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6章疯子哥的电话/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说:“话不是这么说,位子让出去了,那和尚就是解放高中的老大,他欺负咱们兄弟怎么办?”

我就点头说。“所以,这个事儿,必须得跟和尚那条狗说清楚,如果他不愿意答应我们的条件,他会欺负咱们的人,那,这位子我是不会让的。”

他们都说是,然后说一直追随我,唯我马首是瞻。

我感动的不行,说。“有你们这些兄弟,我这个老大当不当。都无所谓了,只要兄弟们没事就好。”

快天亮的时候,急救室里面出来的人告诉我们,瘦猴度过了危险期,没什么事了,幸好输血成功,而他求生的意识也算是强烈,所以他活过来了。

刘子铭感动的差点哭了,说好歹是自己的老部下,他都很信任了。如果真的就这么走了,他真的会让金野和和尚杀人偿命的。

我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刘子铭也是个比较重情义的人,但我想了下大长毛和野猪的下场以后,又在想他这样的做法,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又不是我的人怎么样,只是,他为了我而差点丧命,所以我得关心下,我本身对瘦猴和肥龙印象并不好。

瘦猴救活过来了,我们都有时间睡一觉,因为毕竟大晚上的一直都没睡,可以说是十几个小时一直没睡了。不眠不休,都不是铁人,都扛不住。

所以我也去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小胖的脚倒是没事,他在照顾黑大个他们,看到我醒了的时候,说默哥,现在都晚上了。我啊了一声,看了看外面,果然是晚上了。我说我睡了多久了,他说,“也就十个小时不到,大家都比你醒来的早,看来是你最累吧,没事吧,默哥。”

我看着他们,他们明明伤的比我重,尤其是小胡子,他腿手都很严重的骨折,但他还是笑呵呵的来关心我,我看了觉得很感动。

小胖问我吃不吃东西,还说他去买,我说不用他了,小胖则是叫了个我们的兄弟,让他去买。我看了下不是小胖去,也就放心了。

只是,没多久,门又开了,小胖说这小子,还挺快的,他办事效率很高,跟小胡子差不多。

哪知道,开了门以后,不是那小子,而是刘子铭,刘子铭的眼睛比较失神,他点了根烟进来,本来这里是不能吸烟的,但看他这样,灰头土脸的,好像是还摔了一跤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说啥,只是问他,“铭哥,这是怎么了?”

我看他那如死鱼一般的双眼,我愣了,想着瘦猴是不是出大事了,我就问他,“瘦猴不是度过危险期,没事了吗?怎么回事?又出事了?”

我瞪大眼睛说,“和尚来了?”

如果是和尚来了,那瘦猴估计是保不了命了,如果是金野派了其他人来斩刘子铭的左右手,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瘦猴还活着么?

哪知道刘子铭的下一句话,直接让我吓尿了心脏。

“肥龙死了。”

“死了?活生生的人,就这么死了?”

我还以为我听错了,又问了遍是谁死了,在我看来,就是瘦猴死了,昨天那么活生生的肥龙,那么勇猛无敌的肥龙,也不可能会死啊,照理说,瘦猴和肥龙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肥龙也说了,在解放县城,除了遇到螳螂哥,不可能有人能是他的对手,不管是偷袭还是正面交锋。

可是,他居然死了?

“肥龙死了,昨天他还好好地呢。”

刘子铭突然间抓着我的肩膀说,“对了,肥龙昨天是去哪儿来着,他是不是说去城东,城东是金野那狗日的地盘,吗的,等我打打电话骂死他,让他给我一个交代,草泥马的,不管是谁,敢对肥龙下手,我也让他死的很难看。”

他就拿着电话出去了,而我,在内心惊涛骇浪,而同时,房间里的小胖、麻子脸黑大个他们也都露出了惊慌的神色,为啥,肥龙是什么货色的人,他们也很清楚,那是连大长毛和野猪都只能仰望的存在。可是,却在昨晚,死了!

那么,能杀他的,或许是只有和尚了,螳螂哥一直没消息,又或者,螳螂哥真的回来了,误打误撞杀了肥龙?不可能啊,肥龙对我又没有威胁。

麻子脸说,“默哥,刘子铭说的是真的?”

我说:“多半看来是真的。”

麻子脸说,“默哥,现在看你怎么个立场了,咱们现在还没搞清楚,这和尚是不是一定就是金野的人,但现在,你得站好队伍来。因为,刘子铭和金野,今天之内肯定是撕破脸皮,不再会跟以前一样保持城东城西的和平的。”夹斤司号。

“所以说,咱们怎么站队?”我皱眉看着他们。

麻子脸说:“不知道,就看你了,因为南哥和平哥都在金野那边,和他对立,那最大的困扰,应该就是那里有咱们以前的两位哥哥,以前,咱们还没有确定站在刘子铭这边,只是和他联盟,这两个哥哥还不能把我们当做敌人。”

“只要咱们站在了刘子铭这边以后,那么,势必就是他们的敌人,以后见面,就再也没有任何情面可以讲了,默哥,你得三思啊。”

他们就给我出主意,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我得先去问问螳螂哥和疯子哥,这个和尚,到底是归属于哪一方的势力,先确定这个,才可以定夺我到底是跟谁的问题。

没办法了,只能打疯子哥的电话,螳螂哥联系不上,只能这样了,我出了医院,找了个地方,出去的时候,发现刘子铭不在走廊里,不知道跑哪儿打电话去了,我也顺理成章的出去。

打疯子哥电话的时候,我还很紧张,生怕打不通,那我今天就成死局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得下一个决断,究竟是跟金野一方,还是跟刘子铭一方,还是干脆不混了,但最后一种可能是不可能的。这个和尚是属于谁的势力,我就必定让他死的很年轻!

出乎意料的,疯子哥的电话居然打通了,我很开心,哪知道疯子哥说,“我先挂,等会儿打你的。”

我不敢回医院,生怕刘子铭让我选择,而我的电话一直在响,是小胖,是麻子脸,但我都不接,直接挂死了,我怕疯子哥打我电话,我接不到。

果然,不出半小时,我急死了的情况下,疯子哥给我来电话了,告诉我说,“默默,我和螳螂现在去不了解放了,也帮不了你了,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

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用电话生怕被人监听,还是不打了,说以后会告诉我的。”

我不懂啥意思,挂了以后,我回医院的路上,收到了一条奇怪的国外的短信,显示的是国外,我一看,就知道是疯子哥的信息,通过这个可以避过人家的监视监听?到底是谁有这样的本事,可以监听到疯子哥的电话,让他这么小心?那疯子哥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看了短信以后,这才明白了一切。

原来,是我得罪的秦立,秦立的哥哥,也就是那个秦先生,他知道了我和他弟弟的事儿,秦立应该是不知情,但秦立就算是再没有出息,也不能任由我这样的一个平民,一个草根欺负到头上,所以他得给我颜色看看。也就有了和尚这样的高手的出面,和尚,应该是打不过螳螂哥的,但为什么螳螂哥不能来帮我,疯子哥也不能呢。

因为秦先生找了疯子哥了,只问了一句话,“解放那块小地方,有你的人吧?注意着点,别插足太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