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欢欢遇难/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胖也认识夏梦,当初还是小胖一个初中的呢,他能体谅夏梦的苦楚,就叫小胖妞停止吧。还说,“这事儿,默哥会自己解决,不用你们了,然后还警告小胖妞说,你要再去找那个什么夏梦和苏然的麻烦,咱俩就吹了。”

看的出来,小胖妞挺在乎小胖的,是真感情,就没敢忤逆小胖的话。而是伤心的带着欢欢走了。

欢欢走了以后,我就给她发短信,跟她说:“那是我以前的女友,叫夏梦的,你要是对她不熟悉,可以问问。小胖也认识,人品不错的,肯定不会对她们怎么样,叫她们放心就行。”

欢欢说相信我,说,“默默,我知道你的人怎么样,你不用解释那么多,那夏梦也是个美女,是你前女友很正常,我也知道,我的男人这么优秀有那么多女孩喜欢。我还挺高兴的,你放心吧,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我当时感动的快哭了,我说,“我该怎么感谢你这么善解人意。”

她就说:“不用,只要你能一辈子都爱我就行了,”

不知道为啥,听了她这话,我就心底发虚,为啥,因为我感觉我是真的做不到啊,她这话,真是让我有很大的压力,你要说让我对你好,可以,我可以一辈子对你好。但一辈子都爱你,那璐璐怎么办?

她看我没说话,就说,“你要了我的身子,对我一辈子好,难道不行吗?”

她这话一出,我又没话说了,我们那个年代虽然不是啥封建年代,比较开放了,但是,对这个观念还是比较传统的。

要了人家的身子,不跟人家过,那叫什么人。那叫强j犯!那叫犯罪,那叫畜生!

我只是叹气,说:“你真好,欢欢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她就说:“不行,我得听你说爱我,你说,你不说我不睡觉。”

我就只能说,“我会爱你的欢欢,一辈子。”

我故意把话断开句子来说,就是怕自己有一天没有做到,天打雷劈劈死我。她听了我的话以后,安心的睡去了。

可是谁说落花无意,流水就肯放过你了?

欢欢、小胖妞这边,我倒是联合小胖,一起安抚啊,哄骗啊,等等,工作都做的很好了,确定她们不会去报复了。也就是说,她们明明是受了委屈被人找上门欺负的一方,差点挨打的一方,被人叫做狗女的一方,她们都忍了。

可是,有的人却不识时务。

那天以后,我还给夏梦那边发了信息,可是她一直都没回我,电话也不回,后来好像是把我给拉黑了,每次我打,都是通话中。

倒是苏然,我给她联系,她直接给我三个字,“你有种。”

我跟她打电话,她就来了句,“你也不怕遭报应,这样对我们家梦梦,你不是说了,如果没有璐璐的话,会选择跟我们家梦梦在一起么,呵呵,这话,是你跟她保证过的吧,可是呢,那个高一的女学生是怎么回事?”

我确实说过这话,我就跟她解释,说:“我可以当面跟梦梦解释的,只要她肯见我。”

苏然却说,“不必了,以前梦梦和你分开,至少还对你有情,但现在,她彻底的斩断青丝,以后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眷恋,你也别来打搅她的学习了,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不去计较你什么,也希望你别再来了。”

我本来打算告诉她说,叫她别找欢欢麻烦,但她说的这么有道理,我无言以对,好像确实是我做错了很多事似的。我也没啥说的。

那之后的一个礼拜,相安无事,我和欢欢倒也过的挺好,而我,进入了总复习的最后一阶段,一次模拟考试算是开始了。马上第二次第三次以后,就是高考了。

想想去年的时候,我还笑话小雨姐,现在想想,自己走到这一步了,确实是会感到莫名的紧张。

想起当初的王语音还有后来的芮帆,还有黄卷毛,还有小雨姐和萱萱姐,他们一个个都从这里毕业了,如今到了今天,到了我们的时候,我莫名的感到害怕,害怕毕业,毕业前的恐惧症。

当我和小胖他们聚在一起,聊这个的时候,确实他们也是这样的感觉,我当时觉得很奇怪,说:“你们又没努力学,都是在混日子,还怕啥,还有啥舍不得的?”

其实后来和他们聊了以后,我才知道,不光是那些学霸、成绩好的会留恋母校,,那些成绩差的,哪怕是天天逃课的,也是很留恋母校。

很多人,就像是小胖这样的,最后一个学期,经常在学校里,哪怕不上课,也在班上呆着,因为,能在学校里呆着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哪怕是混日子,看看风景,也在学校里呆着。哪怕是多看看老师那张臭脸,多听听他们的讲课的催眠曲,睡上一觉,也是好的。

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其实后来毕业了,我也确实想过这些,觉得,挺舍不得的,有时候,学校教学楼下面的那个老厕所里的味道,我都觉得与众不同,因为那是老厕所,没修建过的,好像有十年的历史了吧,那味道,哎,不说了,后来倒是有点怀念了,现在想想,真是贱得慌,当年不珍惜在学校里的日子,出来以后却总是想念,不是贱是什么。

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日子,想起同桌的你,想起那些年一起追过的女孩,等等,所以才有了那些大作家的诗词歌赋,让很多八零九零后争相追捧,就因为,怀恋青春,怀念青春。

青春的死胡同,谁都走过,谁都错过,谁都路过,那些再也回不去的过往,那些一起傻比的岁月,比现在牛逼哄哄的岁月,好太多了。冬司引圾。

那时候我们中午放了学,也不逃课去网吧了,也不别的地方了,大中午的,就摆几个凳子,在学校的教学楼下,晒太阳。

真的是贱得慌,因为三四月份了,快到夏季了,太阳挺烈的,我们还觉得挺爽的,就一个劲儿的晒,有些老师和学生看到我们都说有病,还问我们干啥呢。

我当时特装逼,迎着风,把自己的那少许的刘海给弄的飘起来了,然后闻了闻空气里的清新味道,我说,“我们不是在晒太阳,是在感受青春。”

小胖他们就笑我,说:“默哥就是默哥,不愧是大文豪,不然怎么成绩曾经拿过级部第一呢。”

我就踹他说:“你再奚落我,我就干死你的。”

当然了,我们偶尔无聊了,还是会去逃课,那阵子我就真的变成坏学生了,不逃课,就不好玩了,虽说舍不得高三,舍不得解放母校,但,还是想逃,觉得不逃课就没意思了,不逃课的学生时代,就不圆满了似的。

另一方面,欢欢和夏梦的事儿过了一个礼拜左右,还是出事儿了。

那天,我和小胖他们是逃课出去网吧玩,五连坐,打澄海还有守卫剑阁什么的,挺有意思的,就一直玩。也没在意有人给我们打电话,后来玩过了,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小胖才给我说,小胖妞打了他好几个电话,还发了信息说欢欢出事儿了。

我当时就慌了,说怎么了,然后我也看手机,果然,欢欢给我打了不少电话,小胖妞也打了,估计是我们玩的太入迷了,也没看到,更没听到。

小胖就把信息给我看,我当时就火冲天了,说是上次那个狗女的,居然把欢欢给绑去了,还说得教训教训这个第三者。

我就急了,问小胖知道不知道在哪儿,还叫他叫小胖妞问问在哪儿。

小胖说,“打不通,不知道去哪儿了,不过小胖妞说,发生事情的地点是在校门口,那些人抓了欢欢以后,小胖妞应该是也去组织人,去追了吧。”

既然发生在校门口,找目击者什么的,也不好找,还不如直接问小胖妞的姐妹,找了一圈儿,总算是有一个人知道,小胖妞回了寝室以后,就火急火燎的,砸了个玻璃瓶就说,“带人,带家伙,救欢欢去。”

但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我知道没办法了,我只能打电话问苏然这个贱人,肯定是她干的,我想不出有别人。

而我打电话过去,没接,直接给我挂了,倒是发了个短信,说:“要救人,来七里墩。”

我们那七里墩是个酒吧,挺乱的,是在城西的一个地方,既然是城西,我倒是挺不在意的,是刘子铭的地盘儿,他虽然不算是我的小弟,但我们之间也是盟友关系,在这里发生啥斗殴,想必我的面子是可以卖的上号的。

看到这短信以后,我就去召集人马,叫上了小胖他们,一起去,带了不少人,大概有二十来个,家伙也不少,浩浩荡荡往七里墩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