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2章夏梦发现我和赵明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来我找了个时间,问了下萱萱姐,是用短信和电话的方式,因为她也想知道我和欢欢的事儿。我给她说了以后,她也就给我说了,她和长刘海,确实是已经分手了,好像是感情没有了,还叫我别问她俩的事儿了。

我就跟她说,叫她多去慰问一下长刘海,我看他好像很伤心很难过的样子。

哪知道我这么说了以后,萱萱姐居然生气了,说:“你管好自己的事儿就行了。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还顾别人的事儿,闲的吧。”

挂了电话以后,我挺郁闷的,心想我也就只是想帮一下长刘海,没别的意思。再说了,我也挺看好他俩的感情的,就算没感情了,也不至于当仇人啊,结果还这样给我甩脸色看,想想,也是挺无语的。

我也就懒得去管他们的事儿了,反正缘起缘灭,都是他们自己的福气,就好像我和欢欢似的,我确实是自身难保,还有啥资格说人家呢。

欢欢还跟我说过长刘海。说:“以后不来你班上找你了,你那个同学老是盯着我,不友善的表情。”

我就跟她说了,“他跟我前女友的感情挺好的,估计是觉得,你懂得,对吧?”

她就看着我说,“他不会是喜欢你前女友吧,不然怎么这么敌视我?”

我就苦笑说我可不清楚。她就说:“肯定是,这样的事儿,在电视剧里屡见不鲜,都不待见现女友。”

长刘海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欢欢生气,我还去给她道歉了好几次,这才让她勉强原谅我,在一次小胖小胖妞组织的娱乐活动下。她和我的感情才算是再次升温,我还答应她说,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说她的闲言闲语。之后我俩合唱了一首歌,最后和好如初了。

不过事儿是止不住的,我想拦,也拦不住,就好像风言风语要传,最后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后果是很严重的。

就比如,某些人。

那天,刚好是周末,早上的时候是上早自习,一早上都是自习。自己做题,不做题的,也得呆在那,看看小说什么的,只要别被老师发现就行。

那天早上老师也没来,我就让欢欢过来,陪我和小胖玩,我们仨可以斗地主玩玩,小胖说行啊,叫小胖妞也一起来,我说:“来个毛线来,这么多人凑一桌麻将啊?”

小胖说:“是啊,”

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没啥办法,就让他们来了。

欢欢来的时候,还说外面有人,叫我出去接一下她,假装是这个班的,一起进来,不然不好意思。

我觉得挺好笑的,就下楼去接她,可是,等我和她一起上楼,经过七班那边的楼道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她刚好过去上厕所,我脑子一抽,差点吓尿了,因为这人是,苏然!

这个大嘴巴!

她看到了我和欢欢一起上楼,欢欢还贴着我,任谁也能看出来我俩有点什么,而看到她的那一刻,我下意识的把欢欢推开了,差点害的她摔倒,我很害怕,害怕苏然看出来我俩有什么,我发现我的智商真是堪忧,吗的,我们高三还有不少定时炸弹的,我干啥还让欢欢过来啊,我太二笔了吧。

欢欢差点摔倒,就哎呦了声,说:“你干啥啊,默默,你故意的是吧,那我不去你班上了,气人!”

她没看到苏然的眼神,我看到了,她的那副你有种的眼神,你完蛋的了眼神,我吓得喘不过气来,她下去上厕所了,而我,则是把欢欢赶紧的往上面拉,也顾不得她的疼痛了。

到了楼上以后,她喘气,说:“你干啥啊,你放开我,疼死我了,怎么了你?”

我就找借口,说:“刚刚看到年级主任了,吓我一跳,我怕她看到我俩处对象,所以用力推你一下。”

她说:“哪儿呢,年级部主任?我咋没看到?”

我说:“你肯定没看到了,你是近视眼,他在对面那栋楼的楼道上呢。”

她就说:“哦,是吗,那赶紧的进教室啊,他就看不到了,快点的。”

我哦了一声,然后就心惊胆战的跟她进去了,有点刚从鬼门关回来的感觉,小胖他们看到我了,就说:“怎么才来,小胖妞就进来了。”

我一看,可不是吗,小胖妞都进来了,然后小胖妞拿了两副牌,说:“赶紧的,摆上。”

其实,我们高三年级,除了重点班,其他班级后排的人打牌下棋抽烟的,都有,不止一个班级是这样,哪怕是平行班也是如此,差班更是如此,这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了。

而且很多老师一开始会管,后来就不管了,就只有班主任会管,最后,好像是高三的最后一两个月,班主任都不管了,你爱逃逃课就逃吧,反正都这样了,只要保住那些升学率高的高材生就行了,其他人,他们就懒得管了,都三年过去了,还有啥说的,能自觉的自然是会自觉。

所以我们就开始打牌了,打牌的时候,我就心惊胆战的,想着刚刚的苏然,她肯定是看到了,再加上我们这段时间,我和欢欢挺高调的,只要是认识我的人,和我混的人,大部分都知道了,我和欢欢应该是处对象,就算不是处对象,也是暧昧关系,不然不会这样。冬司引才。

所以她估计也能听到一些闲言闲语,再加上今天的所见所闻。完了,这下完了,以我对苏然的了解,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而我,则是在安慰自己,她不是早就说了么,我和夏梦分手以后,就互不相干,我也不去找她们,她们也不会来找我,所以,她估计会为了面子问题,不会来找我什么的吧,都分手了,哪怕抱不平,也是夏梦来,轮不到她来吧。

我就这样安慰自己,导致输了几次,小胖就骂我说,“默哥,我不跟你一边儿了,我跟我媳妇一边,你跟你媳妇一边儿吧,我受不了你了,你这是玩牌还是找虐啊?”

整的小胖妞在那高兴死了,说:“数钱数钱来,愿赌服输,别想赖账啊。”

我有点无语,我说:“不就那么点儿钱么,输了就输了呗,大老爷们的,输给你媳妇儿点钱,有什么的。”

小胖就骂我说,“真没出息,默哥,我以为你不会故意输给你媳妇儿,哪知道你还真故意的,我不跟你玩了真的,我不跟你一边了。”

我说:“爱跟不跟。”

“呵呵,打情骂俏,玩的挺好的啊。”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我当时听了咯噔了一声,因为这声音挺熟悉的,不是班主任的,班主任的声音,我都觉得比这个好听,顶多就是把牌给没收了,可是这声音来了以后,我就知道不妙了。

苏然!

这么快就来了。

而更加让我心惊胆战的是,她拉着的人,她用手拉扯着的人,居然是夏梦。

她把夏梦给拉扯进来,说:“你干啥,你不是说你想进来看看么,你就进来看看吧,你一直想着,等着,念着的男人,是什么禽兽,这就找了个新对象了,还把你当什么了你说说,据说,还是个高一的小妹妹,人家是嫌你老了呢,还是珠黄了呢?梦梦,你醒醒吧!”

她摇着夏梦的身子,夏梦的脸上都是泪水,我心底很难受,我一步上前,拉着她说,“梦梦你怎么来了,苏然,你把她给带走,我可以解释的,这些事,我都可以解释。”

“解释个屁!”

她骂了句草,然后走了过去,就要打欢欢,还骂了句,“奸fuyinfu!”

一巴掌就甩了过去,哪知道,这一巴掌没甩到人,却是被小胖妞给接住了,我以为会出事儿呢。

小胖妞冷冷的盯着苏然,说:“哪儿来的骚娘们,在这儿撒泼呢,要撒泼,回家对着你老公撒泼去,别在这儿啊,打人,还得问问我同意不同意,你打我姐妹儿,找死不是?”

小胖妞还报了个名号,那会儿小胖妞她们在高一也是混的比较明白的,女帝走了以后,高一就她们几个和一些男的说了算,剩下的就是小熊接管,她们的地位挺高的,也不怕苏然,张口闭口的就骂起来了。

苏然看自己讨不到便宜,拉着哭啼啼的夏梦,就指着我,说:“许默,你干的好事,你干的好事!”

我说,“苏然,你别冤枉我,我可以解释这一切,我可以解释,还要我怎么说。”

“梦梦,你别听苏然瞎说。”

“我瞎说个屁,人家都看到了一切!梦梦,你说是不是?”苏然拉着她说,“走,走,看到这俩狗男狗女的,我看了就恶心,走!”

你他吗说谁狗男狗女呢,有种的别走,站着再说一遍。小胖妞还张狂呢,我拉了她一把,她就没说啥了,倒是这苏然,咔咔跑到黑板上,拿了个铅笔,写了个许默、赵明欢,狗男女。

然后扬长而去,给赵明欢和小胖妞气得半死,当场就打算找人去干她们的。我赶紧的拦住,说:“别,别行了吗,小胖,你赶紧的说说她们两个祖宗,这样非得闹出事儿来不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