是在跟我讲话,说:“默默,这次你受苦了,我得好好嘉奖你一下,你立了大功了。”

我就说:“这有啥,疯子哥,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要不是你帮我那么多,救我那么多次,哪儿还有今天的我啊。”

我看了眼旁边的刘子铭,看他傻愣着站在那,也怪可怜的,受到冷落了,说实话我是挺记恨他刚刚不搭理我的,但要不是因为他救我,帮我拖时间,我的耳朵也活不到现在。

我就跟疯子哥说:“这是刘子铭,铭哥,要不是他刚刚救我的话,我耳朵早就被王锤子给切了,虽然说他认我当小弟,有点违背了您的意思,但还是帮了我不少忙的,您就别怪他了吧?”

这时候疯子哥才斜眼看了眼刘子铭,刘子铭倒也识时务,立马过来点头哈腰点了根烟,给疯子哥,说:“枫少,对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