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埋伏秦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刘海怔怔的看着我,没有感谢,也没说啥激动的话,倒是说了句很莫名其妙的话。说,“唉,反正终究也不是我的人,我再怎么费心费力,也只是给人家看着而已。”

我问他:“说啥呢,什么不是你的人,”

他就说:“没什么没什么。”

告别他了以后,我就特意找了人查,毕竟咱也是个堂堂城南那边势力三个势力之一的小老大。搜集点情报什么的,刘子铭他们也不能说不给面子吧,刘麻子的手下好像是知道了这事儿以后,还主动要求帮我查,说只要给他三天功夫,就是死了的鬼,他也能查出姓氏名谁埋在何处该飘往何方。

不得不说刘麻子在解放县城有点本事,他的手下也有不少是土生土长的解放的人,要打听点儿什么事,确实不在话下。

没要三天,两天半的样子。那天下午我在家里休息,就等到电话了,是个陌生电话,我接起来以后对方就问我是不是默哥,我说是。他就说:“找到那撞长刘海的人了。”

一听这话我就跳起来了。说是吗,在哪儿?他就说叫我来,可以让我看到他。

没多会儿,我就打了个车往那个地方赶去,是个长相老实的,开着大卡车送货的男的,看样子也不像是故意肇事的人啊,那么一个老实样儿,怎么可能呢。

可是叫我来的那个刘麻子的手下,很有江湖经验,在那嚷嚷着。说了一些威胁的话。还说我是什么牛逼的后台的家庭的公子哥,让他赶紧的说明白,不然的话,死的很难看,还说我这样的大家族的人,杀个人就跟玩似的,死了的人律法也管不着。

最后成功的忽悠到他了,他就全都说出来了,不过他确实也不知道什么,有人来买,他就顺便做了,也不是杀人什么的,就只是让他受伤,最好是缺胳膊断腿什么的,最后他也调查过了,长刘海就只是骨折了下腿,其他地方没毛病,他也就放心了,心理压力就放下了。

一听说我是被撞了的男的大哥,立马就吓坏了,再加上刘麻子手下的那些威胁的话,立马就给我跪下了,说:“大哥,大哥,我不敢了,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您就放过我吧,求求你,我也就只是为了挣口饭钱,不容易,求你放过我吧,我一时糊涂,你兄弟的医药费,我可以全部出,可以吗,另外,你还要赔多少钱,你说就可以了,就只求别把我送到警那里去啊。”

看他这样挺可怜的,我觉得也挺可笑的,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就让刘麻子的人逼问他,让他说出雇主的联系方式,查到了,但不是秦立本人,而是秦立拜托的人。这人嘴巴可是严多了,做事也不那么莽撞,一直不肯说。

直到后来用极刑来威胁他,他差点以为自己做不成男人的时候,这才说出来,说是秦立。我骂了句草,果然是秦立,还叫他帮我把秦立给约出来。约的办法很容易,说是他还想给秦立做一次事情,说这次对付的人叫许默,还说那萱萱姐好像真正喜欢的人是许默,是他托人打听到的。

这是我叫他骗秦立出来的方法和理由,所以故意这么扯谎的。

秦立一听果然骂了声:“狗杂碎,果然是他,我说怎么的呢,长刘海受伤这么久了,她不但不去看,反而一点音讯都没有,根本就不像是情侣,太奇怪了,原来问题出在这儿啊。”

后来他就被骗出来了,到了解放县城的一个山头上,让那人说,把我已经绑到山头上来了,还拍了照片发给秦立,秦立一看信以为真,就说马上就到,马上就到,还问那人要多少钱。

那人就狠狠说了一笔,显得真实度高一点,不然怕秦立不相信不来呢。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们就安心的在那等着秦立送上门来,没想到,这货倒是挺机智的,就是怕那个接头人敲诈秦立钱财,所以带了几个高手过来,好像都是省城来的,这也是我所没有料到的。没想到秦立他家在省城也有势力,来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不妙了,不过幸好,我给螳螂哥事先打过招呼了,不知道他现在来了没有,但只要他答应我了,那我的安全就肯定可以保证,只要我的安全保证了,其他人还有这几个接头人的死活关我屁事,反正他们都是秦立的帮凶,能死一个死一个,我还更开心呢。

我一直没露面,而被捆在里面的,也是刘麻子手下找的一个替身,怕我受伤,我一直躲在后面的一棵大树后面看着这一切。秦立来了不久,我就发现这小子好像是换了造型了,染了头发,弄的不伦不类的,倒是还挺帅的,但我就是觉得忒恶心。来了没多久,就开始嚷嚷着打开黑沙皮袋子,让他看看许默,还上去踹了几脚,那里面的人可怜的呜呜叫,哭着,然后被他狠狠的打了一顿,他还在那嚣张的大叫,说:“许默,草泥马,让你跟我装,你再装啊,你再装啊。”

整的在这边的我牙痒痒的,倒是那刘麻子的手下跟我说,“别急,默哥,等会儿有你出手的时候。”

过了会儿,秦立要求打开沙皮袋子,想看看我的惨样。那人不肯,说:“你得交出什么什么钱,”

就开始讨价还价了。秦立倒是大方,说自己没带钱来,就是来打人的。还说什么我又没答应你们抓住了这人就给你们什么。然后那接头人脸色就变了,就指着他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出尔反尔什么的,然后双方就打起来了。接头人还喊,说:“许默,快出来,打起来了。”

因为秦立带来的那些高手身手不错,打起来挺猛的,他的人不是对手,他这么一喊,我不出来也得出来了。

倒是秦立在那愣住了,直接傻眼了,看到我的时候,又看了看沙皮袋子里的人,然后疯狂的撕扯掉了沙皮袋子,看到不是我的时候,都快疯了,过去就是几个耳刮子扇在接头人的脸上,说:“你他吗的贱不贱,骗我,我他吗弄死你。”

他带来了几个高手,分兵作战,挺厉害的,打的接头人和刘麻子的人无还手之力,倒是刘麻子的那个手下好像是有点先见之明,吹了个口哨,来了个稍微厉害点的人物,但在秦立那么多高手的面前还是没啥鸟用,打一个还行,被围殴就没戏了。

那刘麻子的手下还看着我说:“默哥,要不赶紧跑吧,这家伙叫来了不少练家子。”

我就摇摇头说:“不用,我有杀手锏。”

他不知道我说的是啥,以为我疯了,就站在那里看,而我已经冲出去了。

我的身手,怎么说呢,比小胖他们好,也渐渐赶上黑大个了,但要跟这些高手比起来还有点差距,但我为啥不怕呢。

因为一把刀差点砍到我的时候,一个人影蹿了出来,挡在我的面前,说:“默默,你玩的过火了啊,我说过,我不管你这些闲事,只管你的安全。”

我就给螳螂哥赔笑,说:“螳螂哥,就这一次,就这一次行吗以后再也不麻烦你了。”冬估尽扛。

他就哼了声,说:“下不为例,老子现在又不是你的贴身保镖了。”

倒是那几个高手,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螳螂哥,好像是见了鬼似的,问他,“你是什么人,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

其中一个高手,眼神里带着点疑惑,看着螳螂哥,最后走过来,指了指螳螂哥的爪子说,“你,你这是螳螂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