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关于这东西的争吵/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说了一些让他们选择的话,逼他们选择,这样一来,确实有不少人站在原地不动。真的想退出,我又大吼了一声,“放心,我不会报复任何人,你们退出就是安静的退出,想回去好好读书的,尽管去吧,我以我许默的人格发誓。绝对不会为难你们,”

又有一批人后退了一步,真的是把我笑尿了,我点点头,满意的看着这些往前一步愿意跟随我的人,我突然间把那个黑色的袋子打开,红光闪闪的钞票飘了下来,这是我特意准备的十万块钱,本来我就上次挪用了会里的钱,现在算是补上去,多余的都拿来振奋人心,我知道疯子哥也会赞同我,这不光是一种金钱攻势,也是一种笼络,这是混下去所必要的。我大吼一声,

“这些都是你们的了,因为你们是我许默的兄弟,不要客气,兄弟们尽管捡吧,”休妖名号。

那些兄弟们都大吼了一声默哥万岁,而刚刚那些选择退出的估计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但是覆水难收,失去的就不再可以重来,就好像我和夏梦一样,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也回不到从前。

小胖,麻子脸,黑大个他们都把我给举了起来,抛向了天空。大声吼着:“默哥万岁,”

而我也看着朝阳心里微微对自己点了点头,默默的说,“疯子哥总有一天我会到省城去帮你,等着我吧,省城,我很快就会来的。”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小胖就一把抱住我。问我那些钱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抢银行,还是都是假币,我瞪了他一眼说,“你他妈傻逼啊,自己不会掏出来看看嘛。”

小胖还真的掏出来看了看,说:“还真是,不能是假的吧?”

因为我们这些兄弟,我一人给分了一万,所以他们拿的钱是最多的,麻子脸看小胖这么装的模样就来气,上去就是给了他一脚。说:“滚你妈的,不要的话都给我,反正你觉得是假的。”

可是等到他要抢小胖的钱的时候,小胖又拼命的死死的护着,说:“不给,这是默哥给我的,难道你自己没有吗,抢我的算什么事儿。”

闹归闹,王安民和黑大个就不怎么闹,就只是看着我说,“默哥,你这钱,来路正不正?或者说,到底哪儿来的,你还没跟兄弟们说呢。”

黑大个问完了这话以后,他们也都停止了吵闹,自觉的竖起耳朵来听,我故意装作不高兴的问,“怎么,你们默哥还会挣黑心钱,怕我这钱来路不正你们不放心用?”

我说完以后小胖说,“哎,默哥,赶紧说吧,别卖关子了,是不是疯子哥给你的,你昨天就神秘的失踪了一天,去见疯子哥了吧?”

看他们这眼神,挺期许知道的,我也就没卖关子了,就把事儿给说了,然后还跟麻子脸说,“那什么,是那批货的缘故,所以这么多钱是疯子哥给我的,你说,来路正不正。”

我话一说完,以为他们会高兴呢,哪知道麻子脸眉头拧成了个疙瘩,看着我说,“默哥,那这钱还真就来路不正,你想想,那批货是啥,是毒,疯子哥居然去卖毒?这钱来路能正吗,那不是害人吗!”

他说完以后,我这才恍然,他们所有人都愣住了,我自己都愣住了,吗的,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事儿呢?我看着麻子脸说,“对了,我想起来了,狗哥还跟我说,我拿的这些钱,还不及那批纯度很高的货的一点点的价值呢,这是真的?”

麻子脸点头说,“不说别的,就据我所知市面上的那些纯度不是很高的货,价值都是不菲,几百几千一克,你想想,你那是多少斤,你数过没有?这二十万,就是海中一粒沙。”

我这才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说,“那你意思是说,这些钱,不干净,疯子哥干的事儿也不干净?”

麻子脸说:“别太大声,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去。”

于是我们就匆忙结账,路上小胖还担忧呢,说:“默哥你不会是想把钱还回去吧,这才刚到手还没捂热呢,再说了,你今天在后山上发了十万多,你还跟人家要回来啊,多丢人啊。难说人家早就花了呢。”

到了个安静的空地上,我和麻子脸把这事儿个彻底捋了一遍,我这才发现自己那些憧憬都是白瞎的,难说,我这是做错了事,害了大众,我把这货给了疯子哥,疯子哥不管是转手卖给其他道士的人,或者是自己销售,对平常人来说都是一种危害,这毒本身就是危害,那这样的话,虽然疯子哥得到了大批的资金,而且还分了我二十来万,我们是幸福了,可是,那么多的毒,销往了各大地区,害了大众人民,那我不是成了罪人了吗。

一想到这个,我就心里不平衡,很不高兴,我就冷冷的跟他们说,“那什么,你们先把你们分到的钱还给我,这事儿我不能干,就是穷死,我也不能做这种事,毒这东西,我没想到这么严重会销售给人民大众。我只是想帮疯子哥排忧解难,没想到会好心办坏事。”

我拿走小胖的钱的时候,他还埋怨我,说:“不用这样吧,到手的钱就这么飞了,早知道我就不问了。”

不过王安民却说了几句平常心的话,说:“默哥,这个事儿是这样的,没有人买,就没有人卖,这世上卖毒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疯子哥一家卖,而且,不吃这玩意儿的,不用这玩意儿的,就不会去买,那些自己自甘堕落的,才会去买,那又怪得了谁,说实话,这不能怪疯子哥,很多道上的人都卖这个,又不是他一家,就是刘子铭、金野、王锤子这些,我就不信他们的财来路很明,默默,你可得想清楚了,这钱你还回去,可能因此你和疯子哥的兄弟关系就这么破裂了,可能,我是说可能。但凡你和疯子哥的兄弟之情很坚固,不会崩裂,那因为这件事,也行你们的关系就会开始破裂。你说,为了这么点儿事,值得吗?”

黑大个和麻子脸也说:“是,真的不值得,那些人自己爱吸,爱买,爱自甘堕落,怪不得别人,这不是你的错默哥,这是社会,是现实。你看从鸦片战争开始,吸鸦片的多了去了,到现在都快两百多年了,还是断不了,总有人还去买,还去吃,还去用。自甘堕落就是自己的事,咱们不干就行了呗,得罪了疯子哥,对咱们没有好处。”

麻子脸还说,“默哥,如果你这就拿着钱去把货换回来,可能你就再也没有这样的大哥了,那批货真不是个小数目。我刚刚也就是给你开个玩笑,默哥,你得理智一点,至少我们身边,没有吸这玩意儿的人,你也不用自责吧?”

小胖也说,“默哥,是啊,不至于。那些该死的人,爱吸就吸呗,碍着咱们啥事儿了,是吧?”

“滚!”我骂了句,“怎么可以这样!鸦片战争,也是因为劳苦大众没有思想觉悟,才打了那么多年,最后还输了,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就算我们不吸,不卖,也不能纵容这种事从我们身上流过去而不管不问。再说了,这货本身就是我们这里流出去的,其他人的货,怎么卖,我管不着,也不去管,但这事儿摊上我了,我必须管。我们都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有知识有思想,怎么你们还搞得自己跟封建老农似的,只管自己舒服了,就不管别人,咱们看不到的那些卖毒的,我们不管,但咱们看到了,就一定要管,不能让这东西再毒害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