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中枪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哥叹了口气说:“已经没用了,看疯子这样,就知道他已经做了很大的决定,所以就算你现在该主意也没有用了。木已成舟,以前也是这样,疯子他决定了的事,就是我们再怎么反对也没用了,毕竟他才是老大。”

狗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那眼神十分的失望,整的我心里都很刺痛的感觉,狗哥出去了以后。我一个人呆在那里坐了很久很久,也许就跟红发所说的一样。我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疯子哥多次救我,我却这样对他,实在是太对不起良心了,但事实也已经是这样没法改变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居然还可以远销海外,只是刚刚辣子哥所说的有危险被抓到会枪毙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想到了偷渡偷运这样的词语,我心里打了个咯噔,叫了一声不好,这样的话,难说疯子哥真的有可能有危险,我得去阻止他,大不了我就不管这事了,让他卖给国人,也不用让疯子哥承受这么大的生命危险。

我就赶紧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给疯子哥打电话,可是让我失望的事,电话一直接通不了,我就又赶紧给狗哥他们打电话,打了很久狗哥才给我接了电话,他说疯子哥已经去了,危险不危险我不知道。但他很重视这一次,而且这批货也很重要,所以他想亲自带队,这会儿你说什么也没用了,他已经带着人把这批货往海外运了,咱们只能祈祷疯子哥没事,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狗哥说完这些话以后就挂了电话,说他很,忙,得去帮助狗哥做好各种联络工作,以帮助疯子哥的风险降到最低,他既然这么说,我也没啥说的了。

我就又给辣子哥打电话,辣子哥也没接,也没回我。我都不知道我那几个小时是怎么过去的,一直到快傍晚的时候,我才收到狗哥的电话,说疯子哥中枪了,在医院,然后告诉了我医院的地址和名称,我当时吓坏了,心想疯子哥不会出什么事吧?这都是因为我才会中枪的吧,我心里默默的怪自己,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要不是我,疯子哥也不会这样,如果疯子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一辈子也不会饶恕自己的。

一路上我都叫司机快点开,他却说我催命一样,我就凶了他几句,说:“你他妈开不开,不开我干死你,”

估计他是看到我的眼睛有点红红的,有点害怕了,所以开的很快,没多久就到了那个医院,我也不知道是几楼几病房,就赶紧找来一个护士问,问了以后我就直奔病房,到了那里以后,我才发现外面站着不少人,红发,狗哥,辣子哥他们都在,还有一些看样子都是道上混混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赶紧跑到那里,就问狗哥疯子哥到底怎么回事,没事吧?

哪知道我的话刚刚说完,红发就转过头来,我清楚的看到红发的头发都烧焦了一半,整张脸灰头土脸的,看到我以后他就怒了,使劲一脚蹬在我肚子上,我整个人飞了出去,他这一觉的力气不可谓不大,我感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都快要吐出来了,狗哥连忙拦住了红发,说你干什么,别冲动,红发吼了句,

“去你妈的小比崽子,老子以前就看你不爽了,还认你当什么五弟,一看你就是一副没种病怏怏的样子,有什么资格当疯子的兄弟,现在看来你果然不配,你他妈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要不是你,疯子哥会躺在抢救室里吗,如果他醒不过来了,我就让你赔命!”

听了他的这些话,我惊慌失措,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问他,疯子哥到底怎么样了,你告诉我行不行?此时我的泪水已经止不住的往下掉,可是红发却冷冷一笑,又是一巴掌把我的鼻血都给抽了出来,还骂我说,

“就你他妈也配知道疯子的消息?滚吧!你再多留在这里一秒,我真怕自己会想砍死你,如果不是为了给疯子面子,怕他顾及到你,我现在就想弄死你。”

我还想说什么,狗哥已经推了我一把,和辣子哥一起把我拖了出去,狗哥还一边拉我,一边低声对我说:“快走,许默,疯子哥只是中枪了,还不一定有生命危险。”

出去的时候我还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就说:“疯子哥雷厉风行,立马就去执行偷运任务,哪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红发后来去救援,也被烧光了头发,差点没命回来,要不是他救了疯子哥,可能疯子哥这会儿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了,你先出去,别太激动,这里是医院,不要影响医生的治疗,我们只能相信医生会救好他的,所以不要担心太多。”

那天晚上我没回家,而是选择了留在省城医院旁边的冷板凳上坐了将近一个晚上,得到消息说疯子哥总算没事了,暂时保住了生命,渡过了危险期,但是好像半年之内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就会出事,具体是什么原因,哪里受了伤,狗哥也没告诉我,我很担心,想去看下疯子哥,但狗哥却说红发也在,叫我暂时别去,等他走了再去,不然真怕红发会做出什么事来,怕我承受不住,我点点头说好,我知道是我做错了事,对不起疯子哥,只要疯子哥没事就好,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捂着头痛哭了起来,狗哥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叹了口气就走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凌晨,辣子哥才来通知我说这段时间红发睡觉去了,我可以去看下疯子哥,但疯子哥应该也在睡觉,叫我不要吵醒他,我说了一句好,就立马冲了过去,等我到了病房的时候,发现疯子哥安详的躺在病床上,好像是睡着了,我也不忍心打搅他,而是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他的脸,我看到他的头发好像也烧焦了不少,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中枪了,反正脑袋上没中枪,我心想自己也真傻比,怎么会这么想,脑袋上中枪岂不是死了,我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哪知道这一笑却吵醒了疯子哥,他睁开了眼睛看到是我的时候,好像还很虚弱的样子,说了句:“你来了,”

那声音很沙哑,听得我挺心疼的,我说:“疯子哥你醒了,没事吧,”

他就笑说,“死不了,”

就这一下子我就眼泪都流出来了,说:“我对不起你疯子哥,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也不会这样,都怪我太任性,总是想着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而没有考虑你的难处,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还会把我当兄弟吗?”

他就笑,说:“怎么了许默,难道你打算跟我绝交不成?咱们一直都是兄弟,从未改变过,那一刻,我感觉泪水像泉涌般止不住的流,他就笑我,说你是不是个大老爷们,还流马尿,丢不丢死人?”

我就说不丢人,我就问他:“到底哪里中枪了,怎么样?”

他说:“应该是肩膀过去一点还没靠近心脏的地方,保住了一命吧,叫我放心,”

我心里对自己更加自责了,要不是我,疯子哥也不会差点丧命,疯子哥醒来后的第二天第三天,我都没回家,而是给学校请了假,还叫小胖帮我圆谎,说在他家里睡,而我一直睡在狗哥帮我安排的小房间里,因为疯子哥还没好,我良心也不安,不好就这么走了,大概到第四第五天的时候,疯子哥就硬吵着要出院,虽然很多人拦着,但他还是要出院,最后拦不住了,没办法,只能让他出院。休投庄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