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8章许默你不能废他/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刘麻子的手下还看了看我说,“默哥,你那哥们的腿没那么严重,要么就算了吧。这么多钱,不拿白不拿,再说了,你和那哥们平分不就行了么,而且我看这家伙随口就可以拿出这么多钱,估计他在省城也有点地位的,是不是不要树敌太多的好?”

我不屑的看着他,这家伙就是想要钱嘛,说的那么好听干什么。我冷哼说,“刘麻子就是这么教你们做人的么,对兄弟的仇,用钱,就能化解仇恨了,是么,难怪刘麻子会选择退居城北势力不敢出来跟刘子铭他们斗了,教出来的手下都是这样的没骨气。”

我说完以后,那刘麻子的手下老脸红了下,也就没敢再说啥了,而是把铁棒递给了我。

秦立这时候知道怕了,嘶吼着,“许默,放过我吧。我感谢你一辈子,你别打断我的腿。”

我冷笑一声,说:“晚了!”

我的棒子就狠狠的往下一挥,可是,就在我的棒子挥动下去的那一刻,我发现,我没打中什么东西,倒是好像棒子在半空中停滞住了。

可是等我低下头一看,却发现是被人给抓住了棒子的中间的杆子,使得我没办法继续挥动下去击打在秦立身上。

我一看,是那个接头人,就是他给秦立办事,传话,以及策划撞人事件的。他冲着我摇摇头说,“小兄弟,做事留一线。你都已经把他打成这样了,还是不要再动手了,我虽然不知道秦立他家在省城到底是什么地位,但我劝你,还是到此为止为好。”

“滚开!”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让刘麻子的手下把他给驱赶了出去,我气得不行,那接头人,还被刘麻子手下几个人围起来打,一边打还边骂,说:“你知道我们默哥是谁吗,省城枫少的弟弟,还有谁是他得罪不起的,草。别他吗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那接头人听了以后,愣了,还看了我好几眼,然后就被拖到一边去打了。

我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这一幕以后,我更加坚定了决心。要打断他的腿,他此刻满脸都是血,不停的给我求饶,希望我放过他,还说以后再也不会缠着萱萱姐了,他不喜欢萱萱姐,就只是想玩玩她罢了。我听了这话以后越发的愤怒,直接一棒子下去,劲儿还不大,但他已经惨叫出声了,听着他的惨叫,我大吼,“你他吗的,我今天不废了你,我就不姓许。”

我找了个位置,打算重重一下,直接废了他的腿,可是,一个具有穿透性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停手,许默。”

如果是别人的声音,我鸟都不鸟,直接下手,可是仔细一听,这声音是螳螂哥的,他怎么回来了?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回事。

我的手停住了,他立马飞奔过来,没两步就赶到我这里了,然后,握住了我的手,把我给拉到了一边。我问他,“螳螂哥,你怎么回来了、?”

他说:“先别说这个,先把人给放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说,“什么,放了人,你不知道我和他的仇怨吗,你还叫我放了他,不可能!我必须废了他。”冬讨共弟。

“你必须放了他!”

螳螂哥冷冷的道,他的声音很坚定,不容我否定的声音,我的身子微微颤抖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螳螂哥这么坚定的跟我说话,同时我心里也在怀疑,然后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你帮我把他的人都给打败了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那是我不知道他的身份的时候,但现在,你不能动他,赶紧送走他。行了,这事儿不用你来了,我来帮你善后吧,你先走。”

他看着我说。

我说我不走,我眼神炯炯的盯着他说,“螳螂哥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他到底是什么人,为啥我就不能碰他,他废了我的兄弟的腿,我就不能废了他的?”

“行吧,告诉你也没什么,迟早,你也会知道的。。”

“省城四少之一,秦家的秦先生,是他哥,秦家家主是秦立他爹,你懂了吧。他家,可是可以跟江家媲美的存在!”

他说完这话以后,我整个人都呆滞住了,我曾经听苏平说过,当时我要干秦立,苏平就跟我说,秦立虽然不混,但他家里有钱,有势,但我却不知道他的势力到底是什么。

而接头人刚刚警告我,我也想过,也许他不过就只是省城的某个富豪,做生意的有钱土豪而已,直到螳螂哥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才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我呆呆的站在那,而螳螂哥已经走过去了,把秦立给扶了起来。客客气气的送走,当时秦立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变了,估计觉得很奇怪,为啥我们的态度突然大转弯了。送走了他以后,螳螂哥才叹气跟我说,“别看他只是秦家的老幺,比不上秦家大儿子秦先生,也就是四少之一,但他始终也是秦家的子嗣,就是疯子,也得给他家八分面子,你说说,就算是老幺被你把腿给打断了,秦家会放过你?到时候,疯子保不保得住你,还是两说。”

我震惊了,吗的,怎么会这样,他的身份怎么是这个,怎么他从来没说过。后来我才知道,秦立是自卑,自己的哥哥那么有出息,那么牛,所有的光芒和荣耀都在他一个人身上,所以他才觉得自己是秦家的儿子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也不起眼,也没啥好说的。至于他为啥可以那么有钱,现在我可以理解了,这样的家族如果连十几万都拿不出来保一条腿的话,那也就太寒碜了。

我回学校之前,螳螂哥让我这几天就呆在学校里,家也别回了,至少学校还可以保住我,就算有人要来报复,也不敢在学校这种地方动手的,还说他会去问问疯子哥到底该怎么办,而我在学校,也不方便打电话给疯子哥问,也就只能一直等消息。因为12月份快一月份了,又是一次期末考,这次期末考如果我再考那样的成绩的话,我可能就是被刷下重点班了,班主任因为这个来找过我聊过,说:“许默你怎么这样了?”

我就苦笑,说:“我不是不努力,而是我也没办法了。”

我就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了一遍,他这才愣了下,叹气,看着我说,“你看看,你看看你,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高三跟高一高二不一样,多少学生高一高二崭露头角,高三就萎靡不振,这样的例子每年都有不少,我以为你可以是特例,没想到,你也还是步了这样的后尘。”

是啊,很早的时候,不光是他,就是其他的老师也都说过我这个问题,说我太骄傲自满了,但我每次一努力都能起来,一直持续到高二下学期还是如此,很多老师都以为自己看错眼了,或者觉得我太天才了吧,可我哪想到,在高三以后的这些内容,比高一高二的难度成几何倍数的增加,我想再那么轻轻松松就获得级部前三十名,真的是不可能了。看那些难度就知道了,不光是我,还有包问他们这些原本都是重点班的学生。最后都难免被刷到平行班上去。

两天后疯子哥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小心点,最好这几天都别出门,他倒是不怕秦少对他做什么,主要就是怕他对我做什么。不过让我放心,因为我也没真的把秦立的腿给打断,对方应该也不至于把我给弄残什么的,最多就只是教训一下。所以螳螂哥叫我最好别出门,没被那些人抓到,应该就不会发生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