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1章和尚突袭/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是没答应和尚跟他同流合污,他只是告诉我说,他还在对付李旭东,说我会后悔的。不跟他合作,他迟早会拿下我的势力。

刚好那些天有个月考,太忙,他现在暂时也没找我麻烦,我也就没搭理他了,他爱怎么滴怎么滴,哪知道月考一过,放假的时候,我和小胖、麻子脸他们又包网吧玩去了,那阵子真是觉得毕业季压力大。其实我们又没怎么学习,就是觉得压力大,不想去学,又得了毕业恐惧症。

所以一直玩网吧,以此来消磨时间,那个年代有一种人叫网虫,那会儿电脑还不流行,不是每家每户都有的,哪像现在,是个人都可以用零花钱买一台,那时候贵啊。

又玩了一宿,睡醒的时候头都是疼的,醒来以后想给欢欢发个信息问问她干啥了,发出去以后,才想起来我和她在冷战。是她不理我,不是我不理她,她想静静。所以我又翻了身,又继续去睡。

睡迷糊起来的时候,麻子脸来找我,说:“不好了,默哥,我得到消息。和尚已经把李旭东给打败了。那条街现在归他的人管。”

我一下就坐起来了,揉了揉眼睛,发现眼皮上带着一坨屎,我也没管,就问他。“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他就跟我说了,说和尚真的是猛啊,不要多少时间就收复了八中街,当初咱们都没办法跟那些校外的混子匹敌。

“和尚不是跟你说了么,八中街的李旭东一倒,他就会来弄咱们,咱们要不要先发制人?”

我想了下,如果和尚真的要来,我们也拦不住他,何况,我们现在的后台不小,连刘子铭都得给面子,这和尚,我猜测可能是刘子铭的人,他就应该只是把八中街给打下来,故意给我看的,想让我知难而退,退位而已。反正也没多少个月就高考了,我这人比较随性,他应该也不敢打我。

但我也不能这么轻易就把老大的位子给交出来。

所以我就跟麻子脸小胖他们说,“拖,不用管,就一个字,拖,就行了。”

麻子脸他们听我这么一分析,心想也是,反正也要高考了,懒得搭理他们了,马上就要二模了,谁有时间跟他们打打杀杀的。

可是,在我们有一次通宵上网在网吧里睡的时候,我睡的迷迷糊糊的,因为刚刚看了个电影,好像是什么叫藤兰的姑娘的电影,挺好看的,她是主角,偶尔衣服就不见了的。睡得很沉,以至于被人拍了我脸蛋好几巴掌,我才醒过来,当时挺愤怒的,吗了个比的,这里好歹是学校对面的网吧啊,这解放谁不认识我许默?

来这里上网,基本我们五连坐都不用给钱,一直赊账都行。可是就在这儿,我和小胖他们几个一个不落的被人给带走了。

我还想反抗来着,对方的人没啥说的,咔咔就往我们身上打,拳打脚踢的,最后整的我们没反抗力气了,他们才停手,那个带头的一个毛寸头就说,“可以走了吧?不服,等会儿跟我们老大说话。”

我们当时就骂了句神经病,看了看时间,凌晨两三点,难怪我们没啥力气,这不是有病吗,大半夜的。我就问他们,“你们老大是谁啊,知道我是谁么,打错人了,我告诉你们,等会儿叫你们好看的。”

他们就说,“没打错啊,解放的老大,许默,是吧,你是麻子脸,你是小胖,没错吧?”

我们都大眼瞪小眼了,说:“你既然知道,还敢动手,你们老大是谁?”

就在我们奇怪的时候,一辆金杯车开了过来,下来的人我就愣了,和尚!

这狗日的,还真的敢,而且还是来伏击我。

“默哥,没几天咱又见面了吧。”

他笑呵呵的,完全没了以前那种稳如泰山的表情,而是一副戏谑的表情,亏我以前还信任他,觉得他跟烟花烫他们不一样。

也的确,他和烟花烫他们确实有着本质不同,但这本质就是他的变本加厉,他比烟花烫他们更加不要脸,但他又不是个莽夫,他也有我们所有的那种智慧,所以才能这么快拿下两校势力。

可是他却真的来伏击我了,而且这么大半夜的。我骂他疯子,小胖他们也骂,说:“你是不是疯了。”

他就笑,说:“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也给过你们选择的机会了,但你们不珍惜啊。”

他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哦。”

小胖他们的脸上,也跟我一样挂了彩,身上也是疼的不轻,麻子脸骂道,“有种的,就跟我们真刀真枪的干,打定点,打埋伏算什么本事,是不是个爷们?”

“噗。”和尚笑了,看着我们说,“貌似你们这三校老大的位置,也不是正常手段得来的吧,我怎么听说,你们埋伏周峰、程麓、烟花烫、吴琼兄弟的手段,也不是怎么光彩呢,你们打定点,赢过吗?”

我直接愣住了,他怎么会这么了解我们?调查过,做足了功课了,好可怕的敌人!他居然还会特意去查我们,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学校小混混了,而是像刘子铭这样的社会大哥所为的手段了。

等等!刘子铭!他是不是刘子铭的人,所以,刘子铭把我的所有事都告诉了他,那么他知道这一切也就不是啥大问题了,不管他调查与否,他都能知道这些。

“呵呵。”看我们好像是在考虑,他又笑了,摸着他的圆圆的光头,我这才发现,他这笑容真的很猥琐,很无耻,无耻到我真想现在就敲爆他的光头。

他就说,“怎么样,想好没,退位,今天就让你们走,不然,今天你们每个人得留下点儿什么在这儿。”

说完,拿着根棒子出来了,是那种门槛上拆下来的,很坚固的木棒,打起人来很疼,不,已经不是疼来形容了,这种木头是很实的木,而不是我们家里烧炕的那种柴禾,那种柴禾打起人来,没这种疼。夹团杂血。

他看了看我,笑着,我问他要干什么,他突然间一棒子,挥动,打在小胡子的腿上,瞬间,我看到小胡子的腿膝盖的位置,弯了一下,他惨叫了起来,捂着那里,在夜空下嚎叫,那声音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什么!我惊呆了,没想到和尚这么狠,这么果断,我喝到,“住手!”

他就笑,嘴角咧起一抹笑意,说:“怎么,许默,心疼了?心疼就快点投降,退位,一切都好说。”

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果断,是肯定的,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心里有一万种声音在叫,我到底该不该投降,该不该退位。

可是我退了,我这脸往哪儿放。可是我不退,他就要打断我们所有人的腿,让我们走不了,再这样值得吗。

他就拿着棒子走到了小胖的旁边,抓着他的腿,让其他人按住他,小胖快哭了,小胡子在那嗷嗷叫,还等着送医院呢,不然,这脱臼就接不回去了,接回去了,也是歪的,那就惨了。

我说:“你等我想想,”

我大概是想了两分钟,他就等不及了,说:“你快点的,我已经给你够多时间了,最多三秒钟,三二一,一过,他就打算动手了,说每个人,他给我二十秒,二十秒一过,就打断一个人的腿,最后轮到我的时候,他就开始打断第二条腿,直到我同意为止。”

小胖他们是没意见,反正也没多久老大好当,投就投降吧,也没什么,倒是麻子脸和黑大个说坚决不能投降,不然就中了他的圈套了,他就是为了逼咱们就犯,就算咱按照他的要求来做了,答应退位,那他也不一定能放我们安然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