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惨烈的事情/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胖还说,“这极品啊,打扮一下就是极品,为啥要去夜总会上班啊。真是,人各有志。”

这话被小胖妞听到了,小胖妞就掐着他的耳朵在那问他以后还敢不敢了,整的我们都想笑。

第八天晚上,凌晨,妃儿突然给我发来了信息,说她已经下手了,应该晚上的时候,和尚会被蒙汗药弄晕,叫我们赶紧过去,我当时因为睡着了。所以误事儿了。吗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四点多了,这之间,相差了一小时多。我看到这短信,还看到几个未接电话,我知道出事儿了,赶紧的叫上所有人,包括瘦猴,他必须得去。不然,发生任何事真的不堪设想。

到了那个酒店的时候,那个服务生还不让我们进去,我们也没搭理他,直接冲进去了,跟他抢了房卡,是人的命要紧,而不是这些繁琐的程序,大不了以后解释就行。先救了妃儿要紧。状尤双血。

可是,等我们到了那个房间的时候,却发现人去楼空,妃儿也不在了,吗的,可急死我了,我就给妃儿打电话。这会儿,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就算是行动失败了,我也得把妃儿救回来,不能让她羊入虎口。

可是没想到的是,我打电话,电话直接就在客厅里响起了,妃儿的手机都没拿走。

妃儿的手机旁边,有一张纸条,说:“想救她,来黄昏酒吧。”

我知道,肯定坏事儿了。拿起手机以后,我们出门,有刘子铭的人帮我们善后跟酒店里的人谈,刚出门上车,没多久,就有人打来电话,一看,是妃儿的手机,我愣了,然后拿起来一看,和尚两个字。

我立马接起来了,接起来以后,我就听到和尚在那张狂的大叫,说:“许默是吧,想阴我,草泥马的,老子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我问他想干什么,我还跟他说,“我警告你你别碰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杀了你的。真的。”

他就说,“呵呵,你派她来,不就是想让我碰她么,不就是引我上钩的么,现在,跟我卖牌坊了?你吗的,老子差点上了你的贼船。”

“行,老子现在将计就计,你听好了,你派来的这可怜的女孩儿的声音,啧啧,别提她的皮肤多好了,呵呵,不得不说,你找来的人,确实够水准。”

然后,我震惊的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妃儿的惨叫声,我眼泪直接掉下来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慌乱的吼叫,此刻,我听到电话里妃儿的惨叫,尖叫,以及那歇斯底里的叫声,“我知道,我错了。”

我没有本事,我睡过头了,所以才害了一个女生,是,因为我,让她变成了这样。要不是我跟她承诺了,她怎么会这样。

而我,就算是给她十万块,也比不上她的童贞被夺走的这一幕。

我眼泪哗啦啦的掉,小胖、黑大个他们问我怎么了,抢过我手里的手机,接过来听了以后,脸色变了,那电话还没挂断,里面女生的惨叫,让人听了痛彻心扉。

赵妃儿,一个美妙的卖艺不卖-身的夜店女郎,她,我不敢想了。

我叫车赶紧的开,一直开到了黄昏酒吧,进去以后,我就抓住酒保的脖子,嘶吼,“把和尚交出来。让他出来。”

那酒保应该是不认识和尚,就很无辜的被我给打了,一直到酒吧老板来了,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房间,说那里面应该有和尚,和尚是这里看场子的人,他凌晨来了以后就没出去过了。

我就冲了进去,蓬蓬的敲门,良久以后,门开了,和尚衣衫不整的出来,还在穿衣服,他看到我以后,笑了,嘴角扬起,说:“许默,你来了啊,呵呵,豪爽啊。”

然后看了看我的身后的人,黑大个他们想动手,我也想打他,可是,我们身边没有高手,只有受伤的瘦猴,几下攻击都被他躲过去了,他还很自然的从这里出去,说你们慢慢玩哈,玩我剩下的,也是可以的,哈哈哈。他的大笑声最后还传来,说:“谢谢默哥啊,给我找了个这么好的姑娘,还是雏儿呢。”

我当时眼睛都快瞎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是我,是我害了她,我冲了进去,发现了这惨痛的一幕,是的,太惨了,全身都是血,尤其是某些地方,可想而是,和尚是有多么惨烈的对待他。

“这个畜生!!”我嘶吼着要去杀了和尚,黑大个他们拦着我,说:“默哥,快,送医院,抢救,快点,抢救。”

“不能耽搁了!”

我也只能强迫自己赶紧冷静下来,然后把她给送上了救护车。

而这地方是和尚守的场子,我带来的人,一个劲儿的砸,把顾客全都吓跑了。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出现了,和尚,他带了不少人,过来,手里还拿着钢管刀具。指着我说,“许默,给你面子让你砸了几分钟,怎么的了,玩了一个小姑娘而已,至于么,又不是你老婆,你哪儿找来的,挺嫩啊。”

我疯了,冲过去,可是,我还没冲到他身边,被人打了后颈一下,我就晕了过去。事后的事儿,我不知道了。

醒来以后,我感觉天旋地转,欢欢给我打电话,我也没理,直接关了,然后我躺在病床上,我感觉全身都疼,是我又挨打了么。没多久,小胖他们来了,告诉了我那天确实和和尚打了,但和尚因为体力不行,受伤了,而且有意放过我们,再加上我们有瘦猴帮忙,所以全身而退了。

我没管那么多,我只是抓着他的手问,“妃儿呢,赵妃儿,人呢,她怎么样了,她怎么样了?”

黑大个脸黑黑的,不说话,小胖也不说话,我睁大眼睛说,“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倒是说啊。”

黑大个说,“危险期还没过,医生说,她想寻死,不想活了,不配合治疗,不然的话,她的情况,是不至死的。”

我说:“你们带我去看看,我要看看她,她现在还不治疗吗?”

黑大个说,“是,还是那样,一个人,全身都是伤,一个人蹲在墙角,用被子裹着自己。”

我让他们扶着我,我就下去了,因为没吃东西,也没啥力气,也没休息好,我走路都没啥力气了,差点摔倒好几次。

但我还是坚持的走到了那个病房,看到了她,她裹着被子,一个人在那发抖,哭泣,看着天空,看着天际,不知道想些什么。

很凄凉的那种。我看了都心里发酸,我几乎是爬着过去的,因为我没力气走了,我就过去,看了看她,问她有没有事,还问她,“为什么放弃治疗?”

她看到我的时候,好像是愣了下,然后,疯狂的撕扯我的头发,撕扯的我的脸,我的脸被她撕破了,我的鼻子被她打出血了,我快被打晕过去了,她哭着喊着,问我:“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耍她,为什么要这样害她,”

我只能说三个字,“对不起。”

是的,我只能这么说,只能说对不起。不然我还能说什么呢?

黑大个他们拉扯开她,问她干什么呢,我说:“别拦着她,让她打,让她打,我活该,都是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睡着了,就不会这样了,对不起。”

我给她跪下,在她的旁边跪下,我给她磕头,是的,我对她的错,我这辈子都还不完,为什么,我要让她去做诱饵,随便找个水性杨花的不就行了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