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求你去看看南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我们在病房外等了好久好久,都一直很担心南哥的安危,只能企盼他好起来,

可是。金野这个畜生居然看都不来看南哥一眼,好歹,是跟了他多少年的忠心部下了。我跟苏平说了这事儿,觉得这老大太没人情味了。

苏平自嘲的笑了下,说:“谁说不是呢?但你要知道,南哥这条命就是金野给的,他就是收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就愤愤不平,说:“哪有这样的事,人的生命都是自己的,爹妈给的。不能说他救了命,就可以任意驱使吧?那跟古时候贩卖和谐妇女有啥区别。”

他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道上的规矩就是这样的,南哥,也想自由,但自由始终不属于他。”

大概一天左右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我们始终没等到南哥度过危险期的消息,等来的,却是病危通知,说要见家属,做最后的手术,必须家属签字。因为这手术做了以后能不能救活就不一定了。

听了这话以后,我直接就崩溃了。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为了我那点屁大的自尊,为了我那点屁大的复仇计划,我就这样把南哥推向了地狱,我情何以堪?我拿什么脸面去请他的家属来。

可是,让我更加没想到的是,苏平说。“我来签吧,病人是孤儿,在外流浪闯荡,被金野救了才有的今天。”状私页圾。

他看我这样,就去签字了。签完了以后过来,看着我说,“没想到吧?”

我只是叹气。说:“我对不起南哥,我真的怎么都还不起南哥对我的恩情,我怎么就这么混蛋呢?”我抓着自己的头发,不停的撕扯,我在怪我自己,都是我惹出来的。

苏平让我别这样,他说知道我也不想这样的,“没办法的事,如果南哥就这么去了,就代表他没这个命享受你的抱歉。虽然,你欠他一句对不起。但他已经保护了你,他做到了答应你的事,也可以没有遗憾的走了。”

我说:“可是我有,我对不起南哥,我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我狂吼着,疯狂着,想要看看南哥,却被护士们拦着,平哥打了我一拳,很重,把我打倒在地上,他冷冷的道,“你别闹了行吗,他只是做手术,不是一定会死,如果他醒了看到你这样,他有多失望?”

听了平哥的话,我猛的醒悟过来,我说:“我得去找金野,让他来看看南哥,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我想南哥肯定也想见金野最后一面吧?”

苏平听了我的话苦笑,说,“金哥应该知道这事儿吧?他什么态度你还不懂吗,南哥背叛了他,只为了你,你觉得,他还会来看南哥吗?”

我咬咬牙,说:“会。他一定会。他必须会,我会把他请来的。”我目光坚定,走出了楼梯间,我让苏平看好南哥,而我,叫了个的士直奔城东。

上了的士以后。我才发现莽撞的我,没带钱,再说,我哪有钱?

可是没办法了,为了满足南哥最后的愿望,我必须去。我就一直没说给钱的事儿,忽悠着车主,等到时候大不了就赊账,我也算是了解了城东城西等四大势力老大的分布了,所以,要找到金野,不是很难,只要到他的势力分布的生意中心地带,砸一个店面,就可以让他出来了。就算他不出来,也会有人出来管的。下了车以后,我跟那司机说我先赊账,他不肯,我就要强行走,他还是不肯,要硬拉着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信不信我抽你。”

我就直接在路边找了个钢管,一下就呼他车上了,他害怕了,就只能放我走了,我指着那车的凹痕,说:“以后有缘能再见到你,我还你钱,也没多少,十几块而已。”

他就连忙说:“算了算了,”赶紧的就开了车走了。

拿着钢管,我就朝着中心地带一个影院走去,这里算是金野势力分布最豪华的地段,我也没去砸人家影院,不找死,我直接砸了前面的一家kfc,让这种狗日的快餐店风靡全球吧,砸烂了一个柜台以后就有人出来了,问我是干什么的,还有保安。

纷纷朝着我冲了过来,要给我颜色看看。我则是找了个舒服的角度,找了个漂亮的姑娘,挟持着,说:“让你们老大金野出来,我是许默,找他有事。”

我大声的吼了三声,没人理我,我就开始砸店了,他们立马说帮我联系,联系,还奉承我,让我别伤害那个姑娘,那姑娘也不知道是因为胆小还是怎么的,居然直接吓的尿出来了,姑娘长得不怎么地,就是清秀一点,所以很胆小很弱小,我就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声跟她说:“我不会伤害她的,只要我等到的人来了就行。”

没多久,金野果然是出现了,跟他一起来的,有两个黑衣保镖,还有那讨人厌的和尚,他居然伤势都好的差不多了,真是祸害遗千年,好人不长命啊。我就用悲痛的语气跟他说,“疯子南,南哥,危在旦夕,你去看看他吧,也许,是最后一面了。”

哪知道金野嗤笑一声说可笑,“我去看他,他都没报答我的救命之恩,还忤逆我的意思救你,他还好意思想见我最后一面。他也配?”

我瞪着他,我可以想象我此刻的眼神是如何的想要杀人,如果眼神真的可以杀人,那金野这会儿估计死了好几次了。我吼道,“他是那么尊敬你,那么为你尽心尽力,就算你救了他的命,可也不能把他的人生就一直掌控,这对他公平吗?他都快死了,可能你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他了,你就这么狠心?”

我说完以后,和尚笑了,说:“你还真是个天真的没毕业的学生,道上的规矩就是,救了你的命,你的命就是我的。”

我说:“我不管什么狗屁规矩,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去,见南哥一面。”

金野就笑。说:“凭什么,就凭你一个人?你能带我回去么?”

我说:“我会尽力,会拼命,因为,南哥是我的好大哥,是我对不起他的。”

哪知道和尚却拍手说好笑,然后说:“行,你请字总得说一个吧,咱金哥,好歹是一方老大,你想让他干啥就干啥,那他面子往哪放?”

我问他:“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说,“你跪下,老规矩,你肯跪,磕头,金哥就肯走。”

不知道为啥,原本金野是根本不打算去看南哥的,可就因为和尚这句话,他瞪着我说,“行,就这么办,继续你未完成的事,你跪下磕头,我就陪你去。”

此时此刻,可不是一开始那个小房间,而是闹市的中心,城东最热闹的地方,人很多,我现在跪,无疑是特别丢人的,那我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可是,我要是不跪,那南哥怎么办,如果他再也醒不过来了,能让他最后见一见自己的救命恩人金野,是对他最大的安慰吧。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把他给请回去,而,他的命,跟我的脸比起来,哪个值钱?他的命重要,还是我这点破尊严重要?我都已经把南哥害成这样了。

于是,在他们嘲笑的言语中,在他们不屑的目光下,我扑通一声跪下来了。和尚哟了一声。说:“不错啊,历史性的一刻,得记录下来,”

他就拍照,我没理会,而是直接看着金野,我说,“现在可以走了吧?”

哪知道,和尚却嘿嘿一笑,“只跪不拜是啥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