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曾经的兄弟早已面目全非/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说,“那可不一定,咱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慢慢的从城南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逐个击破。逐渐将城南变成自己的势力,就可以跟他们三大势力互相抗衡,这可是一个绝好的锻炼自己的机会,”

我想了下觉得也是,就问他们打算怎么做,麻子脸说:“这事还要从长计议不着急,我们以后慢慢再谈。”

那天晚上我睡得挺晚的,迷迷糊糊我还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真的成了城南的老大。发现自己腹背受敌,金野他们都对我虎视眈眈,最后我跟疯子哥他们求救,却得不到救援。我的人全部都被逼退在角落里,差点没被逼死,我直接就被吓醒了,醒了以后,我就发现了一条短信,这个短信是个陌生的号码,他给我发的是,“许默,能跟你聊聊吗,我是苏平。”

看到这个短信的时候,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他怎么会突然联系我,而且还是用陌生的号码。我记得他此刻不是跟着金野办事的吗?听疯子南说他现在好像是金野出去办事的左右手。经常跟着金野的,那他给我发这个短信的目的究竟又是什么呢?就在我刚刚跟刘子铭刘麻子分配完城南势力的时候,苏平就联系我,这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还是不仅仅是巧合,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的话。那我可要心寒了。

大概中午的时候,我又收到了这个号码的短信,还是苏平,还是那句话,我能跟你聊聊吗许默,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地点,他在一个小酒吧等我,只是他一个人,他叫我过去。

出于好奇,也出于对老朋友的想念,我还是去了,我的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念想,他来找我不是为了争地盘的事,而只是为了叙旧,那样的话,我心里会觉得特别的安慰。

我也没带什么人直接就去了,因为我相信现在城东,城南,城西,城北四方势力在我眼里已经浮出水面,势力范围也很透明,到了这一步,基本没有人偷袭我了,苏平想要见我,便肯定不会派什么人跟踪伏击,那样只会打他金野的脸,他们犯不着这样做。冬名以划。

到了那个小酒吧的时候,我找了一下,果然是发现了苏平在不远处的吧台上,一边喝着酒,一边对着几个美女笑,看到我来了以后,他冲我笑了下,给我点了一杯酒,我也不含糊,直接就跟他干了起来,喝了一杯以后,估计是觉得不过瘾,又叫了一杯喝了起来,连喝三杯以后总算是不想喝了,他就揉了揉眼睛,看了我一眼说,“许默你来了,好久不见。”

我也给了他肩膀上一拳头,你也是,好久不见,咋回来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联系我,他看了看我没说话,而是点了根烟吸了两口,只说了一个字,“忙,”

我就只是笑,问他:“忙什么,比以前当高三老大还忙吗?”

他就嗤笑一声,说,“许默你就别笑话我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我也笑了,他说,“如今你都已经是老大了,是高三老大,是解放老大,还是三个学校的老大,以后还会是城南的老大,”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看他的脸色变了,我心里也在打鼓,城南老大?他为什么会这么说,看来他今天来找我的目的还是为了这个事儿啊。

我的心此刻沉了下去,为了权利,为了地盘,他和疯子南都相继来找过我,以前的兄弟感情可能早就不复存在了吧,这也许就是现实吧。

我跟他说,“我们曾经是兄弟吗?”

他愣了一下,拿着酒杯狠狠灌了一口,说:“不,我们永远

是兄弟,”

我反问他,“兄弟?我们是兄弟?是兄弟你今天还来找我,是为了城南的地盘而来的吧?这就是你所谓的永远的兄弟?”

他看到我的眼睛里在发火,也知道我的愤怒,他又喝了几口酒,他只说了八个字,“各为其主,身不由己。”

说完以后,他又抓起了一瓶酒,狠狠地往嘴里灌,好像不要钱似的,而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抓起一瓶酒,狠狠地往嘴里灌,也许灌完了这瓶酒,下一秒钟我们就会兵戎相见,也许灌完了这瓶酒,下一秒钟我们就不会是兄弟,也许灌完了这瓶酒,下一秒钟我们就是敌人,但我们都忘不了,曾经的曾经,我们一起浴血奋战过,我们一起伤心流泪过,我们一起年少轻狂过,我们一起青春飞扬过。只是因为那些年的热血,那些年的青春,再也不在,再也回不去从前,那些美好的记忆,美好的眷恋,已经成了一幅幅的画面,定格在那一秒,永远都不会再重现。

然后,我们都清醒了。喝酒喝到吐,吐完了以后,就都清醒了。

我问他,“你来找我,是不是金野叫你来的?”

“是。”

我问他,“他也想得到城南的一部分地盘儿,是么?”

“是。”

我问他,“那你想从我这里找突破口,想让我分地盘给你?”

他说:“不是,我只是需要你改口,改成,你,金野、枫少还有刘子铭,把王锤子给杀了,踢出掉刘麻子。金野大哥想过了,刘麻子老了,不适合历史舞台了,他是时候退出了,这一次,就让他彻底的退出吧,你只要改口,金野大哥可以让他安安静静的滚出解放县城的道上势力,而且还留他一条命,如果他不愿意,我也可以告诉他,‘王锤子死了,你,至少还可以留下一条命。’”

他,说完这些以后,就站起来,走了。好像他从来没跟我喝过酒似的,走起路来,也不摇晃,也不醉,我发现他也变了,跟疯子南一样,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会什么都为了我,帮我,救我的大哥了。

他,也不再是那个跟我小叔承诺过会一直照顾我的大哥了,自从他被发配出去以后再回来,也许他学会了什么叫变成狗,什么叫变成人上人,也许就只是一念之间。

大概三天左右的样子,解放县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刘麻子退守自己的城北,虽然他不选择跟刘子铭、金野斗,但他的老家城北,他还是要守着的。并不打算放弃,他好像也放出话来了,他不争了,不斗了,斗了一辈子了,现在看到王锤子的下场,他几乎天天都做恶梦,想着自己的下场会不会也是这样,所以他退了,他还让出了大部分的城北接壤城东城西的势力,都被金野和刘子铭所吞并。

还真跟疯子哥所说的一样,老一辈的,都会被舞台所淘汰,最后剩下的就是他们俩,不过他俩最后会剩下谁,这就不好说了,疯子哥看好的人是金野,而我觉得刘子铭也不是啥好相处的货色,他不会让金野那么容易就得逞的,我绝对相信。

至于城南的势力,我也分到了不少地方,有五六个场子,一家夜总会,两三个白道的餐厅,收益不怎么高,也就是城南的最差的势力范围,但我觉得挺好的,也没想跟他们争,至少暂时我不需要跟他们争。

一开始还有几个不开眼的人想来这里跟我斗,原因是他们还不知道我的后台,也不知道金野和刘子铭都默认我接手这里。所以过来惹我了,后来的下场都挺惨的,久而久之,这几个地方就成了禁地,没人会来了。

再见到疯子南和苏平的时候,他俩似乎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还看着我的地盘儿说,“默哥,生意不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