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二打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不及多想,这俩人的战斗就已经打响了。

少林,这个称呼,似乎是只有电视剧里才能出现吧。但,少林这样的地方,确实真实存在,例如一些寺庙,也确实真实存在一样。我记得武当山,也就是太极张三丰本人,我还亲眼见过,不知道是他的弟子子嗣还是谁,那道馆,我都去过。在邵武市邵南一带,有许多关于张三丰的传说,其中的一些传说。更是老幼皆知。

但少林,我还真没去见过。但这两个人的功夫。也确实只有少林这样的地方才能拥有。

回到当时,这俩人身上都没出任何血,只是在那比拼暗劲儿似的,虽说铜人压着他,因为他的腿是跛的,所以那个方向没法发力,或者说发力的力度不够,就被和尚给翻过身来,俩人之间就换了个姿势,变成了和尚压着铜人。

等和尚看到铜人的时候,瞳孔就瞪大了。看着他,不可置信。

“师兄?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们也无语了,师兄,怎么回事,这什么情况,上演十八年后亲兄弟相遇的场景么,草泥马,剧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但这样,岂不是更好,和尚如果能和铜人一起,以后就不参与这些打斗了,就没人帮秦先生了,我的危机也就解除了。

可是,我想的太美了。我忘了一件事,铜人说他是什么,叛徒!所以,俩人打的这么难解难分。恨不得对方死翘翘,还会和好成朋友么,不可能的事。

“你这个叛徒,别叫我师兄,当年,你偷学藏经阁的武功,逃走的时候,还把藏经阁一把火给烧了,我们师兄弟为了你,吃了多少苦,你这狗日的,偷学了一招半式就出来丢人现眼,如今,我就要废了你这欺师灭祖的狗东西!”

说完,就开始发力,俩人就正面交战起来了,对打了好多下,那速度,真不比螳螂哥差多少,看来我的估计是错误的,我还一直觉得这和尚打不过螳螂哥,现在看来,还真能说谁赢谁输。

“呵呵,师兄,什么叫我是叛徒,少林那地方你以为是啥好地方,现在的和尚都娶妻生子了,就不允许我下山,还过什么十八铜人,我记得师兄你也闯了铜人阵吧,你是不是过了,才下山的?还是你也跟我一样,钻狗洞出来的,哈哈哈哈,不过你这腿是怎么回事?就你这样,还能是我对手么,以前你们就不是我对手,现在,依然不是!”

说完,就跟铜人打在一起,我们听着,都感觉跟天方夜谭似的,他吗的,电视剧里的剧情吗,十八铜人阵?还闯了才能下山?藏经阁?偷学武功?尼玛,倚天屠龙记还是天龙八部,扫地神僧会出现吗?

其实,事实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少林也就那么回事儿,没啥神秘的,这两个人,基本就是武艺最高的了,还有比他们更厉害的,更玄乎的,在少林,基本上就没有了。所以,也没有电视剧里那么夸张。而且他们俩的功夫,也没到飞檐走壁快到眼睛都看不清的程度。

最后,看着铜人败下阵来,我们都紧张的要死,问他要不要帮忙的时候,这时候,又是一个人冲了出来,“瘦猴?”

他居然出来了,我们大喜,瘦猴虽然不是什么少林的和尚,但他的一身功夫也够硬,这次虽然一开始没出现,但现在,抓住机会,能弄死这和尚,也是好的,看着高手对战,我们都看的惊心动魄,真担心他们就这么死了,可是打了大概三十几分钟,还是没分出胜负来,这和尚的身手,我越看越心惊,吗的,以前不知道,现在才知道,他这么厉害,以一敌二,居然还没被打趴下。

直到刘子铭他们带人冲进来的时候,和尚才奋力的杀出重围打算逃跑,而就在这时候,不少人,把刘子铭的人给团团围住了,在外围的一圈儿,爽朗的笑声传来,“金野?”

他居然来了,居然亲自来了。

刘子铭就笑,说:“金哥,别来无恙。”状巨有划。

他就说,“铭哥也别来无恙,我只是带我的手下走,没别的意思。”

刘子铭就说,“怎么的,你手下,这个和尚头,来我们这里大闹了这么久,说走就走,不得留下什么么?”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金野有多狠,他把和尚的小手指头给切了,问刘子铭,“这样,满意了吧?这样打下去,谁也讨不了好,反而会惹来警方,你也不希望看到吧?”

刘子铭点点头,今天占了便宜,和尚也受了重伤,而我们也算是打赢了这一仗,没有让金野的势力再发展的更快,再侵入的更快,所以刘子铭没有怪我们。

而是过来看着我,赞许的看着那个铜人,铜人没说什么,直接拍拍手,对着要走的和尚说,“和尚,你跑不了,你迟早得跟我回去一趟,给少林一个交代,给死去的师兄弟一个交代。”

和尚只是呵呵一笑,冲他竖起中指,“交代你大爷,你个瘸子,要不是他今天来,死的会是你,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他指了指瘦猴,瘦猴一直喘着粗气,好像是身上的伤口又崩开了,然后就被刘子铭的人送去医院了。

刘子铭说我干得不错,然后问我,“许默,怎样,我赶来的还算及时吧?”

我就冷笑说,“铭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铭哥,等干掉了和尚以后,我再也不会插手你的事儿,今天,要不是铜人前辈,可能我的兄弟们就交代在这儿了,你来个回马枪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会感谢你。”

他就笑,笑的很勉强,说什么他在那边有战事,金野分头派了两拨人,我心里笑,说金野本人都在这儿,还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铜人前辈的伤势。我们一过去,铜人前辈就晕倒了,而我看到他的胸口、肩膀以及手腕上,都是淤青,看来这一战很惨烈,两个人都是高手,高手之间的肉-搏,不是一般的耗费体力。

送他去医院的时候,小胖他们就说,真看不出来,如果铜人前辈的脚没有跛,肯定能干掉和尚那叛徒。

我就笑,说如果他没跛脚,也不会是这副邋遢样了,想当年,他在隔壁县城可是很风生水起的,不少人知道他的大名。

小胖说:“是吗,难怪黑大个说听说过他,看来真的有。看来,这华夏大地,真是能人众多啊,只不过都是藏在民间,真是应了那句话,高手在民间啊。”

我说,“肯定的了,很多隐士高手,要么就是高官的保镖,要么就是司机,要么自己就是高位,或者在民间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电视剧说是说那么拍的,但也不是全都是假的,电视剧,也是根据人的真实生活所拍的,不是纯粹瞎掰。”

王安民说也是,然后问我,“默哥,不过他们少林是怎么回事?什么藏经阁,难道真的有这回事?你说,能不能让铜人前辈教我们几招,少林功夫博大精深,我们学了,难说还真的可以牛逼起来,我觉得吧,咱们这几次被欺负成狗,原因就是我们自己没功夫,只能靠别人,你看这次,螳螂哥不能帮我们,我们就处处被动,如果当初默哥你就会一套少林拳法什么的,要救下妃儿,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是吧,也不至于被和尚这狗日的欺负成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