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失望心碎/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煞风景,没意思。她走了后,那种微妙的气氛就没了,我尴尬的咳嗽了声。她就问我咋了,要不要喝水,她就去给我倒水了,我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咋说呢,那瞬间,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她了,她跟她哥不一样,她是世界上最善良单纯的女孩了,她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而我却没能给她幸福,真是太对不起她了。

等她把水给倒过来给我喝了以后。我就又把她给抱住了,她就说哎呀,别烦了,等下又有人进来,多不好。

我看她这样脸红红的,就想逗她,不过看她后来又装可怜的样子,我就想着,放过她算了。

我就问她,“还好不?好点儿了没?”

其实我的意思是问她有没有从和尚的惊吓中清醒过来。有没有被吓到,需要安慰不。她应该是能听懂,点点头说,“好点儿了,就是当时的你。吓到我了,我没想到你又变成那样了。”

我问她,“哪样啊,那么愤怒又有本事的你的男朋友,你不高兴?”

她就摇头说,“不高兴,跟以前你把我…的时候一样,不讲理,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似的。”

她说完以后我愣了,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当时的我和和尚你死我活的样子,不就跟当初我把她给强了的时候一样么,我怎么发现我体内就是有一股这样的热血,也许,这就是我的潜能吧。我们学生物,都有讲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潜能,有的人表现出来,有的人一直暗藏在身体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激发出来,那么,我的潜能就是靠忍受不了的愤怒?所以才会释放出来?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想的有点头疼,也就没去想了。不过既然欢欢提到了这个事儿,我就过去拉着她的手,说,“以后你可别干这种傻事了,我就是死,我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真的,哪怕你这样救了我,我也活不下去,太屈辱了。”

她就骂我,打我,捶我几下,说:“我还挺大男子主义的,还说,以后我不这样就行了呗,你急什么急,不过,你以后也不准这样跟个疯子似的到处咬人,我可被你给吓坏了,不光是我呢,我们班的其他女生,也吓坏了,说高三老大许默,老大就是老大,发起狂来真的是谁都挡不住。”

我就哈哈笑,说:“是吗,然后跟她说,改天,让我见见你的那几个崇拜我的女同学,我给她们签名。”

哪知道欢欢瞪了我一眼说,“你敢!”

看她这样小生气的样子,我觉得她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直到有个人进来了以后,我就没说啥话了,因为,这人,是螳螂哥。

他居然进来了,他来干什么,我很不想看到他。

而欢欢,这会儿看到螳螂哥进来了,以为我们要谈事情,就说,“默默,那我先出去了。”

我说,“你出去干什么,回来,这里本来就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走什么走,有的不该来的人,才应该走。”

我的语气之中的针锋相对,很明显了。

倒是螳螂哥笑了下说,“许默,还生气呢?这事儿,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你疯子哥,你想想,那和尚是秦先生保的人,秦先生不让他死,疯子哥的弟弟你却杀了他,那,秦先生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疯子哥忤逆了他,不把他看在眼里,到时候,发动四少之间的内战,你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

听了他的话,我倒是想过这一点,但,也没这么严重吧,这和尚,完全到了最后就是不听秦先生的话,也不听金野的话,就是个疯子,他要杀了我。我咬咬牙说,“他不也是要杀了我么,那秦先生还警告他说,不让他杀了我呢,难道,秦先生和疯子哥的约定不是这个吗?”

“那是和尚不服从命令,这就给了疯子哥一个可以让秦先生退一步的理由。”

我就说:“我不服,我要跟疯子哥通电话,我要告状,我要看看,我的女朋友差点被和尚给欺辱了,而我却不能杀了他,我看看到底是我重要,还是这个和尚重要,我看看疯子哥怎么说。”

我说完以后,不顾螳螂哥的脸色,要去拿手机打电话,哪知道,螳螂哥直接把我的手打了一下,疼的我撕心裂肺,他瞪着我说,“许默,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乱来,上头的事儿,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你这样打电话过去,是要给我脸色看的意思?越权往上告状?”

我心里冷笑,不会是螳螂哥看我不爽,想害我吧,不能啊,他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他这是怎么解释,他是自己私自替疯子哥下命令吧,所以怕我跟疯子哥说清楚这件事。

我就瞪着他说,“螳螂哥,你也看到了我的凄惨,和我的女朋友的凄惨,你不但故意不帮忙,反而还救了和尚,这样虽然是帮了疯子哥,但,你却把我的性命于不顾,你是什么居心,怕我威胁到你的地位,是吗?”

“螳螂哥,我一直都尊敬你,没想到,这一次,我看错了。”

说完以后我就走出去了,他也没拦我,我就去了一趟卫生间,嘘嘘。

顺便找电话,打算给疯子哥打电话,但是,却发现手机没什么电了,想了想,还是等充满电以后再打吧,回去病房的时候,发现螳螂哥走了,不在了。

我心想这是干啥呢,不会是真的被我给猜中了吧,螳螂哥有野心,想要谋取我的位置?觉得我这个五弟不配当疯子哥的五弟?觉得我名不副实?是这意思?所以才会自作主张,替疯子哥分忧,把我这里的权利给剥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得赶紧联系疯子哥了。

而另一方面,我下午的时候去看了看铜人前辈,是小胖告诉我说他已经醒了,我就去看看他。

他看到我的手的时候,问我:“怎么样了,手恢复的如何?”

我说:“我还年轻,还可以恢复跟以前一样好,甚至是更好。”

我则是内疚的看着他说,“铜人前辈,你这可就,万一以后你要是……”我突然间犹豫了,最后我还是咬咬牙果断的说,“铜人前辈,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前辈,你这两条腿以后要是不能走了,我们就推轮椅给你推一辈子,决不食言!”

他看我这么说了以后,愣了,不过马上,就笑了,说:“许默,没必要这样,我还没瘸,没废呢,你们也想的太早了,就这么咒我啊?”

我说不是。

他就摆摆手说,“这事儿以后别提了,我可告诉你,以前我这条腿,比这还伤得重,恢复的也七七八八,只不过我年纪大了,以前受过的伤太多了,所以,恢复起来慢,就算走路的姿势以后不怎么好看,但也不至于连走路都要你们几个小屁孩帮我吧,那我,就白从少林下来了。或者说,就是我不配是少林弟子。”

我知道,他的荣誉感又来了,不容许我说他什么,他也是在强撑着,具体这腿能怎么恢复,我们都不知道,只是希望跟他所说能恢复的跟另一条腿一样好,至少还可以走吧,玩如果恢复不了,还真有可能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那可多惨啊?

我们互相问了伤势以后,又问了问当时场面上后的情况如何,当我说到我居然差点杀了和尚的时候,他愣了,说是吗?然后盯着我,看了好久好久,说:“许默,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的潜能是人家给你的,或者说是,从你出生就有了?当然,我这只是假设。”状帅贞扛。

我说:“怎么可能呢,我就只有个爸,还有个小叔,还有我妈,我妈早死了,现在这个是后妈,没有一个人是会武功的,我那小叔也是学的别人的,至于你说的那什么玄乎的暗藏的潜能,那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我想,应该是属于我自己的体内的潜力吧,或许你们所说的潜力无限就是我,要不要好好培养我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