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0章狼子野心的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我们好多男的听了这话,都下意识的夹紧了裤裆,我也是,心里和裤裆都凉凉的。我想着,一年以后,怎么办?哎,不想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回到学习方面,一次模拟考结束了以后,第二次模拟考也快来了,还有半个来月,很多高三的都申请不在学校念了,回家里安心的念。而我们这些所谓的坏学生,倒是在这儿死皮赖脸的呆着,哪怕每天都带牌去打,或者带象棋去下,小说去看。那时候,最火的莫过于六道的坏蛋,谢文东的那些举动,等等,让我们神往,每次看都能热血沸腾,还有唐三的光之子,狂神之类的。正在创作善良的死神。诛仙也还没完全完结。反正高三,高中的那段时光,是漫长的,也是最难以忘怀的。

记得那会我们穷,没钱。买了的书,都是一个班的分着看。那会儿有一本书叫金陵。禁书,相信大家都有涉猎,也就因为是禁书,我们班大部分的学生都在那分着看,有的,甚至他吗的在班上就边看边l了起来,可猥琐了。

那会儿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但没有降到我的底线,原因是,越来越难了。只是没到底线,而也快没多久就要高考了,我向往的大学就要来了。不想再累了。夹住乐巴。

老妈给我做了思想工作,让我在家里学,别去学校了,不然又是打架逃课去网吧,不好好学,还在学校里打牌影响别人。我爸也逼着我,不让我学校,没办法,我只能不去了。

但就因为我在家这段时间,出了大事了。

我在家这段时间,算是把最后的大复习给弄了一遍,尤其是语文什么的,该背的背,能拿的分,确保一定能拿到为止,还做了几套高考历届的考题,感觉差不多,只要别出太大问题,基本一院妥妥的,我不敢说一本妥妥的,只能说一院妥妥的。

有天早上我睡醒了,电话就来了,麻子脸给我打来的,说出事儿了,大事!

我当时就问,“欢欢怎么了?”

麻子脸就骂我说:“你就想着你的欢欢,是我们兄弟出大事了。”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他说,“八中的人全部谋反了。”

我问他啥意思,他说了几个字,“和尚非池中之物,狼子野心。”

就这几个字,我就愣了,“和尚?我记得我看人挺准的啊,他不像是那种为了名利,为了混老大而成为老大的啊,他都没怎么为难官银。”

麻子脸说,“呵呵,他是没怎么为难官银,他只是逼人家官银退位,霸占八中,逼官金退位,强占十六中,再逼得解放体院所有人都投降,他这是故意要弄死咱们的节奏,在这最后的关头,他还要抢地盘,咱们这老大,也当的太憋屈了吧,被人家闪电战了。”

我直接坐起来了,说:“什么?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学校。”

我就跟我妈说我老师找我去学校有事,填写报考的事情,我妈就问我吃不吃午饭,我说不吃了,直接在学校里吃了。

她就说好,叫我早点回来。

我恩了声,就出门了,一路到了学校以后,就直奔麻子脸他们班,他们班门口,小胖他们都在,我们这些人算是老油条了,基本上高三都认识,我们往那儿一站,就是老大的存在,没人敢说什么不字。

我就说,别站这儿了,不然老师来了又得说了,换个地方吧。

我们就去了厕所,厕所才是谈国家机-密的大事的地方。

到了那里以后,一起说了这事儿,我才知道,这是真的。

我就很无语,难道我眼花,看错了?

麻子脸说:“默哥,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看错了也很正常,没什么的,没人怪你。”

我苦笑,说:“别说了,我只想见见这个和尚,问问他到底是为什么,解放县城那么多势力,那么多学校,他偏偏动我的人,是几个意思?”

麻子脸就叫我等等,说:“默哥,你记得不,咱们三校统一的时候,谁找过你?是刘子铭,这事儿会不会是刘子铭授予做的,他想吞掉这些,发展他城西势力的有生力量,学校的这些毕业生,辍学生,才是他有生力量的源泉。”

我说:“还真可能,有可能是他去找和尚了,我说怎么一开始和尚没有好斗之心,后来就有了。”

小胖说:“没个屁,要是没有,他干啥当这个老大,一开始他就可以不当啊,装什么呢。”

王安民说:“小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确实有这可能。你还要跟他谈吗?”

我说要。

于是乎,就安排了一次会谈,想见到和尚还不容易,他都打到我们体院来了,听体院的人说,他们不同意归顺,就一天来打一次,打到他们归顺为止。

可惨烈了。

我也没想到,和尚是这样崇尚暴力的人。

那次会谈,和尚也带了人,我没想到的是,里面有周峰、程麓这样的原老大,就是没有烟花烫、王烈奇这样的怂逼,看来,要匡扶天下,还是得这样得人物。

我看到和尚得时候笑了笑,他也笑了,说:“总算是又见面了哈。”

我说是啊。我就笑,小胖他们看到程麓他们,就冷笑说了几句冷嘲热讽的话,说他们不是答应默哥不混了么,怎么又这样了。

不过和尚却说,“我最近在打八中街的李旭东,默哥有没有兴趣来分一杯羹,如果你助我打李旭东的势力,我就不动你的体院,你看怎么样?”

他这话相当于是威胁了,我只是盯着他说,“为什么,上次见你,和尚兄你好像不是这样吧?”

他就笑,“男人,都是这样的,别看我是个和尚,权利,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谁不喜欢,这不,都要高三毕业了,想过一把当老大的瘾,许默兄弟,你不会是不让吧,你这位子也坐的够久的了,是时候该让让了吧?”

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这么看来,这和尚,是铁了心的要打了,但是,和他动手,我能有几分胜算,他不光是有人有谋士,他自己还是个大高手,反观我们这边,我总不能说请螳螂哥过来帮我打过家家的把戏吧?我无奈,我还旁敲侧击的问他到底是谁指使的。

他就是不回答,总是说,就是想当老大过过瘾。

我觉得王安民说的有理,确实可能是刘子铭,又或者是金野,更可能是一直装着自己老了要退休的刘麻子,他也有这可能。马上就要毕业了,是抢人季。

可是,经过了一系列的排查,我们才发现,事实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五中、一中,二中等等学校,也有学生的新生力量,可以提供给这些道上势力。为什么没听说和尚去打他们呢,而是直接针对我的三个学校,直接打下来。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他的背后,绝对有我的一个仇人,而且是很熟我的人,绝对是。

但不排除刘子铭和金野他们。

是打,还是退?我就这么退位么,所谓的老大,就这么退了,要不要脸了?

可是,打,怎么打,他一个人能打我们六七个,他那功夫,我们几个找了个机会看过,他和体院的人打的时候,那些比他高,比他壮的,都被他三两下干趴下,而且脱臼骨折是经常的事儿,就好像当初我的一样。

怎么办?没想到最后几个月快高考,马上高中就圆满结束了的时候,还出了这么个大难。最后,我们一致决定,打,如果就这么投降了,那我们的高中生涯,以后会有狠狠的一笔耻辱的污点,就是跟黄卷毛一样,被人赶下台了,太丢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