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奖励/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疯子哥就叹了口气说,“行了,我这人恩怨最是分明,虽然你认许默当小弟。乱了辈分,但你也救了许默两次,我都看在眼里,算是功过相抵吧。”

然后刘子铭就大松了口气,说:“谢谢,枫少,既然您来了解放县城,不如就到我那里去吧。我们城西那里最近开了个日本的洗浴中心,里面很多日本妹子,可水灵了,到那里谈公事,玩乐都还不错,就让子铭我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听了这话以后,我倒是愣了下,日本洗浴中心?我咋没听说过,哦对了,难道就是留美子的那个?那也不是啥洗浴中心啊,就是个泡温泉的还有餐馆而已。难道他说的不是那个?

不过疯子哥倒是拒绝了,说:“不用,这次是我们五个兄弟聚一聚。我是来看看许默的,没别的意思,下次如果再来的话,再去你那里吧,行了,没你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吧。”

那刘子铭虽然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不过马上就一闪而过。不敢表现的太明显,就恭敬的拱了拱手,就带着人走了,我还挺好奇的。那瘦猴和肥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到辣子哥的时候,就跟看到鬼似的。我还问了疯子哥,疯子哥就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这得问问你辣子哥自己。”

因为也都没开车,我问了下螳螂哥,他说是打车过来的,我们走到这个空地的边缘的时候,才发现刘麻子的人和王锤子的人还在战斗。而且已经进行到白热化的境地。

刚好有人砍了另外一个人一刀,然后四五个人围上去砍那个人,王锤子的人死的很惨,弄的疯子哥和我脚上都被溅射-出来的血给弄脏了鞋子。

疯子哥的眉头皱了起来,喝了句,“别他吗打了!!”

没人鸟他,然后红发就大吼了一声,几乎全场的人都听到了,我都感觉到耳膜震动的厉害,如果不是我及时张开嘴咬了下舌头,我感觉耳膜都要裂了,没想到红发还是个大嗓门啊。

这话一出,所有的人果然是不动手了,马上停下来了,而刘麻子在那边主持战局,这会儿也过来了,应该是因为看到疯子哥在这边吧。休役每技。

就过来,点头哈腰跟狗似的,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是城北老大的样子。

果然权利这东西,真是可以让一切都改变。

他就过来问疯子哥有啥吩咐,疯子哥就皱眉,说:“你这干啥呢,弄的跟屠宰场似的,赶紧撤了,在这儿打什么的,不知道的人万一还查到我头上了呢,你担当的起么,万一闹出个人命什么的,都给我放了。”

那刘麻子面露难色,说:“这…枫少,那不是这位小兄弟的意思么?”

我赶紧说,“我可没说杀人啊,赶紧都放了吧,还有那个小姑娘,也放了吧,她其实也挺无辜的,哦对了,她,就交给我来应付吧,其他的人你可以随便,但不能杀人了。”

疯子哥盯着他,他只能说是,吆喝了一声,所有的人就都停手不打了,一场战斗就这么结束了,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惨烈的战斗,社会混混之间的真正的战斗,如果不是因为疯子哥叫他们停止的话,我估计起码会死至少十个人,可就算是这样,也还有一两个生命垂危的,就赶紧打了救护车,救人去了。

而我,则是走到了那个被这些混子差点把衣服扒光了的女帝面前,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拽拽的样子,也没有刚刚那副对着我的盛气凌人模样,要不是因为我救了她,她可能真的就被刘麻子的人给轮了,然后还卖到洗浴中心里去,那日后她的日子可能就会变得特别凄惨。

刚刚还想把我给弄残的女的,我为什么会对她生出怜悯之心,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身为一个人该有的良心吧。

我拍拍她的脸,给了她一瓶矿泉水,说:“你喝了它吧,然后上车。”

我看到螳螂哥把夏梦送回学校以后,好像又回来了,他叫了两辆出租车过来,我就强行拉着女帝上了车,虽然她好像很是不情愿的样子,但若是留在这里,没个车,还怎么走出去?那不是犯傻吗?

一路带着她到了一个路边儿,我还问了问她家在哪儿,她也不说话,我就把她带到了学校附近,还给了她几百块钱,让她随便找个地方洗个澡换个衣服什么的,或者直接回家。

然后就把她放下去了,因为看她那样子也怪可怜的,她最后走的时候,还是用眼睛瞪着我,说:“许默,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骂了句:“你神经病吧,我这么帮你了,你还骂我,真该让他们把你…我气的说不出话来。”

再上车的时候,辣子哥就笑,说:“怎么了,五弟跟弟媳妇闹别扭了啊?”

我赶紧说不是,红发就说:“你咋那么没眼力劲呢,那样的女的,都要把五弟的耳朵给剁了,能是五弟的女人么,咱五弟女人在省城,叫什么璐璐的,我还见过的,长得比这个秀气多了。”

疯子哥就笑说:“是,我也见过。”

整的我脸都红了,赶紧说:“这个不是,她是我仇人,因为和我有一点孽缘,所以就整成这样了,反正就是,一言难尽,唉。”

整的他们都笑了,螳螂哥一直没说话,在我这辆车的后面,看着左右两侧的马路。其实我也奇怪来着,为啥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怎么说话,也不邀功,也不贪财,也不近女-色,那他到底喜欢什么?说实话我也问过疯子哥,他不知道。

我们找了家比较偏但菜色比较好的地方吃饭,还是应了我的要求,我不喜欢奢华浪费,那样没意思,还容易被有心人注意到,因为咱们的行踪,不光是刘子铭知道,刘麻子也知道。所以还是低调点好。

我还好奇疯子哥打算给我的奖励是什么呢,怎么还把夏梦给特意送回去了,估计是不想让外人知道吧,也没让小胖他们来,那肯定是个很隐秘的东西。不过我也没好意思直接问,毕竟,我也没那个脸。

吃法的时候,就是聊家常,聊一下我这次的事件,疯子哥说叫我时刻都记住联系螳螂哥,还说会给螳螂哥配几个小弟,都是些能打的角色,平时让他们出手就行了,对这个,我倒是连忙说不用了,以后应该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了,城南城北老大都怂了,还有什么人敢对付我的?

倒是辣子哥冷笑说,“许默,你别看这城南城北老大,以及那个城西的刘子铭,好像都对咱疯子哥毕恭毕敬的,谁知道骨子里是怎么想的呢。你永远记住,让你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看不见的?我就皱了皱眉,说难不成是鬼?”

他就笑说我也太单纯了,说难听点就是傻。

等到吃完饭的时候,辣子哥他们才笑呵呵的问我想不想知道给我的奖励是什么。

说实话我还真想知道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好奇来着,为啥疯子哥就一直没说呢。不过嘴巴上我还是要装装逼,说:“疯子哥是我大哥,刚刚还救了我的命,算上这一次,他救了我不下三次了吧,我怎么还好意思要他的奖励呢,能帮助疯子哥近一点我的能力,我就觉得特别满足了,这次也是误打误撞,我也不知道这批货居然纯度这么高,还能帮到疯子哥这么大的忙,什么嘉奖不加奖的,我都觉得无所谓了,只要能帮到疯子哥一点就可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