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对峙,依然不惧/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了他的这话,不光是我愣了,就连疯子南他们也愣了,倒是苏平在那说了句。“金哥,不至于吧,他还真是个孩子,没必要吧,带这死肥猪走就行了呗?”

哪知道金野这会儿,没说啥,只是盯了疯子南和苏平一眼,那眼神,好像是要吃了他们似的。立马,他俩就不敢说啥了,就低着头。这时候,那两个保镖过来围住了我,说请我走,我不走,他们就用强行的,这时候,小胖他们就不肯,不让我走。

可是,他们不是那两个保镖的对手。而和尚,则是在那笑呵呵的接手一个人的治疗,这金野。居然还带了私人医生过来给他治疗。

我虽然被挟持上去了,但我却是气得不行了,一股不平的气愤,袭上心头我指着那金野破口大骂,说:“姓金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你以为你是谁,吗的,有种你就杀了我。老子的小叔,许风,为了给你顶罪,在监狱里待了一年才出来,你不但一点表示都没有,还落井下石,他这次进去,出来探亲都没法大年三十出来。还有,苏平。平哥的事儿,你把他发配到省外去干什么,人家也都是死心塌地跟着你的,我就最见不得你这样的大哥了,算什么大哥。”

我骂完了以后。感觉口顺了,倒是苏平他们立马过来,捂住了我的嘴,我说:“你干什么,你让我说出来,我憋着不舒服,他就是这样的人,还不让人说啊。”

“你别拦着他,让他说。”金野好像也不高兴了,冷着脸,命令苏平道。苏平就不敢说啥了。

我就冷笑着呵呵,因为骂道这里,我不知道后面怎么骂了,骂他卑鄙无耻吧,我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反正就除了我小叔和苏平的事儿,我不知道怎么说了。最后我还说,“你就是没用,就知道攀附秦先生,和这个死和尚合作,就全然不顾你以前的功臣许风的侄子,也就是我的死活。”

我说完以后,感觉有点口干舌燥,反正什么难听的,都骂上了,那两个保镖我估计如果他们不是顾及金野的那句别伤他,那他们早就把我给揍扁了,哪会让我这么嚣张在这儿一直骂。

一直到车开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庄园那里的时候,我不说话了,金野则是冷冷的问了句,“骂完了吗?”

我就哼了声说:“骂完了,你想怎么样?”

因为就我、笑面猪两人被绑来了,我们都是头领,绑其他人没什么鸟用,就把我俩绑来了。

他就说,“没事儿,等会儿,跟你玩个游戏。”

我还好奇呢,他就叫我和他打台球,还有笑面猪、疯子南以及和尚,我们几个打,他还说,“如果我和笑面猪能赢了他,就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那条街隔壁的街他就不收了,留给刘子铭。”

如果我俩打不赢他们,就得留下点什么,例如胳膊,例如腿。状向来扛。

我懂他的意思,我以为他会念及小叔的旧情,但没想到,却会是这样的下场。

疯子南和苏平还一直给我求情来着,说,“金野大哥,不至于吧,许默没什么错啊,只要干死刘子铭那货色就行了,没必要。”

金野就又挑起眉头来,说:“怎么的,我说的话今天就开始不管用了是吧?”

他们连忙说不是,金野就说,“我只是叫他和我打个台球而已,没别的,再说,留下他,也是好吃好喝伺候着,哪儿让他伤着了?你俩这逼样我看了就不爽,再摆出这幅姿态,我就真的对他下手了啊。”

这下,疯子南他们连忙不敢,我心头有点感动,但对他俩对金野唯命是从、唯唯诺诺的样子,就觉得生气,这两人也太没主见了,就算金野是老大,是错的事儿,还能一直做吗,他们自己就是木头人吗?真傻乎乎的。

开始打了,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我看到疯子南他们给我使眼色,说一定会保我周全的,叫我放心,别担心就是了。我就笑了下,给他们使眼色说,我又不担心,他好像也没打算动我的样子。

但我没想到的还在后头呢。

开始打的时候,疯子南开头,然后我们这边笑面猪接手,然后疯子南打,然后是我,然后是那边的苏平。每个人打的球一样多,谁先都进了就赢。

我没想到的是,笑面猪那么厉害,一下就全进了,第一个赢,然后是疯子南,然后是苏平,后来苏平不打了,让给金野打。最后输的是我,我本来就不会打,到最后都还剩三个,输定了。

最后果不其然,我输了,笑面猪就笑,说,“金野,大丈夫说话要算话,你先放我走吧。”

我没想到他这么不讲义气,我走不了,他居然就要先走。

金野笑了笑,说:“行啊,”

然后让疯子南送他走。笑面猪就笑呵呵的出去了,哪知道,出去还没到两秒钟,就传来了笑面猪的惨叫,说:“金野,我草泥马,你不是说好了的么,你这是,你这是干什么?”

然后他就说不出话来了,可能是死了,可能是打晕了,但,下场肯定不会好。

而我,脸色铁青的要命,他赢了都是这样的下场,那我呢?

似乎是看到了我的表情,金野就笑了,说,“没事,我说的赢了的让他走,意思就是,赢了的让他归西,是这意思。”

和尚在一边哈哈笑,说:“金哥就是金哥,不错不错,好一招送佛送到西啊,哈哈。”

疯子南进来的时候,手上都是血,刀也扔在地上,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你杀了他了?”

他没说活,我已经知道了答案了。我就过去,冲着金野吼,说:“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老大,说好了的,你居然不放过他,那我呢,我输了,你打算怎么样对我,你要杀了我是吗,来啊,来啊,草泥马的,你算个几把老大。”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骂他,开始只是以一些罪名来数落他,并不算骂的难听,他好歹也是一方老大,这会儿,脸色铁青的要命。

他死死盯着我说,“许默,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已经很忍着你,给你小叔面子,给他们面子了,不然,就之前在夜总会那里,我就可以狠狠教训你了。”

我一下怒了,知道这家伙果然是这样的货色,我骂道,“来啊,你来啊,你杀了我啊,我就知道你不会念什么旧情,你来吧,你不杀了我,你就是我孙子。”

我的话一出,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沉了下去。

苏平过来一把捂住了我的嘴,把我往外面拖,压低声音跟我说,“许默,你闯大祸了,别废话了,赶紧的走。”

同时,他大声的对里面的金野说,“金野大哥,这小子出言不逊,我让南哥给他点教训,居然敢对您出言不逊,简直是大逆不道,该死。”

说完就用力拖着我,而疯子南也很配合,把我给拉扯出去了。哪知道,我们刚出去,和尚来了句,“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金野吼了句,“干什么的,疯子南,苏平,你们要造反不成,我的话都不听了?”

这话一出,他俩也没辙了,乖乖的回来,把我带回来了。

金野生气的瞪着我说,我再给你个机会,给我跪下,说句:“对不起,以后,我们之间互不相欠,你小叔许风和我,也互不相欠。”

我呵呵冷笑,“这就想撇清和我小叔的关系了,为了你,坐了一年牢,一年的青春,就这么撇清了,你真他吗想得美。”

“跪下说对不起?门儿都没有,窗户也没有,傻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