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跟疯子哥说出我的打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璐的话没说错,我也早就想过,可我为啥一意孤行,我想只有我自己能理解了。这玩意儿是害人之物。不管是任何人,都不能将它散播和卖出去。

打定好了主意,我就去见疯子哥了,疯子哥倒是还好,还来接我了,还带着辣子哥一起来的,笑呵呵的看着我说,“默默。来了啊?”

我假装刚刚下班车的样子,看到他俩亲自来接我。心底里着实感动的不行,可是我内心的想法,还是得说出来,他们带我玩了不少地方,但我心思都不在这上面,都是走马观花,随便瞧瞧。疯子哥估计也是看出了我有心事,问我怎么了,还说,“在解放是不是有人欺负我了,刘子铭那里怎么样?”

我就赶紧跟他说,“疯子哥,没事,您都出面了,他还敢说啥,我就是有点别的事儿想跟你和几个哥哥们说一声,你能叫他们一起来不?”

疯子哥就笑着说:“啥啊,你准备给我们礼物了是么?还这么迫不及待给我们,我看看,你也没带啥包来啊,到底是啥?”

我脸色有点难看,我知道这事儿说出来。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我说,“疯子哥,你和几个哥哥到大堂里来呗,我有事要说。”

他看我脸色严肃的样子,说:“怎么了,不能单独跟我说?”

我说:“不是不能,而是我们几个都是兄弟,我觉得,有啥事儿得全部告诉你们我心里的想法,这才是兄弟,不能隐瞒你们。”

他就说好,没过半小时,五个兄弟都在大堂集合,这地方是个大酒店,他们好像有两个还没怎么睡醒。红发和狗哥俩人揉了揉眼睛,说:“干嘛呢许默,来了就吵醒我们呢?”

疯子哥就点了根烟,问我要不要,然后说,“有啥事儿,说吧,整的好像世界末日似的,到底发生啥事儿了?你被甩了啊,还是你刚刚破-处?”

我苦笑了声说:“都不是,疯子哥,我接下来说的话,你们可能会生气,可能会对我很失望,但我还是要说。”

我说完以后,也点了根烟,红发就摆摆手说:“你快说吧,墨迹什么呢。”

我也就没墨迹了,就把我的想法给说了出来,我越说到后面,他们的脸色越难看,尤其是红发狗哥这样的,辣子哥的脸色还好点,但疯子哥,从始至终没有打断我的话,而是静静地听着,他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似的,只是多抽了两根烟,好像这件事不会给他带来任何情绪似的。

这才是让我担心的。

直到我说到,我要把钱还给疯子哥,让他把货还给我的时候,红发一脚把桌上的茶几给踹下去了,啪的一声碎裂成了两半,掉在地上,把这片刻的宁静打碎了。

红发起先不高兴了,嚷嚷了句,“草,看看,看看,这,疯子你看看,这他吗有把你当大哥吗,这是什么鬼话?收回去,还还钱给我们,草,我开始就不怎么看好这小子,也就是你,莫名其妙收了个五弟,要啥没啥鸟用,闯祸倒是有一手,这不,还跟你玩什么民族大义,听他说的什么鸟话,为了人民劳苦大众,不能害人,所以得销毁这批货,呵呵,我就呵呵了!”

狗哥这时候站了起来,走到我身边,说:“许默,你是不是有啥困难的地方,你告诉狗哥,狗哥给你解决,但这事儿,你最好得收回去,不然,可能疯子哥跟我们,可就真得难收手了,你可知道这批货对疯子哥的重要性,已经把它给拿出去抵押…”

“够了!”

就在这时候,红发吼了句,说:“老狗你说啥呢,别啥话都跟他说,说说说,说个什么几把玩意儿?”

然后他就走到疯子哥的对面,说:“人是你招进来的,我们也都勉强接受了他这个所谓的兄弟,但他现在玩这一出,你看看怎么收场吧。”

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这么大的大堂里,就又少了个人,看的出来,红发特别生气,我心里也在发抖,我知道会有这一幕发生,但没想到这么惨烈,此时就是他们不把我当兄弟,逐出门墙,我也觉得没什么,这是我自作自受。

我苦着脸跟狗哥说,“狗哥,我也没办法,我不能这样,好歹,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知道不能为了钱泯灭了良心,这批货要是被销售到全国各地,那有多少人会因为这批货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狗哥,你知道吗,咱们不能这样!”

“那你意思是,让我们几个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了?你有没有想过,疯子哥已经把这货给押出去了,如果拿回来,下场是怎么样的,你有想过没有,如果因为你这几句任性的话,把疯子哥逼上了绝路,害死了一位对你这么好的大哥,你,于心何忍?”

狗哥吼道。

我瞬间抬起头来,瞪着他,不可置信,我刚想问他,有这么严重吗,到底怎么回事,我其实是为了救劳苦大众,不让他们受这批货的毒害,但是,如果付出的代价是疯子哥的生命,或者几个兄弟都会因为这批货而逃亡,那我肯定会犹豫,不一定会选择大义,毕竟,那可是疯子哥他们的命啊!

“行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疯子哥,把几根烟都抽完了,这才揉了揉发红的双眼,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默默,我倒是没想到你急匆匆的来省城,居然是为了这事儿,诚然,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我既不想失去这批货,也不想失去你这个兄弟,这样的话,就只有一条路了。”

他说完以后,辣子哥站了出来,说:“不行,疯子,你疯了?你这么干,很可能会被抓住,直接枪毙的啊!”

“我没疯,默默说的也没错,咱们这样做,确实对老百姓不好,咱们只能把这批货远销海外,让小日本小鬼子的人自己尝尝这批货的味道,而不是坑害我们的国人,也就是海-关什么的有点难办。”

他说完以后,笑呵呵的,拍了拍我肩膀,说:“没事,一切他来搞定。”

那一刻,我眼泪直接就出来了,都这份儿上了,他还不怪我,都这样了,他还说他会搞定,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真他吗不是个东西,疯子哥真心待我,我就是一生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可我却这样,我对得起谁啊。我后悔了,我想说我后悔了,可是疯子哥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辣子哥跟他说什么,他却冷冷的说,“我会搞定,有风险并不一定是危险,你杞人忧天什么,这货运出去了,就是坑害小日本,而不是咱们国人!”

辣子哥喝到,“但是那边价格完全没有华夏这么高,咱们不是完全赔本吗,许默说的是有道理,但是……?”

“行了,我意已决,不用多说了。疯子哥看了我一眼说,许默,我那边还有点事,你先在这里呆一下,等狗哥他们送你出去。”休投庄弟。

然后他就走了,我听的出来,他嗓音里的不对劲,应该是我让他伤心了吧,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想后悔也已经来不及,辣子哥叹了口气,也走了出去,还看了我眼,眼神里所带的那种失望不言而喻。

这样一来,就只剩下我和狗哥两个人了,我就问狗哥疯子哥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把这批货卖给小日本吗?看这意思是不是还有很大的风险,而且价格还不高,不过这样一来倒确实害不了国人,只会害了小鬼子,那就不是我所需要担心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