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寻觅高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是医院学校两头跑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赵妃儿听医生说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为啥她就是不肯出院呢。我寻思了下,可能是她没钱,也没脸回去,就呆在医院里,闷在里面等着发酵。

但可就累坏了我了,我因为答应了欢欢要陪她的,所以不能说是因为照顾妃儿的事,导致不能陪她,那她可就又得发火、哭闹了,到时候得不偿失。所以这段时间我挺累的。但好歹能哄的两个女的稍微开心点,我觉得我做的足够了。

妃儿那边,她弟弟的钱到位了。什么都不愁了,她也就放心了。至于工作那边,反正是在刘子铭的场子,让他卖个面子说个话,把她辞退是不可能的。她说她也就只会做这个了,其他的,没学过,也不会做,文凭也没有,很惨的。

我问她是不是只读了高中,她说初三以后就辍学没读了,没钱主要是。然后就是弟弟也要读书,那个年代重男轻女,没办法,只能让弟弟读。

家里都是农村人,哪有钱给弟弟念书,很惨的,所以,我必须得照顾好她。而在我渐渐照顾她的过程中,她也慢慢的打开了心扉,开始笑了,我记得当时看到她笑的第一天,我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好几个日夜没睡,这丫头也是。老是做梦,梦到和尚什么的吧,我同时也给她保证,一定会把和尚给手刃了。不然真的难消心头之恨。

另一方面,刘子铭那边催我了,这个办法没办成,还浪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甚至,找姑娘,以及赵妃儿住院很多钱,都是刘子铭掏的,不然,就我那点会费,也就刚刚够给赵妃儿弟弟而已。他问我打算怎么办,我也没直接跟他说我已经找过疯子哥了,我不想透露自己的底牌,我也怕他把我给卖了,因为,疯子哥和秦先生的约定是,两边都不出力,都不干涉,让我和和尚自己斗,倘若我告诉了刘子铭,这家伙万一跟金野装逼说疯子哥出手帮忙了,那到时候就坏事儿了,和尚再告诉了秦先生,那疯子哥在省城的地位就不保了,威胁到疯子哥的地位,我不能做出这样疏忽的事儿,所以,不能告诉这家伙。

我只是说,“我一定有办法,我有个认识的高手,等我联系联系他,”

他就说,“是吗,那我等你好消息,这次一定要成功。”我说,“是啊,铭哥,你也有高手的话,也记得叫来。”

他就苦笑说,“肥龙和笑面猪都死了,谁还敢来跟和尚斗啊,瘦猴要不是为了报仇,也早就走了,这和尚,着实太难对付了。”状团农圾。

我说:“没事,反正他不敢动我,如果动我,省城的枫少能让他死得难看,所以我有机会。”

刘子铭就说,“恩,行,我看好你,许默,就交给你了,成功干掉了和尚,我给你分一条街让你管。要是你帮我干掉了金野,吞并了城东,那城东大部分地方就交给你来管了。”

我嘿嘿一笑说行,其实我心里想,要是打败了金野,估计还不知道怎么想方设法赶我走呢,现在说的好听。另一方面,我联系上了螳螂哥。

其实应该算是螳螂哥联系我的,我一直都联系不上他,直到我和疯子哥说了,疯子哥才说帮我想办法,这会儿,螳螂哥才主动找的我,因为我跟他不一样,谁主动找我都能找到我,而螳螂哥必须得特别的人才能找到,他身上背的命案多,别人找不到他很正常。

他联系我的时候,我还在照顾妃儿,妃儿以为是欢欢给我来的电话呢,后来还生气了。我是躲到厕所里去打的电话,也难怪她会生气,说我不专心照顾好她,就知道顾着女朋友,还说没诚意以后就别来了,她可以出院,搞得我赶紧的给她道歉。

再说厕所里的事儿吧,我和螳螂哥联系上了,螳螂哥问我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我说我倒是没什么事,和尚答应了不敢动我不是吗,就是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被伤害,我就把妃儿的事情给说了一遍,没想到螳螂哥很淡定,一点都不觉得惊讶,但是倒也没说什么风凉话,估计怕我伤心吧。我觉得,应该是像他和疯子哥这样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也许,比和尚厉害,比和尚牛逼百倍的人也见识过,所以,赵妃儿的事,他们肯定也屡见不鲜了,所以就没觉得什么惊讶之处。不过螳螂哥倒是真的打算给我解决问题,他说,“他认识个人,在隔壁县城,不在解放县城的,当然他只是推荐我去找他,而不是派他下来帮我,所以,就算是被秦先生抓到了,也拿不到什么把柄,并且,这个人很厉害,有可能比螳螂哥还厉害,但螳螂哥自己也不确定,只是听道上的人说的,叫我去找他,我要是能请动他的话,估计和尚那一关可以过。”

听了他这么说,我愣了下,不过还是接受了他这个建议,他告诉了我一个地址,以及一个外号铜人,这人真名他也不清楚,就知道这个外号,反正那一带基本上都认识他,所以只要我提了这个外号,就会有人带我见他。到时候再说是他螳螂哥介绍的,估计成功的几率会大一点。有了这个讯息以后,我就抓紧时间找那个县城的消息,那县城就在隔壁,没多远的路,十分钟车程,到坐班车的地方就行,因为要我一个人秘密行事,所以,我没带小胖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去,只有我一个人去了,我也没带啥礼物什么的,就一个人轻装上阵了,因为对这样的高手来说,带什么东西,都是虚的,我又拿不出什么很值钱的东西,更拿不出什么老古董,所以,就我一个人去,难说成功率还更大一点。

一路颠簸,我挺激动也挺紧张的,因为这人是个高手,大人物,那一带响当当的人物,可是等到我去了那里以后,提了铜人这个外号,有人就冲我指了指街边一个垃圾桶那里,说你过去吧,他在那!我当时就想踹死这人了,心说是不是耍我玩呢,街边那个,不是叫花子么,我就要过去打那人,我质问他为什么耍我,他就有点生气了,还叫了不少人,打算揍我,还说,“他明明告诉了我铜人就是那个人,还要打我,以为我们这儿没人了是不?”

我就跟他们讲道理说:“我找的这个铜人,是这一带的牛逼人物,不可能是个叫花子吧,肯定是他耍我玩呢,我不打他打谁?”

直到我和他们打了一架,凭借我丰富的经验,教训了他们一顿,他们又找来了不少人要打我,我被打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个垃圾堆里的邋遢男,真的是铜人,只不过不知道因为啥,他就变成这样了。后来仔细观察了两三天,我才发现,他腿是跛的,也就是说,“这个高手,原来跛脚了,废了?”

我当时震惊加上失望,可是我还是不甘心,就问了问很多人,他们都说,这铜人确实厉害,腿和手上的的功夫都挺牛逼的,但有一次来个喜欢惹事的高手,这人好像是杀了人,铜人就去管,哪知道被那人偷袭,最后导致脚跛了,原本他的功夫可以让他扬名立万,但他瞬间没了功夫,后来的后来,他就颓废成这样了。他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只会打拳玩腿上功夫,给人当当保镖什么的,但现在,啥也不能干了,虎落平阳了,谁都可以欺负他了,所以,他就成了这幅尊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