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散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刚刚说完,疯子哥他就一拍桌子,说:“这怎么行,先不说默默你是我的五弟。就是你这次立下这么大的功劳,救你几命又算什么呢,你要在这么跟我客气,我可就不高兴了啊!”

这时候一旁一直沉默的狗爷忍不住了,骂了句:“草,疯子,你也太墨迹了,赶紧的。把东西拿出来吧,别吊胃口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其他的几个哥哥们也纷纷说是,疯子哥这才爽朗的一笑,说好,突然间掏出了个黑色的袋子,我还好奇呢,就问疯子哥这袋子里是什么啊,疯子哥就笑了笑对我说,“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我心说也是,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但是这么一个黑色的垃圾袋能装什么东西呢,难不成他送了我一麻袋板砖吗。可是等到打开黑色袋子的时候,就算是我做了心里准备。也不禁被里面的东西吓了个半死。

钱,一捆一捆的钱,而且数不清有多少捆。看得我都眼花聊乱了。我怎么也想不到疯子哥会给我这么多的钱,我一捆一捆的摸了过去,我估计这能有好几百万吧,真是可以吓尿我了。

我连忙问疯子哥,“这是多少钱啊,几百万吧。我不能要这么多的钱,我为疯子哥你做事是因该的,怎额可以要你这么多的钱呢,我们是兄弟。你要这样做的话,这性质就变了。”

一旁的红发笑了一声,说:“你这小崽子,真是没有眼力劲,就这么点钱就几百万啊,几百万我们提得动吗,这么一小个袋子能装得下吗,里面就二十万,不多,也就相当于你提供给疯子哥那批货的零头而已,拿着吧。这是属于你的东西,你家里不是还欠债了吗,这些应该足够还债了,以前给你钱你又不肯要,现在总是你应得的,所以你就乖乖收着吧。”

我还想再推辞什么,狗哥已经一脚踹在我屁股上,说,“你妹的,你不要今天就给我滚出去,没见过这么墨迹的家伙。”

红发他们也说:“是啊,就拿着吧,也不多,”

疯子哥也朝我点点头,我心里就郁闷了,向他们这样一掷千金的家伙,能给我这么多钱,为什么每次我去省城的时候,吃饭什么还要我花钱给他们付账,真是一些奇葩的兄弟,不过真是因为这些奇葩的兄弟,我才感觉到内心特别的温暖,并不只是因为这二十万。

我拎着这个袋子出去的时候,螳螂哥突然出现了,把我的袋子抢了过去,我当时还吓了一跳,直接愣住了,心想他不会也想要这个钱吧,不过想想也是,这件事他帮的忙出的力最多,他就算是分一半出去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没有他的话,这批货也不会成功的交到疯子哥的手上,分就分吧。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螳螂哥居然径直的走到马路对面一家工商银行里面去,然后跟我说,“把你的身份证号码给我,我去帮你开个户,把你的钱全部存进去,这么多钱戴在身上你就不怕晚上睡不着觉。”

我当时心里特别的感动,心想自己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居然会那么想螳螂哥,把他想成了一个卑鄙小人,实际上我自己才是小人之心,我的脸红了一下,跟她说了声谢谢,没多久,他就拿着一张工商卡递给了我,说记得保管好,疯子哥他们也对着螳螂哥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晚上疯子哥跟我又呆了一会儿,还带着兄弟去我们的学校后山参观了一下我们的学校,因为他不太方便出现在我们学习,生怕被别人看到,影响到我的学习和日常生活,所以才选择在这里,当时红发,辣子哥,狗哥他们去了一趟辣子哥的老家,也就只有我和疯子哥,螳螂哥还在学校。

疯子哥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你要小心一个人,金野,这家伙虽然从来没找过你,你应该也从来没见过他的面吧。”

我说是,疯子哥跟我说,“金野这家伙跟刘子铭不一样,刘子铭是靠着解放高中的原始势力混起来的,但金野却是一个人来到解放县城,从一个无名小卒慢慢的混起来的,他所受到过的屈辱,不是一般的人所能理解的,所以如果要我来评判你们解放县城四大势力到底谁更强的话,那我会说金野,而不是刘子铭。”

“因为刘子铭根本没有经历过金野所经历的,”

我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会跟我说这些,所以我深深地看了一眼疯子哥,当我看他的时候,我发现他也在看我,我两就这么四目相对。

他看到我眼中的疑惑,说,“因为金野所经历的我也经历过,”休役每弟。

我当时混身颤抖了一下,心想,的确没错,疯子哥一个人在省城打拼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亲身父亲没有帮他任何的忙,不但不帮忙,而且还打压,还有身为同父异母兄弟的江华,一直都在排挤他,不过疯子哥还是最后混起来了,而且还混的所有人刮目相看的地步。

他跟我说完这些就没在说什么,而是跟我说:“你们学校环境还不错,姑娘也不错,真羡慕你们这些能好好念书的,其实如果有机会的话,给我再来一次,我不会选择混这条道路,因为这是一条不归路,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你当兄弟,却一直没有给你任何权利,也没给你派多少贴身兄弟的缘故,直到现在,我才给了你一些金钱上的奖励,我也知道了你一些不得不混的理由,好好学习吧,读书终究不是什么坏事。”

没过多久,辣子哥他们就回来了,跟我告别了以后他们就走了,晚自习的时候,小胖他们来找过我,问我这一天的时间去哪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说没有,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搪塞过去,不过我却跟小胖说叫他联系麻子脸他们明天早上跑操完以后,所有的我们会里的头头们都跟我去一趟学校后山,我有事情宣布,小胖还问我发生什么事了,表情这么严肃的样子,我给了他一脚,告诉他:“不该问的别问,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夏梦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还好吗,还说谢谢我救了她,我就苦笑,说:“这怎么能说是救了你呢,不用谢我,应该我跟你说对不起才对,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有这样的大难,然后我告诉她,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叫她好好学习,我不会再去打扰她,”

她也跟我说了句:“保重,希望你和萧璐幸福,我只期望能在毕业前夕再见你最后一面,也算是圆了我们这段孽缘。”

她说完以后电话就没声了,应该是她那边挂断了,我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对自己的心里说,对不起,夏梦,再见了,夏梦。

第二天跑操完了以后,我们高三的所有精英头头们,高二的小熊他们,以及高一那些愿意跟我们混的混子们,再加上少部分体院那边的人,都聚集到了学校的后山等待我宣布什么事情。

我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我对着他们所有人宣布,“你们愿意跟我混的,相信我许默能带你们走出一条阳光大道的,现在都往前一步,如果不愿意跟我混的,就留在原地不动,从现在开始我不会逼迫任何人跟我混,你们可以选择不混,也可以选择好好念书,准备日后的高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