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南哥我对不起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野冷冷一笑,说,“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是吗?”

我没说话。旁边的疯子南,苏平,劝阻说:“他还是个孩子,”却被金野一巴掌扇在脸上,说,“阿南,你眼瞎了是不是,我堂堂城东老大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还是一个小孩子,你动手,给我杀了他。快!”

一把匕首。从他的手上拿了出来,丢给了疯子南。

他冷冷的道,“怎么的,下不去手?下不去手,你也就不用跟我混了,而且,你也将会成为我城东所有混子的敌人。”状长吗弟。

这话一出,我就知道坏事儿了,真是装逼装过头,气愤过头,说话也过头了。他堂堂一个老大,遭受了这样的辱骂,能不愤怒才有鬼了。

而我这会儿再反悔也来不及。这确实是我真实的想法,我就是想骂死金野来。而疯子南听了这话以后。脸色变了,其他的人脸色也变了,就只有和尚在那玩味的看着这一切,幸灾乐祸。

看的出来,金野是真的发狂了。苏平还想给求情什么的,说不至于,却被金野身后的那个保镖,狠狠的一拳打在脸上。苏平的身手算是不错的了,在社会上又历练了一两年,可是他却被这个保镖一拳打到飞起来,另外一个保镖,则是把他给架出去了,我都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动手吧。”

金野吼了句,盯着我说。“许默,你自寻死路怪不得我,原本我是打算放了你的。”我冷冷盯着他说,“没必要,你早就想干掉我了,你要背信弃义,那你就来吧,吗了个比的,等我小叔从监狱里出来知道是你干掉我的,他一定会给我报仇,他一定会弄死你的。”

金野就笑说:“你觉得我会怕?再说了,你觉得你死了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谁知道?你会说出去吗?”

他看了看旁边的和尚,和尚摇摇头说不会,另外一个保镖也摇头说不会。他就摊开手笑道,说:“你看吧,都不会,那我还担心什么。”

说完以后,他冷冷的盯着疯子南,道,“阿南,你忘了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你忘了你说过什么都会听我的,毕生追随我?还不快下手!犹豫什么呢!快!”

疯子南的全身一颤,好像是被戳中什么痛处了一般,他犹豫了下,走到了匕首那里,捡了起来,手都还在发抖,走到我面前,我看到金野他们漏出了满意的笑容。我看着疯子南的匕首,感觉有点害怕,其实,我觉得自己并不是怕匕首,而是,怕南哥真的会捅我。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越来越靠近我,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厉害,我颤抖的看着他说,“南哥,你,你真的要捅我?”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我感觉如果他说一句话,或者再做一个动作,我的眼泪就会掉下来了,昔日的感情,昔日的兄弟情分,就要这么一刀两断了吗,为了他那个该死的老大金野,他就可以捅我?我不敢相信。

“动手啊,还愣着干什么!”

金野在那吼着,和尚也在那笑。笑的很欠揍。金野的匕首,因为他这句话,颤抖的拿了起来,拿到了我的胸口上,已经对准了我的胸口了,可是,他还没有刺下去,但,对我来说,我已经痛的很难受了,是心痛。

我没想到南哥会这样对我。我大吼着,流着泪,说:“你捅啊,你捅死我吧,捅啊。用力点,别让我有痛苦。”

我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才会喊出这样的话来,我知道他有他的难处,但他,真的不该想要捅我,这太伤我心了。

然而,那股锥心的疼痛并没有出现,也就是说,他并没有捅我,我睁开眼,看着他,他好像也眼睛红了,他突然间跪了下来,摇着头说,“我做不到,我做不到,金哥,我做不到,你放过我吧。”

“哼,没用的东西,”

金野骂了句草,这时候,和尚突然间站了起来,说了句,“阿南,你不行,就我来帮你吧。”

他突然间捡起了那把匕首,朝着我快速的来,他笑了句说,“这可是我帮你,不是我要杀了他的啊。”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我看不清的那种速度,眼看,那匕首就要扎到我了,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即将不属于自己。可是,就在最后一刻,出现变故了。有一个人,猛地过来,帮我拦住了这一刀,而这一刀,一下就刺入了他的胸膛里。他,突然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他,是疯子南,南哥。我瞪大了眼睛,一脚踹在受伤了的和尚身上,他吃痛一下,不过没倒,而我,则是抱住了疯子南,“南哥。”

嘶吼了起来。“可不能怪我啊,他突然间冲出来的,不关我的事。”和尚说到。

我嘶吼道,“快叫医生啊,愣着干甚么。”

而金野则是骂了句,“没用的东西,”

然后就径直走了出去,没理会这些。和尚也是摸了摸鼻子,说没我的事儿啊,我走了。然后就出去了,一脸的笑意,我恨不得杀了他,我嘶吼着,然而,我只能一个人,我抱着南哥,往外面跑,可是,找不到车。

我哭了,我哭的很痛苦,我找手机,却发现手机不知道丢哪儿去了,找不到,金野和和尚这两个傻逼,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刚刚好像还挺多人的,现在连个人影子都瞧不见了。金野这又是来的什么鬼地方。我着急的很,可是南哥,却拉着我的手说,“默默,对不起,我下不去手,我……南哥,你别动,都是我不好,都他吗赖我,要不是我乱说话,也不会害你这样,你放心南哥,你肯定不会出事的。我疯了似的,抱着他就走,”

可是,他的胸膛那里,不断的流血,我怎么都捂不住,要捂住血,还要抱着他,我的体力不支,眼看南哥呼吸都困难了,脸色苍白,我却没办法,我就在他身上找手机,好不容易找到了,给苏平打电话,他喊了声,“什么?疯子南出事儿了,那我马上来,吗的。”

没多久,大概一分钟,他就到了,开车来的,招呼了声,“快上车默默,这咋弄的,我走了以后,怎么这样了。”我说:“一言难尽,车上说,赶紧的救命要紧。”

一路上,我几乎是哭着的,我跟昏迷不醒的南哥说,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这么任性了,之类的,可是,他还是一直昏迷不醒,没醒来。苏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说,“默默,他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是心口那里挨了一刀吗?”

我说:“不知道,”我感觉泪水模糊了视线,不知道说什么了,苏平加快了开车的速度,连闯了几个红灯,这才顺利到了一个医院里,还好医院还算大,不会说救不了人的情况,等到他被推进急救病房的时候,我们还想进去,却被护士给拦在门外,说:“你们还想让病人好不,想,就快点出去,别影响我们治疗。”

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我大声的痛哭,苏平也拦不住我,护士叫我小声点,我就只能捂着嘴巴哭,我说:“我对不起南哥,要不是我骂金野,他也不会这样,要不是被和尚那狗日的钻了空子,也不会这样。”

苏平说:“哎,你别哭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南哥,我觉得他,为你,为我,为金野,做的够多的了,他利益权衡之下,他也没办法,金野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得不报恩。但他又是你的大哥,你说怎么办,你们把他逼上绝路的啊。”

我大声的痛哭,苏平继续跟我说,“他说,其实这一次,他和南哥也知道,要与我为敌,他想尽量避开避免,但这已经无法改变,阵营不同。”

他也不想这样,苏平跟我说,“可能这一次也是一个契机吧,如果南哥还能活着,他肯定就不会再混了,也算是报了金野的救命之恩,帮了他这么多年了,他也算是对得起良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