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昔日的兄弟,今日的仇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的他们带来的人挺多的,我看到带头的是他俩的时候,我真是愣住了,似乎金野故意这样安排的吧。

他们本来骂咧咧的。打算开始砸,但看到我们这一帮子小孩儿的时候,有人就骂了,说:“怎么回事,刘子铭那孙子没人了是不,还请一帮子学生来干仗,真丢人,要没人的话,老子可以借给他,是吧,南哥、平哥?”

哪知道。那人回头看的时候,发现俩人根本不理他。而是直勾勾的往前头看,发现前头的人是我们的时候,他俩也愣了。

良久,我和他俩相视一笑,本来,他们还拿着棒子、铁棍什么的,这会儿,都放下了,其他小弟们还没意识到咋回事儿,就问他怎么了。

疯子南直接走了过来,一巴掌打在我的肩膀上,说:“小子,长大了啊。”

然后苏平也过来了,我们仨个,就像是好朋友似的。一起到了那个刘子铭的夜总会里,刘子铭夜总会昨天刚刚被砸了一次,这会儿又来了这些人,跟昨天的一样,都被吓到了。但看到我们一起进来的时候,很和平的样子,有的人已经开始给上头打电话了,可能以为我私通了他们吧。

我们仨到了吧台的时候,就捶了两下吧台,说:“他吗的,人呢,上酒,酒呢,速度的。三分钟之内不上来,我再砸一遍你们的店。”

本来看到这么昨天砸店的人进来以后,吧台小姐都躲起来了,但这会儿好像是被逼出来了,于是乎,就给我们仨一人来了杯酒,冰的。

一杯酒不够,两杯酒还没解渴,三杯酒下肚,我脸上有点红了,毕竟酒量不是很好,我们也没忙着谈今天这事儿,谁也没先开口,倒是这个夜总会的负责人,过来了,说几位大哥怎么回事,问问情况之类的,还说了几句好话,倒是我冷冷看了他一眼说,“一边儿去,没看到我在这儿呢么?”

这人估计是不认识我,后来不少人在后面跟他说了,他才知道是我,还给我道歉,说:“原来是默哥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刚刚唐突了,抱歉啊。”

然后就退下去了。

第四杯酒下肚以后,我红着眼睛,看着他俩说,“你俩,几个意思?是金野让你们来的?这么说,昨天把刘子铭这场子给砸了一遍的,也是你们?”

“怎么的,默默,你这是来怪罪我们的?”

苏平又抿了一口,说,“听说你现在跟刘子铭混,咱们各为其主,上次你也跟南哥说了,只能说,你若是遇到我们,不会与我们为敌,而我们也是这意思,只要你还在这里一天,我们就不砸这儿,我们砸别的地方去,就这样。”

我懂他们的意思,但刘子铭估计是故意的,我嘿嘿一笑说,“你们觉得这样,刘子铭会答应?他让我来,也没告诉我是你们俩,估计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再说了,你们为了金野卖命,值得么,你们可知道,金野和省城的秦先生合作了,就是为了对付我的大哥,还有我,因为我得罪了秦先生的弟弟秦立,我捅了他一刀。”

我就把我和秦立的恩怨,还有秦先生派和尚过来,要弄我的事儿给他们说了,他们听了以后,大吃一惊,说,“这是真的?”

我冷冷一笑,说:“我还会骗你们不成,你们这样助纣为虐,有意思吗,我劝你们,还是别跟金野混了。”

他们就说,“许默,在道上,跟了谁,就没法回头的了,再说了,金野大哥帮过我们几次,还救了我们的命,这事儿不必再谈了,今天就到这儿,我们俩就先走,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以后,他们又喝了一口,俩人就纷纷出去了,出去的时候,有人还问他们俩说,“平哥,南哥,杀进去不?”

苏平骂了句,“杀你吗杀,回去!”

疯子南也说是。那人就愣住了,说:“什么,就这样回去了?老板不会生气吗,就只是打砸一下而已,你们难道怕了刚刚的那个学生?要这样的话,我打头阵啊。”

“去你吗的,走了,我们说走,还有你说话的份儿?”

说完以后,苏平大手一挥,车队就开了过来,每人都乖乖的上车,然后扬长而去。

另一方面,一个侍者跑到了夜总会负责人的面前,说,“老板,金野那边的人退了。”

那负责人还在里面喝茶,说:“哦,是吗……什么?退了?什么退了?”

那侍者就说,“疯子南和苏平的人,都退了,本来今天说好了来打的,跟那个许默谈了几句,喝了几杯酒,就走了。”

那负责人亮瞎了狗眼,说:“是吗,这许默来头这么大,他到底谁啊?”

那侍者说,“不知道,好像是铭哥新收的一个小弟吧,听说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

那负责人立马说,“走,我们一起出去。”

我在吧台上喝酒,麻子脸、小胖他们来了,说:“默哥,平哥他们怎么就这么走了,刚刚我们喊他们,他们也不搭理我们,就那么灰着脸走了。”

我说:“要是不灰着脸,还能给你们好脸才有鬼了。”

他们就问我咋回事儿,我就把事儿说了,他们就唏嘘,说:“哎,这其实也怪不得南哥他们,各为其主,他们也没办法,但他们这样,回去以后是不是会被金野给怪罪?”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狠狠灌了一口酒。

就在这时候,夜总会的负责人,走了过来,一脸的谄媚,看着我们笑,说,“默哥,他们是走了吗?”

我瞥了他一眼说,“你有眼睛,不会看吗?”

我就看不惯这样的狗眼看人低的家伙,现在看我把人赶走了,就过来巴结我,跟狗一样的家伙,真是懒得搭理。

晚上回去了以后,刘子铭就给我打电话,恭喜我,祝贺我,还说,“许默啊,你可是立了大功了,那边金野派出来的人,可猛了,要不是你,估计晚上又要造成不少损失了,回头我给你点儿奖励,就小小意思,你可别拒绝啊。”

我打断了他的话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是疯子南和苏平砸的么,你派我去,难道不是故意的?”

我这么直截了当的跟他说,他倒是愣了,然后咳嗽了两声说,“是吗,疯子南?我不知道啊,我要知道的话,我就派别人去了,你俩有交情,我肯定不能派你俩去啊,没事儿,这事儿过去了,也就这一次,以后都不让你去守了。”

我心想,你就是逼着我去,我也不去,虽说我跟你混,但只能说我俩是一条船的蚂蚱,但你还命令不了我。

这事儿过去以后的三四天后,我听小胖他们说,城东那边好像是传来了一件大事,我问他们什么事,小胖说,“就南哥和平哥好像因为忤逆金野的意思,被罚关停了所有他们自己旗下的产业,很多家夜总会和歌厅、饭店都关门了。不是因为上级检查,而是因为所谓的自检。”

听了这消息以后,我心里一阵阵内疚,是啊,要不是南哥和平哥为了我,他们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换言之,这一切好像是都在刘子铭的掌控之中,狗日的,利用我,虽说咱们有共同的敌人金野和和尚,但也犯不着这样吧。夹低坑亡。

我想了一天,还跟小胖他们一起吃了个饭,说了这事儿以后,他们都觉着,确实,是我坑了南哥他们,他们对我,还有情义,虽然,是他们背叛了我们的兄弟之情,但就像他们所说的,各为其主,没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