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少林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不光是他,我还看到了另外一个熟人。烟花烫。

这些狗日的,阴魂不散,怎么还能出现。而苏然,她怎么会和这些人合作。我瞪着苏然,问她,苏然,你这是什么意思,欢欢人呢,还不快放了!

欢欢?苏然好奇的看着我说,什么欢欢。噢,你是说让给被烟花哥他们轮了的那个吗,不好意思啊,你来晚了,而且,早就告诉你了,让你一个人过来,你带那么多人来,啧啧,好吓人哟。

呵呵。然然,别跟他墨迹了,这犊子就仗着自己人多,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捧他,他连个屁都不是,还什么三校老大。

王烈奇冷冷一笑,他的身旁。那个烟花烫也哈哈笑着说,这小子嘛,风流的很,以前我和他就是老对手了。他有个多少女朋友,我都数不清了,苏然,你生气也是应该的,这样的人,早就该让他当太监,省的祸害天下女性。

说完以后,就冷冷的一笑,也盯着我看,那些彪形大汉,也把我给围了起来。

苏然笑呵呵的盯着我说,许默,你还有啥话说。你这种人,花心大萝卜,恶贯满盈,对夏梦做了那么多罪大恶极的事儿,你说你该不该死,该不该成为太监,那里有把刀,你把自己给自宫了以后,你就可以走了,人,我可以给你放回去,只要你自宫!

我没理会这些家伙的话,我的心里,已经是肝胆俱裂,为啥,因为她刚刚的那句话,欢欢被轮?怎么可能呢,这些人,这么禽兽?我只是盯着苏然问,欢欢人呢,她,到底怎么样了?

我内心真的是没法承受这个事实,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欢欢因为我而受到的伤害真的是太大了,我想,也许我一辈子,两辈子,十辈子,我都偿还不了我欠她的,我感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里的人,每一个,我都会千刀万剐弄死他们,而苏然这个始作俑者,我得让她被千人骑,三刀六洞!让她死的可怜,才能报了欢欢的仇。

怎么?呵呵,心疼了?苏然哈哈笑,说许默,你也有今天,你不是很牛逼吗,这里的人,哪个不被你打过,哪个不被你踩在脚底下过,老娘今天就是要弄你的女人,弄你女朋友。

你说说你,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多女的都喜欢你,凭什么你有一个又一个的后台能帮你,凭什么?你看看你那副德行,帅,没我们王烈奇帅,混,也没我们烟花哥混的屌,你就只是运气好,走狗屎运,有后台,有女人罩着,不然你他吗早就在解放死了多少次了。

苏然盯着我说,这两年来,我又不是没看着你,梦梦对你怎么样,我心知肚明,可是你呢,你怎么对她的?

她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样子。我怒吼道,我和梦梦的事儿,不关你的事,但请你不要把我们之间的事儿,牵扯到不相干的人身上,连累无辜的人!如果你连累了,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夹大鸟划。

呵呵!她怎么就是无辜的人了,她是勾-引你,或者被你勾-引的骚-货!她就是活该!烟花哥,我答应你们的,现在可以实现了,你们可以当着这小子的面儿,随意对她怎么样,当然了,出事了,我全权负责!

烟花烫听了她这话以后,摩拳擦掌,说这怎么好意思,还是和尚哥先来吧。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大喜,欢欢还没事,急死我了,既然这样,我务必不能让悲剧发生,而一直以来站在那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看着这一切,啥也没说的那个光头,一直抱着拳头看着这些。直到烟花烫喊了句他的名字,我才知道,他叫和尚。

和尚听了他的话,抿嘴笑了笑,说不太好吧,我们和尚不能破戒的啊。

苏然就咯咯笑,凑到他的旁边,摸了下他的光头,说和尚哥,不可能吧,您虽然是少林下来的,但你也还俗了呀,前些日子还喝酒吃肉来着,早就破戒了,还在乎这个所谓的色-戒?

和尚就摸了摸光头,自顾自的说是啊,你说的对,不过我还真没破过这种戒,还是不要了吧。

然后烟花烫那狗日的就在那说,什么女人的滋味如何如何美妙,试过以后肯定迷上了无法自拔之类的。整的我可恶心了。

我嘶吼了句,放人!苏然,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在这儿作秀了!

他们都被我吼的愣住了,其中哪个彪形大汉,冲过来又是一拳头打在我肚子上,又是一肚子的酸水,难受死了。

看看,这逼玩意儿,他还着急了。苏然看着和尚说,和尚哥,他显然是不给你面子啊。

然后看着我说,许默,你知道这是谁不?

这可是现在八中的老大,和尚,刚转来的高三学生,以前小时候在少林寺待过,他的拳头可硬了,靠着一双拳头,打的八中没人不服,你应该还不知道吧,你那个什么官银,早就被他给打跪了在医院里呆着呢,八中,早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你说说你,你这老大当的憋屈不憋屈?

我心头一震,想到官银,我还不知道这些,八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人传出来?官银住院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还有这个什么和尚,哪儿冒出来的,还少林寺的和尚,还出家的,拍电视剧呢?

看我疑惑的样子,那和尚拱拱手说,放开他,看他不相信的样子,我今天让他心服口服。

一个彪形大汉说了句是,和尚哥。然后就过来给我松绑,我被松绑了以后,一拳头就闷在那个彪形大汉的脸上,说这是还给你的。

我的出拳几乎是用尽了我的全力,这人打架不是很猛,但至少打过这么多次架,经验十足,而且打架也学过不少技巧,那彪形大汉就被我的偷袭给打倒了下去,捂着脸一直起不来,虽说我是偷袭的,但估计他们也看出来了,我有点本事。

我也是故意为了震慑对方,哪知道那和尚微微一笑,说雕虫小技,然后就从那个山头上翻下来。

没错是翻下来。

我见过螳螂哥那种飞檐走壁,像是轻功似的轻身功夫,但我知道那不是轻功,只是因为螳螂哥的速度快,配合他的螳螂拳,所以很快,但如果仔细从远处看,还是可以看出来的,不至于跟武侠电视里的那么玄乎,眼睛都看不过来了,那倒是不至于。

而我也不是没见过马戏团里的人空翻,甚至有些跳街舞的人,为了练空翻,经常弄的满头包。

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在混混人群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从山头上一个空翻翻下来,稳稳的落地,我知道,这家伙我肯定不是他对手。

但还是要打,他对我拱了拱手,说请。

我也没客气,上去就是一脚,踹他肚子上了,我心里一喜,说这二笔,估计是花架子,就只会空翻。

哪知道我的脚拿不出来了,他把我的脚抽出来,把我弹开,说你的力道不够,用力点,吃饭了没。

我气得不行了,烟花烫在那叫,说怂逼,就你那点儿力气,人和尚哥就是站着不动让你踹,你也踹不翻人家。

我就不信了,后退了几步,一个助跑,速度很快了,加上德叔教我的借力用力的办法发,速度和力量肯定是呈倍数增加,我就朝着他小腹踹,只要中了,他基本就没反抗能力了,叫他装比,等会儿把他踹翻了以后,我就去救欢欢,一个王烈奇是花瓶帅哥,就剩一个烟花烫和这么多大汉了,只要小胖能及时赶来,估计可以挽救欢欢成功。

于是,我这一脚踹的格外用力,谁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