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赵明欢的下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结束以后,我却脑袋里空白一片,我这也属于犯罪啊,都高三了。我自然也学会了这方面的事情,虽然我对文科不是很了解,但我也知道,这属于大罪,如果她去告我的话,那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难说比小叔判的刑期只长不短。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袋里拼命的想着这个事情,这时候。我的耳朵才算是能听到东西,我听到赵明欢在哭,在拼命的哭,感觉她的嗓子都沙哑了。听着怪可怜的,她的身子一抽一抽的,看到我在看她,她赶紧的把衣服给穿起来,然后在一边瑟瑟发抖,看我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魔鬼。

是啊,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个魔鬼,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无尽的后悔,可是,我当时的那股热血冲动,我怎么都控制不了。如果她不继续说自己哥哥如何如何好。我也不至于这样对她。

我走了过去,她坐在地上,全身被雨水淋湿了,但我还是看的出来,她的脸上有不少泪水,和雨水混合起来。一起流下来,声音颤抖着,嘤嘤的哭泣,特别的可怜。我走过去,她就害怕了,以为我还想干什么来着,就一边后退,一边缩自己的腿。我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腿,她立马大声的哭泣,说:“你这个疯子,你还想干什么,你这个疯子!我要告你,我要让你坐牢,你居然敢,敢这么对我。”

我赶紧的说,“别,别误会,赵明欢,我,我也只是冲动才造成的这样的后果,你可千万别告我,我还想念书,我不想坐牢。”

面对坐牢,面对刑罚和监牢我还是很害怕的,所以就想求她,让她别告我。她就哭着流着眼泪说,“你想得美,都把我这样了,你还想就这么没事,门都没有,我告诉你,我哥,我哥回来以后,他会把你打死的。”

又是赵明飞。我吼了句,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说:“你他吗的再说一遍,你哥能打死我,我告诉你,你哥就在看守所里,下次我还可以带你去看,吗的,一个罪犯,值得你这么崇拜他,你要是不信,下次我就带你去,真的。”

她的眼神有点怀疑了,估计是相信了一点,但还是说:“不信,不信,还说,别以为你这样可以逃脱罪责,我要告你,我要告你!”

我跟她说了好多,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没有,我把一件一件的赵明飞所做的坏事,以及他最后的下场,我都说了,我还把我差点被赵明飞和独眼给杀死的事儿也给说了,还有他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联合吴琼兄弟对付我小叔的事儿,也都说了,可是她好像都没听见似的,呆呆的,看着远方的天空,在那一点点的哭,嗓子都哑了,她就咳嗽,好像还咳出血来了,在那捂着嘴巴,不停的哭,我这时候才发现她的身上有不少淤青,我这才想起来,这是我的杰作啊。因为她反抗和谩骂我,导致我更残暴所以才这样的。

可是下一瞬间,我就愣住了,我发现,在她刚刚呆过的地方,有一摊血迹。我直接傻眼了,她,她还是第一次?这,这怎么可能呢,赵明飞的妹妹肯定也不是啥干净货色,怎么可能呢。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我又不得不相信,内心,虽然怨恨赵明飞,但自责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更大的是恐惧,来自她可能会告我的恐惧之中。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我跟她说,“赵明欢,我知道今天这事是我的错,我也知道,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可是,没有办法,你冤枉我,其实所有的坏事都是你哥一个人做出来的,不是我,不信的话,你大可以问小胖和你的那不用些姐妹们,或者我叫我的兄弟们作证,更甚至,你可以去看守所问,如果是我说谎了,你大可以去告我,让我坐监牢,我不后悔!”

我说完以后,她就立马瞪着我,眼泪汪汪的,说:“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看守所问问,他还在里面判刑呢,我小叔也在里面。”

她眼神犹豫了,是失望,还是绝望,还是现在自己受到这样的惨痛暴行的可悲。她捂着自己的身子,抱紧了肩膀,不停的哭,不停的哭,说:“不会的,我哥不会是这样的人,我不信,我不信。”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大脑一抽,就又问她会不会告我,我确实是害怕坐牢,也害怕违法,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我也进去了,那他们不用活了,还有,我的兄弟们,我的学校,该怎么看我,我得成为多么罪恶的人啊。

我就跟她说:“对不起对不起,求你了。”甚至,我到最后一瞬间我都给她跪下了,我扑通一声,跪下了,估计她也愣住了,没想到我们男儿膝下有黄金的,居然会给她下跪,其实我也想不到,只是,我犯下的罪行确实不可饶恕,我除了这样,还能怎么样?

只求她能原谅我,我跟她说,“只要你不告我,原谅我,我就不再恨你哥哥了,也不会跟你哥哥报仇了,行吗?”

她最后苦笑一声,还是说,“我是我,我哥是我哥,我虽然崇拜他,哪怕他不是个英雄,我会失望,但我现在受到这样大的伤害,这不是一回事,不能相提并论。”

听她这么说,我绝望了,我说,“你就真的一定要告我?”

我愤恨了,看着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就有些畏惧的看着我说:“你想干什么,你还想对我怎么样?”

我咬牙切齿的说,“你哥都差点把我给杀了,我命都差点没了,我这么对你,怎么了,你冤枉我,你这是活该!!我告诉你,你要是告我,我也把你被我强的事情告诉所有人,然你身败名裂,在学校里呆不下去,甚至,整个解放县城所有学校,都会知道你的事情,我看你还怎么活下去。”冬私鸟圾。

我说完以后,狠狠的盯着她,她整个人呆住了,怔怔的看着我,仿佛不敢相信我是这样的可怕的人,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在害怕进监狱之余,我居然还想着这么可怕的事情去威胁她,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可是我没办法呀!他赵明飞就是个畜生,把我害成这样,还弄个妹妹过来也一起祸害我,我怎么就这么造孽,被这俩兄妹玩死了都。所以我才会说出这样的可怕的话。

她捂着脸,捂着眼,然后拼命的哭,大哭,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然后双手往头发上拼命的抓,说:“你这个禽兽,许默,你就是个禽兽,你居然这么对我,我恨你,你不是个人,你不是个人!!”

她的声音,话语,狠狠的刺痛着我的心,我这样做,这样威胁她,确实不是人,是禽兽,但是,我没办法,如果我不这样威胁她,她就会告发我,那样,我就会进监狱,我不想进监狱,不想坐牢,我只能这样。

我跪着看着她说,“对不起,赵明欢,对不起,千言万语,都说不出我的对你的歉意,可是,我没办法,求你原谅我,如果我不这样的话,你告发我,我就会坐牢,我不想坐牢,求你给我机会,让我弥补这一切吧,你放心,以后你哥如果从监牢里出来了找我报仇,我也不会跟他报仇的,我会躲着他,就当是为了你,就当是我欠你的,行吗?只求你别告发我。”

她哭着,喊着,说:“你这个禽兽,禽兽!!滚!!滚!!”我跪在地上,她用脚踹我,把我踹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