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4章原来是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那里的酒吧里以后,小胖就给小胖妞打电话,但是没人接,王安民说。要不直接闯进去问问吧,既然对方是等我们来的,肯定是会留眼线在这儿的。

于是小胖就招呼小胡子去问,小胡子就去问那里的前台迎宾,那迎宾长得还可以,小胖就说这小胡子不会被人家给勾上了,就忘乎所以了吧。我瞪了他一眼,说现在不是来开玩笑的。

过了会儿,小胡子回来了,说对方啥也不知道。没听说有人约我们,还问我们开不开个台喝酒什么的。

我还想着联系一下苏然,哪知道就听到里面乱糟糟的声音,不少人在里面乱哄哄的,好像是在围观什么似的。

王安民说默哥,快来,好像是小胖妞她们。我过去一看,果然是她们,此刻的她们正在和几个男的在打架,也不能说是打架。对方有男生也有女生,也不能说是打,只能说是在彼此之间推搡,打不起来,但饶是如此,小胖妞和她的几个姐妹也是吃了不少亏,因为对方人多,再一个。这里不是她们的主场,被欺负是当然的。

小胖妞和她们一边打,一边撕扯头发,有的女生的罩带子都被扯出来了。不少男生在外围围观,嚷嚷着好,说:“赶紧的继续扯啊,扯出来才好呢。”

小胖妞那些女的,也有不少长得好看的,在酒吧的男的,能有几个是正常的,都是想看点儿带颜色的东西来的,这会儿能看到有女的干仗,干的带子都出来了,不惹得他们兴奋才怪。

当然也有不少是对方的人!

我们定了定神,这才听到和小胖妞她们打架那伙人,似乎就跟绑架了欢欢的人有关系。我赶紧的抽身上前。逮住了一个女的,就问她:“知道不知道欢欢在哪儿?”

那女的长得一般,和小胖打的火热,瞧见我来了,问我是哪儿来的瘪三,还想用酒瓶子甩我一脸,可是我没给她机会,三两下就把酒瓶子给她弄下去了,然后逮住她的手,让她没办法反抗了,她这才知道眼前来的人的厉害,因为我的人也已经制服了不少她的人。

她就嚷嚷着问我们是什么人。我就说,“还用装吗,把人交出来,是不是苏然叫你们来的?”

小胖妞看我们来了,底气十足,本来还被压倒性的打,现在看到我们制服了她们,就上去咔咔放倒了几个,还一边扯着刚刚的那个女的头发,狠狠的扇了她几巴掌,说:“你刚刚那股傲气呢,刚不是还很叼的吗,过来啊,来干我啊!”

那女的被我们的人制住,没办法,只是咬着牙瞪着小胖妞说:“你有种的把我放开,咱们单挑,别整那些没用的。”

那小胖妞还哈哈一笑,说正合我意,说:“默哥,你放开她的,你瞅我不扇死她她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叫她们都住手,然后跟小胖妞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咱们得找到欢欢来,她们是什么人?抓欢欢的人?”

我问完了以后,小胖妞她们就都愣住了,说:“不是,只是来这里的时候,来找人,被她们给拦住了,然后双方人就打起来了。”

我真是想两眼一抹黑,弄死这小胖妞来,就在这时候,小胖过来了,有点心疼的看着小胖妞,还摸着她的手说亲爱的有没有受伤啊,整的好肉麻,我说赶紧的别墨迹这些了,找人要紧。小胖和小胖妞还想教训那几个女的,被我给拦下了,说:“等会儿有的是时间教训她们,先带上,去找人要紧。”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里走来了一个酒保模样的人,他看了看我们人群里面,问我们说,“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许默的!”

我立马上前一步说:“我就是许默,你找我是?”

他说:“有人叫我来找你一下,”

说:“让你一个人过去,不要带这么多的人。”

我大吃一惊,心想肯定是苏然的人,就问他人在哪儿呢,他指了指马路对面说是在马路对面,我问他是男是女,他说是个男的,说让我过去再说。

我心里着急,小胖他们也很着急,我说我先过去,咱们电话联系,老规矩,要是有事儿我点拨通了,不通话,你们顺着我的指使来就行了。

我说完以后就直接出去了,到了马路对面以后没人,左右看了看,才有个人来接应我,说你过来的,我问他是谁,他说:“你是不是许默?”

我说是。他就说:“那就对了,跟我走吧。”

我就跟着他走,在跟着他走的时候,我打量了下他,大概十八九的样子,好像比我大点儿,应该是那种辍学在外面的校外混混。我问他是混哪儿的,他没搭理我,只是一路带着我到了个车站,过了没多久,来了辆金杯车,就让我上去。

我当时皱了皱眉头,看到马路对面小胖他们跟着我,我看了眼他们,希望他们会叫车跟上来吧。

我就上去了,上去以后发现车后面有三四个大汉,都是那种彪形大汉,很有劲儿的,一上去,就把我制服了,我没怎么反抗,可是还是弄的我挺疼的,天气比较冷,这些家伙还把车窗开着,还把我给捆了起来,可是我的衣服却是开着不少缝隙,冷死我了,我就让那个一开始带我来的小混混帮我把衣服给弄下去点,他就不搭理我,另外一个彪形大汉说:“就这逼样还是学校老大呢,没一点反抗能力,老实呆着吧,冷不死就成。”

我心里骂了千万句,等我自由了,我真想直接干死他丫的。也不知道车开了多久,也不知道小胖他们跟上来了没有,反正我的手机是被收了,手机的短信也没发出去,我估计我这行是凶多吉少了,但好歹我知道主导人是苏然,我好好求求她放过欢欢,估计还是有的商量的,不至于没的商量,就把我给干死吧。

而这些家伙估计就是花钱请来的枪手,没啥跟他们好说的,没多久,就到了,像是个山头。那个年代特别搞笑,打架、群架、绑架,动不动就是山头、废弃工厂、野林子。也就是这些地方比较空旷,而且警方一时半会儿也赶不过来,好干仗。但现在就不一样了,很多山头都被征用了,住房都不够,盖房子都盖到郊区去了,不少山头都被夷为平地了,更别说什么废弃工厂了,很少,得开到郊区以外才行。

到了那以后,我就有点难受,我说:“哥们,能给我松开不,我来是谈判的,不是来受罪的吧,给我松一松绑,也不至于要勒死我吧?”

有个彪形大汉骂了句草,你墨迹啥呢,一拳头打在我肚子上,我那会儿没吃什么饭,还饿着呢,肚子里一股的酸水往上冒,嗓子眼和嘴巴里苦死了,因为这一拳头,我难受死了。

草他吗的,不松就不松呗,至于这样吗,得让我知道了你们是哪儿的势力,我得教训教训你们得。

没多久,我就被带到了一个山头,旁边就有不少树林围绕着,我心里想着玄乎,刚刚开车那么快,也不知道小胖他们有人追上了没,手机被收了,我怎么联系他们,恐怕我被弄死在这儿都没人知道吧。

那校外混混打了个电话,没多久,就有人下来了,有个男的,脑袋是光头,我看着挺新奇的,在他旁边,就是苏然,在苏然旁边,还有个人我很眼熟,王烈奇!夹大宏圾。

草他吗的,当初,我怎么救她们的,当初这王烈奇怎么对她们的,真是三十年河东河西,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骂了句:“王烈奇,是你!”

他就呵呵一笑,拍了拍巴掌说,“默老大,好久不见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