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校长出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仅仅一秒钟,两个人就倒下了,并且,都是被他给一人一只手拎着。甩飞了出去,飞出去的方向,刚好是那个学生脑袋撞到岩石校牌的方向。

下一刻,两个人的脑袋都开花了,捂着脑袋,流着血,在那哀嚎着。

前一秒钟还在欢呼的学生们,还在尖叫着高兴,为门卫大叔打赢了这正义的一仗欢呼的女老师们,这时候笑不出来了。如此惨烈的一幕,让她们笑不出来了。

就是傻子。这会儿也看出来了实力的差距,两个门卫大哥比大叔年轻。比大叔有力气,还是一起夹攻这个和尚,可是,不到一秒钟,就被甩了出去,这和尚的力气之大,反应之快,肯定是练过。他们的心里都这么想。

同时,女生们的尖叫,女老师们的大惊失色,她们都开始打电话,联系校方,甚至有人开始报警了。这一幕太惨烈了。

“怎么样许默,让不让位?”

同时,女生们的尖叫。女老师们的大惊失色,她们都开始打电话,联系校方,甚至有人开始报警了。这一幕太惨烈了。

我的脸色铁青,被他逼到这个地步。被人弄到校门口逼迫退位,那么多人看着呢,而我,却没有任何作为,估计很多人都对我这个学校老大失望了吧,有的:“平时倒是挺能打的,到了这会儿,就都萎了,算什么老大?”

我瞪着死和尚,冷冷的道。“你今天是不打算走了是吧?那行,今天我也就拼着鱼死网破,看看你厉害,还是我厉害。”

我想了下,反正秦先生和疯子哥的协定是,他和尚虽然能在解放县城兴风作浪,但,他不能废了我,也不能杀了我。我刚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小胖叫来了小熊的人,高二的,小熊的人,带了四五十个,把这里给团团围住,而麻子脸的人,有四五十个,里三层外三层,学校,就这么被围起来了。不少路人还往这里驻足观看,以为这里发生了啥事儿呢。

过了会儿,门卫这里出了事,所以不少老师来了,都是体育老师,还有不少体院的高个子老师,甚至连校长和书记都出现了,看到这一幕,都愣了,问怎么回事。

没多久,好像是警铃声响起,有人报警了,果然来了。夹叼住圾。

我看到,和尚的脸色特别的不好看,知道今天是占不到便宜了,他盯着我,指了指我说,“许默,你有种,敢耍我,行,咱们走着瞧。”

“老子虽然不敢动你,但你身边的人,老秦可没说不能动。”

说完,就拎着像死狗一样的猥琐男,走了,他们的人,也都走开了。而我们的人还打算拦着,都被麻子脸他们喝退,让他们闪开一条路,有的人还奇怪说明明我们人多,干啥还让开。

他们这些人真是不知死活,如果被和尚这个杀神出手,几十个人都不够杀的,哪怕咱们能把他留下,但付出的代价是我们没法估量的。

那些个体育老师还恶狠狠的想围住和尚,毕竟他们不知道和尚的厉害,都纷纷拿起棒子来,校长好像是也同意了,奉旨干仗的意思。

和尚吼了句,滚!然后一脚踹骨折了一个体育老师的腿,其他人都不敢上了,因为,太猛了,只是一下子,就让一个人给废了。

我看到校长的脸色也抽搐了起来,其他的人更不用说了。

“还有人敢拦我么?”

他扫了一眼所有人,没人敢了,但好像校长示意了,留下他。这时候,从警车上下来了不少人,还拿了枪的,瞬间就把他给围住了,校长应该是跟他们也有所联系,对着他们点点头,和尚这时候就是再牛逼也不能跟警方动手啊,再说,人家还有枪。只能乖乖跟他们走了,而校方也派了门卫大叔上去,一起做笔录。而我,作为学生里的代表,也被带上去了,其他人,因为警车坐不下了,就没去。

就这样,我们上了车。

一路上,警员叫我们别动,别乱嚷嚷。我也不太喜欢说话,就没说啥,倒是那和尚,一直在嘲讽冷笑,说:“许默,有你受的,你等着吧。”

我就怒了,站了起来,说:“草泥马的,你有种冲我来,你要敢再动我兄弟一下,我要了你的狗命!”

他就呵呵呵的笑,还把脑袋给伸出来,说:“来啊,我狗头都伸过来了,你砍啊,就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我一个手指都能捏死你。”

都闭嘴!两个警员呵斥我俩,一路上,和尚都优哉游哉的,盯着我,还盯着那个门卫大叔,说:“大叔,挺猛的啊,要不咱俩练练?”

那门卫大叔没鸟他,而是跟我说话,说:“许默,你怎么惹上这样的人,你还是学生,快高考了,没必要吧,忍忍就过去了。”

我心想,这是忍忍就能过去的事儿么。他说完以后,那个警员也说了,“你还是高三考生是吧,那还跟社会上的人打架斗殴,就不怕警局开证明让你被开除,到时候你连高考资格都没有。”

我也火了,说:“能怪我么,我刚刚出去打算吃个饭,这狗日的就过来了,是我要招惹他么,是他来缠着我!你以为我想,我现在都还饿着呢。”

那警员也不高兴了,说:“你吼什么,再吼毙了你。”

我们那个年代再往前一个年代,那会儿刚刚建国后三四十年,很多人的打架的口头禅就是,再xxx就毙了你。这是东北人经常听到,经常说的,后来这样的口头禅渐渐的没有了。主要是因为那会儿,很多人都有枪,家家户户,哪怕是打鸟的猎枪,每家好像都有。后来因为治安条例出来以后,对枪械的管制加强了,就有禁枪令了,之后就慢慢少了,所以,毙了你这话,就很少说了。

但我们东北这边的警,还老是会说这个话吓唬别人。

他这么说我,我就没说啥了,跟警作对没啥好下场的,看我闭着嘴不说话,和尚就笑笑,说:“你怕他啊?我不怕,这小鸟一样的小警员你也怕,真没出息。”

搞得那警员气得半死,还说你不信,我能毙了你。那和尚就用手做了个手枪的手势,对着自己的太阳穴说,“你往这里毙,往这里开枪吧,你敢么,你敢么?”

在这样的小县城,这样的小警员,估计连开枪的资格都没有吧。有时候佩戴的枪械都是假的或者是上了保险的。

整的那警员满脸通红的,指着他说:“你他吗找死?”

不过他还是玩不过和尚这样的老油条,他就笑,说:“老子连省城的警-局都经常去,你以为你这里是啥龙潭虎穴啊,老子很怕似的?切。”

后来总算是听着这家伙在那装比,一路到了局子里以后,警就带着我们去做笔录,把这次的事情给记录下,没多久,校长本人,还带着不少亲眼目睹和尚逞凶的人来了,作为证人,还有证据的截图,他把人给打成那样的证据。

另外,还有我这个证人,我心想,这倒是挺好,能把他关进去几天,倒是挺爽的,以后他就不用来缠着我了。

不过,让我担心的事儿终究是来了。

校长来找我问了问情况,还说,“许默啊,这快高考了,别惹事儿了,和这人,把事儿给和解了吧。我就跟他说,我尽量,校长,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他说:“我懂你的,反正这家伙肯定不是好东西,你也不会主动惹事儿的,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