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2章他也是个可怜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瞪着他,恨不得撕碎了他这张人皮下的恶魔脸,就在我磕头的一瞬间,有人拉住了我。说“默默,算了。你做的够多了,有的人,对南哥没有感情,就算了吧,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我抬头,看到的是苏平哥,他怎么来了?原来,他不放心我,一路跟来,刚想着阻止我。我已经跪下了,可是,和尚却得寸进尺,所以,他看不下去了,他只能出手。他看着金野,说:“金哥,我跟着你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两年有余,南哥跟你的时间更长,这些年你对他视如己出,他也对你鞠躬尽瘁,但我觉得南哥已经做到了对你的报答。而我也在去年被发配到省外逃难,我们都已经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事。如今,南哥快要去了,你来或者不来,我们都没权利怪你,因为这是你的权利,不是你的义务。但我要说一句,金哥,做人就这么一辈子。能有几个忠心为你,真心待你的人?金哥,言尽于此,我以后也会退出城东势力,希望你放我回家。”

“走了,默默,我们走。”

说完。他给金野鞠躬,然后带我走。走了几米远,我听到身后金野在那痛心疾首的喝道,“好,好,都翅膀硬了可以单飞了,是吧,行,我放你们走,走吧,都滚吧,没出息的东西。”

不知道为啥,我在上车前听了他这句话,觉得他格外凄凉呢,一个老大,终究只能是孤家寡人一个吗,就好像刘子铭,他的亲信大长毛和野猪死了,现在在他身边的,就只是请来的杀手瘦猴而已。

回去的时候,苏平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说,“南哥度过危险期了,保住这条命是没事的了。”

听了这个消息,我喜极而泣,抱着苏平就说,“平哥,谢谢你,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哈哈,我太喜欢你了。”

整的路人都以为我俩是玻璃呢,后来苏平拍拍我说,不少人看着呢,我这才啊了声,说哦,然后我们就进去了。

一路到了病床以后,还是不让我们进去,说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病人还是昏迷的,六七个小时内应该会醒过来,到时候可以看看他,但不能让他受到太大得刺激了,所以,他不喜欢的人,最好别让他出现。我说:“肯定的,医生你放心,谢谢你了。”

他瞪了我一眼,说:“以后对医生对护士尊重点,别在医院里大吼大叫的,谁家的病人不是病人啊,谁不喜欢自己的亲人好好的不受病痛的折磨啊,就你家病人是人,人家的就是畜生了?”

说的我不好意思了,我就给他们道歉,其实他说的也对,这么大个医院,也有病危的病人,不是只有南哥一个,要每个家属都跟我这样激动,甚至要打护士的样子,那医院还开不开了。

一直都没吃啥东西,知道了南哥度过了危险期,苏平就去给我买了点东西吃,顺便打听了下现在城东的形势,以及金野、和尚接下来的打算,看样子,金野他们打算吞并掉刘子铭,反正两边的人已经打破了协定,而刘子铭也在疯狂的给我打电话,另外带着猴子他的部下们疯狂的和金野的人进行掠夺战。不过,这都不关我的事,天大的事,也没有南哥的性命重要。

而且,我也不能把这事儿告诉小胖他们,我怕他们也来了以后,刘子铭会发飙,到时候两边不讨好,那可就悲剧了。

大概过了三四小时,就有人通知我们,南哥醒了!状私上才。

听了这个消息,我们都开心的要死,我甚至以下就眼泪都快下来了,我赶紧的冲了进去,看到南哥那张憔悴的脸,我就心里难受。

我说,“南哥,你没事吧,你可千万别有事,你要是有事,我也不活了,都是我害的你。”

苏平也是,眼睛红红的,说,“南哥,没事儿了吧?”

倒是疯子南,此刻背后枕着针头,笑着看着我俩,说:“你俩疯了吧,都这副老子要死了似的表情,我告诉你们,你俩都死了,我也不会死,真是搞笑,看你俩那狗日的表情,我就看了想打。”

他这冷笑话,整的我们都笑了,不过他咳嗽了两声,好像还咳出血来了,整的我们赶紧的过去扶着他,问他有没有事,还叫了护士来,确定了没事,护士这才走的。

他就说我俩太大惊小怪了,还说,“他能有啥事儿啊,不就是挨个刀子,以前不是没挨过,有啥了不起的。”

最后我们聊到了有关金野的问题,他就跟我说,“许默,你太傻,跪什么跪,他能来,不能来,我还是能了解的,也许,现在的门外,他就站在那里。”

我就笑说:“不太可能吧。”

他就笑,说让我去看看的。

我就出门去看看,果然,看到金野还有几个保镖在那里,倒是没看到和尚,我看到他以后,愣了,说:“金野,你来了?”

他没说话,没理我,直接进去了,看那了眼疯子南,说:“没用的家伙,你就躺着吧,还坐起来干什么?”

疯子南苦笑说,“金哥,咱们多久没这样坐下来谈话了,想当初你救了我以后,一直到现在,你都待我不错,但,你的权力越来越大,混的也越来越好以后,你就变了,何必呢你说?”

金野就冷笑,说:“你说何必?老子混了这么久,还要被刘子铭那孙子压一头,你说我压得下这口气?还有刘麻子那孙子,倚老卖老,算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装?”

疯子南说,“金哥,够了,你就指望着靠别人的脸色过活?人家看你不爽,你就要碾压,那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那你得征服整个县城,哦不,甚至全国,你才甘心吧?”

金野说,“呵呵,你怎么知道?但起码,县城的老大我是得拿下的,不能让刘子铭那孙子拿了去了,让给谁都不能让给他了。”

“金哥,我想退出了,我和苏平,我俩也算是帮了你不少忙了,虽然比不上你给我的救命之恩,但请您准许我俩退出,我俩就只想自己开个小店,做点小生意,没有太大野心,如果金哥你哪天也想来,我会好好接待您的,真的,我除了不跟您混了以外,您还是我的好大哥,一辈子的好大哥。”

说完以后,疯子南咳嗽了两声,估计是说的有点多,有点快,有点激动了,所以咳出血来了,金野冷哼了声,“没用的家伙,我救你,就是让你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么,跟他那个小叔一样,没用的东西,让他认罪就认罪,让他扛罪就扛罪,你们说的好这叫愚忠,说难听点,就是傻!”

“行了,你这副病怏怏的身子,我也不需要,我和刘子铭的战斗也快到最后阶段了,也不需要你们了,你们该哪儿去滚哪儿去吧。”

说完,就带着两个保镖打算走了,而我,却是拦住了他,说:“金野,你说错了,我小叔,那不叫愚忠,那叫报恩和感恩,那叫对你的尊重,你不懂,所以你到最后就只会是孤家寡人一个,你当你的老大吧,没人会拦着你,你就做一个人的老大吧,没人会理解你的,哼。”

这次,他没生气,而是指了指我,说:“你小子,就是运气好,如果不是那么多人三番五次的保你,而你又有了个大后台,你早就死了几百次了。但是我告诉你许默,运气不是会一直都那么好的,迟早有一天会有运气用完的时候!”

我也冷冷的哼了一声,他今天来看疯子南,也算是圆了南哥的梦,我也就不骂他了。

他走以后,疯子南望着他走的方向,叹了口气,说,“金哥,也是个可怜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