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高手带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失望,我是彻底的失望了,我估计,螳螂哥认识这个铜人的时候。还是几年前了吧,他所知道的铜人,是几年前的铜人了,现在的铜人,就是个废物,别说打和尚了,就是打一般的几个小混混,估计都打不赢。

可能他还有点底子,我看到偶尔有小混子打他,拿垃圾扔他,他还可以反抗反抗,可是人一多。他就顾不过来了,跛脚的人。怎么跑的过正常人呢?我对其失望之极,所以打算放弃,回解放县城。刚好准备打算最后吃个午饭,就回去的,我路过了一个小面馆,在里面吃了个面,却听到有人在那讨论,说:“什么前几天铜人又被人打了吧,这是第几次了,哎,那些人真惨啊。应该是铜人的朋友来帮忙的吧,我前几天还听说有人打听他呢。”

“铜人虽然废了跛了脚,但总有人在暗处帮他,不然为啥每个欺负铜人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呢。”

听了这话以后,我果断的惊醒了,是啊,这货是不是在扮猪吃虎,就是为了避免麻烦,所以过起了捡垃圾的生活。我也觉得是,一个高手就是再不济,只是跛脚而已,又不是手脚残废了。想到这里,我真恨不得抱起刚刚那个大妈亲一口。是她点醒了我。

有了这个消息以后,我更加确定了这铜人,非普通人,因为我这个有心人的观察。所以我发现,果然是这样,那些天欺负他的混子,有一两个我还遇到了呢,被人打折了腿,也不是啥很大的惩罚,但好像就是因为他们说了句铜人是废人,跛脚。这让我明白了,这铜人也不是啥好相处的角色,狠角色,一言不合,可能也会把我的腿给打断,我得小心着点。找了个机会,我又发现他在那捡垃圾,好像还在垃圾堆里捡到个鸡腿,然后就开始吃,我当时觉得恶心反胃,但还是靠近了他。

我说,“铜人前辈,我找你有点事,是毒螳螂让我来找你的,说只有你能帮我,我是在解放县城的。想请你帮个忙。”

我清楚的看到,我说到毒螳螂的时候,他的脸皮抽了一下,但,还是隐藏的很好没让我察觉到。他就咿咿呀呀的问我,“什么螳螂,能吃吗,你说什么呢?”

我看他装得这么像,我就说,“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吃饭喝酒,你乐意不?”

这家伙一听,就说:“行啊,乐意乐意,走走,吃饭饭,喝酒酒。”

我当时心里就听了想吐,这么大个人了,还卖萌装嫩充傻。看我等会儿怎么揭穿你。他身上的味道太难闻了,没办法,带他去了个旅馆,让他洗洗先,一开始他还不乐意,说臭臭更健康,还说他不会洗,我说:“行啊,不会洗我帮你洗,你想要男人帮你洗澡吗?”

他就不墨迹,赶紧的进去了。

洗完澡以后,他出来的时候,我感觉焕然一新的样子,但他又穿上臭衣服了,还开始装傻,我也懒得跟他墨迹了,就带他去喝酒吃肉,一顿好吃好喝以后,他还打了几个饱嗝,然后看着我说,“小伙你不错,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让我去帮你打架,那是不可能的了,我这样子,你说能打谁?”

我就笑,然后问他,“那些被你打断手脚的混混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手脚都是自己断的?”

他听我说完以后,眼神微微有点不自然,然后摆摆手说,“关我啥事,又不是我打的。”

我又笑,说,“铜人前辈,怎么现在你不装傻了?怎么变正常了?”

他就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我装啥傻,众人皆醉我独醒,他们都是傻逼,只有不把我当傻子的人,我才会不把他当傻子,例如你。”

我再笑,证明我赌对了,我就直截了当的说,“铜人前辈,我是毒螳螂叫来的,毒螳螂的后辈,能请您帮个忙吗?”

他没说话,我就把我的事儿给说了,他就摆摆手说,“还是让我帮你打架啊,那不行,我已经不打架了。这个忙我帮不了你。”

跟他说了好几次,他都不肯,还说,“咱俩有缘,你看得起我,请我吃饭喝酒,我可以日后答应你一件事,但,打架不行,我这腿断了以后,没来得及救治就这么废了,其实也是一件好事,至少提醒我功夫不是用来好勇斗狠的,所以那时候我就发誓,绝对不会再打架了。”

我不甘心,我就问他,

“那那些混子被你打断了腿,难道不是打架吗?”他就笑,说:“那是他们自己摔断的,跟我有啥关系。”

他既然这么狡辩,我也没辙了,我只是叹气,跟他埋怨了几句,说那个和尚太咄咄逼人了,还把我找去的一个姑娘给强x了,特别的可恨,这样的人,千刀万剐都是死有余辜。我就在那一个劲儿的骂和尚,说他的不是之处,说他怎么怎么禽兽等等,也不是为了让他帮我,就只是为了发泄,这次找他不成功,也就只好当做交了个高手朋友了。

就在我跟他告别,打算离开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你是说,这个和尚,很好=色?”

我有点无语,说:“怎么了,你也好这口?”

哪知道,他突然间抓着我的肩膀,我很疼,问他:“咋回事儿,你疯了是么,我又没让你帮我忙了,我要回家了啊,你抓我干什么,你好这口,自己找小姐去,别想让我请客了,我不当冤大头了。”

说完,我就甩开他的手,打算走。他突然问我,“你说的这个和尚,是不是身高一米大,头大如斗,长得有一股子邪气样儿,而且说话很轻佻,最主要的是,他很好=色?”

他说完以后,我愣了,问他,“你认识?”

我心想,应该是吧,很多人都认识他,毕竟,他也是省城出了名的人物,也是秦先生手下的大将,有人认识很正常。哪知道,这叫花子铜人全身颤抖起来,嘿嘿冷笑,我说:“你发什么疯,我走了。”

他说:“别走,我跟你一起去,这和尚,我认识,我不但认识,而且还和他很熟。”状团坑划。

我愣了,说:“咋的,你要帮我?”

他就突然间变了个脸色,笑呵呵的说,“我去帮你干他吧,不过呢,你得一路包食宿,包酒,包饭菜,行吧?”

我无语了,那一路上,他磨磨唧唧的,就是不肯换一套新衣服,我怎么感觉我是被他坑了呢,他和和尚认识?是怎么个意思?我觉得我肯定是被坑了,还要一路上包他的伙食,麻痹的,一下就把我给吃穷了。

不过,有了这样的一个实力选手,我的底气更稳了点,就是不知道这家伙靠谱不靠谱,总感觉不行。而且,他的跛脚也会把他的战斗力拉下降吧,算了,如果他和瘦猴联手能对付的了和尚,那也够了。反正和和尚这仇,不报不行。

把他请来了以后,住哪儿,在哪儿吃,是个问题,我还得念书,完了几个月后还得高考,他吗的忙死了,这货不能一直跟着我吧,于是乎,跟着小胖他们介绍了下这位大爷,说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铜人,别说,黑大个居然还认识他,说:“他挺出名的在那一带,但后来好像是销声匿迹了。就是他么?挺年轻的,我还以为很老呢。”

之后我们几个兄弟就让他表演一下,看看他有多厉害,可是这货就是懒,不肯表演,还说,“赶紧的带我去见和尚,我得收拾他。”后来小胖他们忍不住了,找了个机会,暗算这个铜人前辈,结果,铜人被弄的一身都是鸡蛋和垃圾,狼狈的很。小胖他们就笑,说:“这也叫高手?”

后来我也觉着奇怪来着,照理说小胖嘲笑他了,应该会被折断手脚的啊,可是一连几天,小胖都没事儿,这让我怀疑了,那些小混混是不是自己摔断的手脚啊,还是我听错了?一直到刘子铭找我,让我去对阵和尚,说和尚这孙子,伤势好的差不多了,瘦猴完全不是他对手,问我是不是找来了高手,我说是,就带着他去了。

到了那里以后,刘子铭看到他这副邋遢样,说,“怎么,许默,你在耍我们玩呢?你不知道这和尚是多危险的人物么,你看看。”他指了指一面墙,墙上有两个人被钉在上面,血肉模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