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见见长刘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以后赵明欢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整的好像谁稀罕似的,死变态。

我又是不敢还口,但在背地里我却骂她,说:“你能不能正常点。你这样,他们还会怀疑为啥你骂我我还不敢还口,那我是不是贱得慌?”

她就笑说:“你就是贱得慌。”

我就不高兴了,说:“你再这样,就是你违反了协约,你先打破协约,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就说:“行行行,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我学长。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我就说:“要你管。”

我和她的事儿,也就这么告一段落了,不过另一方面,小胖倒是风生水起,因为他混得叼,再加上经常在高一走动,还真有不少女的给他暗送秋波,我还是偶然间发现的,他还让我别告诉小胖妞。

这里注意一下,这个小胖妞和以前那个小胖妞不是同一个,以前那个现在念高二。是小虎牙的同学,那个小胖妞瞧不起小胖,没跟他处了。

小胖说,“连续三四个,长得都比小胖妞水灵。还说他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小胖了,他学聪明了,有人喜欢的时候,就及时行乐,享受人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还说,谁知道这小胖妞就能一直是他的真命天女呢?”

我就冲他竖起大拇指,说还是他想得开,想的明白。

其实,从高三以后,我们的很多人的人生就变了。哪怕是以前就是很老实的那种人。后来也学聪明了,不再痴情,不再干巴巴的守着那些不爱自己的人,小胖学会了,不知道长刘海学会了没。

说起长刘海,那次小雨姐和萱萱姐来了以后的下一个月,也就是12月份中旬,他突然间出现了,我还特意去问了下他的班级里的人,告诉我说,他那个月好像是出了车祸什么的,所以一个多月没来学校,在医院里。

现在好像是好的差不多了,才回来上课的。

听了这消息以后,本能的,我就想去看看他,慰问慰问,本来我是打算叫小胖去的,但这家伙太能讽刺人了,怕长刘海经受不住他的讽刺,就算了,没带他去。想带睿智的麻子脸去吧,又想起来他和长刘海争过萱萱姐,去了以后岂不是尴尬?带谁去都不好,还是带王安民去比较好。

我和王安民说了这事儿以后,他就说会跟我一起去看看,还说,“这么严重?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这小子,真是一点儿不把我们当兄弟了。”

我叹了口气说:“可不是嘛,那有啥办法呢,情伤难以治愈,他估计是想一个人躲起来慢慢疗伤吧,其实,我倒是挺能理解他的。”

我俩晚上的时候,拒绝了和小胖他们一起去吃饭,小胖他们还带了小胖妞,还有几个高一的女生,我发现小胖最近特别风流,还说要给黑大个和麻子脸一人介绍一个女生,还说挺水灵的,叫他们把握好机会,我估计麻子脸和黑大个还没享受过女的呢,所以,还真的就想跟他去,其实也就证明了一点,没有不喜欢女生的男人,只有找不到女朋友的男生。

晚上放学,我俩就堵在学校门口等长刘海,这家伙一直到放学半小时以后才出来,而且,是一瘸一拐的出来的。

我当时就愣了,咋回事儿这是,不是听说好了么,怎么还瘸了,我就上去了,喊了声长刘海的名字齐海剩,然后拍拍他。他看到是我俩的时候,脸色就变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跟见了鬼似的,摆摆手说:“没事没事,”就想走。

哪知道王安民上前就拉住了他,问他,“怎么回事儿这是,就是出车祸弄的么,怎么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咱们的兄弟情分,就只有这点么?”

“我也没什么事,也没啥好说的啊。”

长刘海苦笑,说:“默默,我真的没事,我还得回去呢,真的没事,谢谢关心了。”

说完又要走,我就直接拉住了他了,我说:“长刘海,你就不能说说怎么回事儿吗,就算你不混了,你要学习,也不至于做的这么干脆吧,咱们好歹还是兄弟,你要是不把我们当兄弟,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你现在就走,我他吗不会拦着你。”

我说完以后,长刘海就愣了,然后怔住,呆站在那里,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的样子,他才叹气,说你们来吧。

然后我们就跟着他去了他租的一个小房间,说他在外面住了,没在宿舍里住了,嫌吵,想好好念书,争取以后能考上一院。

他说完这个的时候,我内心感动不已,是的,自从他追萱萱姐以来,从高一对萱萱姐一见钟情以来,一直到现在,高三了,还这样,而且还为了萱萱姐不混了,努力,拼搏。打算以后考上一院以后,和萱萱重新在一起,不然的话,我才不信他这么拼命的努力,只是为了自己!

他让我们随便坐,还给我俩倒了点水,还说,“这里没啥可乐啤酒什么的,就随便喝点儿吧,抱歉了。”

王安民说:“你这说的啥,咱都是兄弟,至于在意你那点吃的喝的么,要吃喝,也不会来这儿,也是我和默默请你啊,虽然咱都不是啥有钱人,但哥几个一起吃个饭应该不是多难的事儿吧?”

进入正题,我直接问他这段时间过的如何,怎么样的,学习如何了,这腿怎么弄的,出车祸是人为的还是怎么的。

他就告诉我们了,他成绩确实没怎么见起色,都高三了,以前的东西怎么补都补不回来,很吃力,还说他用过我给他的学习方法和学习资料了,有帮助,但他本身基本功就这样了,想要很牛逼的逆袭起来,已经很难了。

另一方面就是关于车祸,他说他怀疑是别人要报复他,因为一直以来都是他和萱萱姐是对象,萱萱姐也一直没找其他对象,就算是现在大一了,也没找半个对象。他说,“他怀疑报复的人是秦立。”

这个名字我不陌生,这家伙自从毕业以后,就没再出现过了,我就问他,“怎么着,这货也在一院?”

长刘海说:“八成是,像他这样千方百计想要得到萱萱的,怎么可能会甘心不跟萱萱在一个学校。”

我骂了句:“真贱,他那段时间不是说自己不喜欢萱萱姐么,又找了个骚0货,现在又吃回头草,他怎么就这么贱呢?”

长刘海说,“谁说不是呢。”

我又问他,“因为这个你就怀疑是他派人撞的你么?”

长刘海摇头:“不光是这个,撞我的人虽然逃逸了,但后来有人警告过我,让我离萱萱姐远点儿,还有秦立毕业之前,我和萱萱姐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来警告过我。所以综合一下,我就觉得,多半是他干的。”

我骂了句,“这家伙真贱,你等我告诉萱萱姐的,让她以后都别理那孙子了。”

长刘海说:“不用了吧,萱萱姐快考试了,他们大学挂科听说很严重的,要出补考费什么的。而且很贵很贵。”

那个年代跟现在不一样,现在补考大部分都不用交钱了,而那时,一交就是好几百,好几百就相当于我们一个月的生活费了,那可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我心里越发的感动了,没想到他居然可以想到这一点,他为了萱萱姐做的,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如果他俩还不能在一起,我觉得真的是没天理了,我拍着长刘海的肩膀说,“你放心,长刘海,这事儿,我会给你查清楚的,我会让秦立吃不了兜着走了,就算抓不到他的狐狸尾巴,也能让他派来对付你的人没有好下场,让他们都知道咱们兄弟不是好欺负的。”冬估台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