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草裙舞/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她这话以后,我知道,她确实是很生气,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没办法,只能答应她,其实她说的有道理,我是该和她彼此之间分开一段时间,静一静,我们相遇相知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热恋开始的时间也太突然了,导致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都无所适从,没反应过来呢。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那事过去了几天以后,我稍微打听了一下夏梦和苏然的事儿,这俩人,好像是在宿舍里闹了一下,她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发生了那种蕾丝感情,还是她俩如何了,最后,我只知道的是,夏梦她妈都来了,好像是因为夏梦近期的一次考试失利的缘故。

而苏然,应该是受不了小胖。以及全校大部分人的鄙视,就转学或者是不念了,因为在解放县城所有中学,都没听到她的风声,应该就是不在这里念了。出了县城了。

她走了,这倒是挺新奇的。听小胖说,小胖妞还是不喜欢我,说跟我绝交了,就是绝交了,还说就是我对不起欢欢,叫我以后别去烦扰她们姐妹。对此,我也是挺无奈的,小胖说,“没事儿,默哥,挺住,以后就好了。欢欢嫂子,还是爱你的。”

我就心里有点好笑,欢欢明明比他还小好几岁,他们还得叫嫂子。

学校这边的事儿就是这样的了,至于八中那边,我们的大仇人烟花烫、王烈奇,这两个狗日的,是不能放过的,那次的事以后,被夏梦、苏然、欢欢搞郁闷的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弄死这俩杂碎。

小胖他们也是这意思,小胖还说:“他偷偷问过小胖妞她们的口风了,估计,我们要是能把烟花烫给弄过来,打一顿,然后送到她们面前,估计她能解气,到时候,咱们在找个台阶给她们下,就能顺理成章的和好了,不然,老这样冷战下去,咱都是好朋友好姐妹,默哥你也一直不能碰欢欢嫂子,多难受多寂寞啊。”

听了小胖的话,我觉得好笑,不过他说的有理,这事儿,是得赶紧解决了。

这段时间小胖也收到消息了,八中那边确实是出了大事了,翻了天了,官银确实不行了,被一个刚转学来的,一个叫和尚的家伙给打下了老大的位子。

首先就是因为他的功夫好,没人能打的过他,单挑第一,愿意围着他转的人,也就越来越多,雪球越滚越大,再加上官银自己也要高考了,跟我们一样,很忙的,所以也就只能退下这个位置,但就这么退下,那么多兄弟呢,他觉得没骨气,就打了一架,受伤了了,住院了。

这事儿,也没跟我们说,现在才说,还觉得挺对不起我们的。不过小胖倒是安慰他了,说他做的很好,没必要觉得抱歉,倒是我们该跟他抱歉,都要高考了,还给那么大的盘子让他守着,他守不住也是应该的。

对于和尚这人,经过了上次的事儿,我还是挺佩服的,不愿与他为敌,也问了官银他人怎么样,官银说,不错,就是与我们是敌人,不然,真能成为兄弟和朋友,这人听说极为讲义气。

既然是这样,我们也无意与他为敌,就懒得去招惹他了,直接问出王烈奇和烟花烫的下落,以及他们经常去的地方,并且将他们逮住,拿来教训,这是我们的目标。

不知道为啥,一查,发现这俩家伙自从那天以后,两周没去上课了,成天成天的逃课,因为老师也不怎么管,八中的差班和解放不一样,解放算是重点中学,八中就是次等,尤其是差班的,没人鸟你,你只要不是逃课的太过分了,老师也懒得管你,睁只眼闭只眼,何必得罪人呢,难说这些学生以后都是大老板呢?

所以想抓这俩人,还真的有点难度,他吗的,再说那些彪形大汉,都是苏然和王烈奇花钱在道上请的,跟他们倒是寻不了仇,只能找债主了。

他们有毅力,我又何尝不是有毅力,我就不信他们不出现。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被官银的人查到了,这俩家伙有一次来过,他俩还是一起来的。

我们合计了合计,就带了一波人,就去找他们,那天放学堵到他们了以后,他们当时都吓尿了,直接在校门口,当着那么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面儿,就给我跪下了,“默哥,默哥你放过我吧,我不是故意的啊,都是苏然,都是那贱人干的,不是我们的错,她指使我们的,她说给我们钱,还让我们免费干一次,真的!”

烟花烫本身就没啥脸皮,跪下正常,但王烈奇好歹家里有钱的人,有点傲骨,可他怎么也跪下了,他说:“默哥,真的,我可以作证,有短信为证,这骚-货就是这么说的,还说让我俩干,当时我们鬼迷心窍,就带了和尚哥一起去,就这样,真的不干我们的事儿啊!”

我没墨迹,就笑,说:“你们还要跪着么,那就慢慢跪吧。”

看着他们也觉得没脸了,赶紧的爬起来,我就叫人把他们给送上金杯车,上车的时候,他们都吓坏了,想着肯定会出事儿,王烈奇居然哭了,吗的,小白脸就是小白脸,没啥鸟用,大老爷们一个,都是成年人了,还哭,真丢人。

为了防止他们在那苦恼,小胖这货贱啊,不知道哪儿搞来的丝-袜,塞嘴里了,他们就不哭了,一路上到了一个偏僻的山头,又是山头,又是小树林,老规矩,抓出来就是一顿打,好一顿打啊,打的可灿烈了。最后王烈奇这货直接跪下了,又是跪下,他那张白白的俊脸,都被打的面目全非了,就是想恢复以前的帅气,也得最少个把月了。

他就说:“默哥,别打了别打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行吗,对不起,默哥,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烟花烫也是一样的意思。我就说:“你俩是死性不改了,不止一次落我手里,每次都这么说,让我怎么相信你们?”夹住乐扛。

最后打也打了,闹也闹了,小胖的意思就是,抓到欢欢和小胖妞她们面前,让她们解气。

我就问小胖妞和欢欢到了没,小胖说快到了,在路上,刚刚派人去接了。

没多久,她们来了,小胖妞还很不耐烦,欢欢好久没看到我了,没想到一来就看到我,就想回头就走,我赶紧的过去,谄媚的笑,赔笑,道歉,说对不起,才算是把她给挽留下来。

让她们看好戏,当时小胖发贱,把他俩都给扒光了,就剩个小底裤,让他俩抱在一起跳舞,跳草裙舞,那草裙怎么准备呢?

小胖突发奇想,因为我们那个年代,这种山头上很多杂草,杂草全部扯下来,编成一个圈儿,绑在腰上,很正常,就给他们绑了,让他们跳舞,还给小胖妞她们唱征服,才算是放过他们。

这俩人,彻底也算是服了我了,说以后再也不敢了,虽然没受很严重的皮肉之苦,也没被我们弄断手脚,但他们受到的屈辱真是一辈子难忘,估计是真的没法跟我斗了吧,都这样了,还有谁会没脸没皮的继续跟我斗?

小胖妞和欢欢也都噗嗤一声笑了,我和小胖他们借机趁热打铁,我还送了一人一个礼物,那时候流行一种手表,电子表,就现在很多体育老师还用的,可以用来测百米赛跑的秒表功能的那种电子表,以前可贵了,但现在,估计十块钱就能买一个的破烂电子表,大街上满地爬的那种,当时特新鲜,小胖妞惊讶的说啊,“啊,好哇,默哥,你送欢欢这个,那我,我这个是啥?”

小胖妞打开以后,是一个会发亮的荧光棒,有一打,可以让她玩十二次的,那会儿这玩意儿也流行,以前的广场上没有广场舞,顶多就我们东北有扭秧歌和探戈,不存在现在这么火的广场舞,也没有那么多大妈“霸场”!所以很多玩荧光棒的孩子们。

那天晚上我们就找了个广场玩,挺好玩的,欢欢也就是那天原谅了我,我和小胖妞她们的感情也变回以前那样了,倒是小胖妞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警告我说,“你,许默,要是以后再敢让欢欢伤心流泪,对不起她的话,我真的会把你给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