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和疯子哥的决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就笑,说:“这倒是不用,你都十八岁了,人家说。练武要从小抓起,你现在学,怎么也比不上人家童稚时期学接受的快,十几年的基本功打下来,这是你比不上的,所以练武吧,你不可能打的过那些从小就练武的武学世家。”

我突然间想起了孙洋,那个追小雨姐的家伙,他家不就是武学世家么,功夫可厉害了,打我们几个不费劲儿,偷袭都没用。而他。还是市-委书-记的儿子,太能扯了,这么多好的名头都在他一个人的头上,真是天之骄子啊,让人羡慕不来的。

又跟铜人前辈聊了一些武学方面的事,他跟我说,其实少林寺也没那么玄乎,所谓的藏经阁,里面很多都是什么孟子论语中庸大学以及一些周公解梦啊、道德经啊、易经啊等等的东西,也有一些武学书谱。但远没有什么九阳神功啊、易筋经啊、小无相功啊等等这些玄乎的东西,顶多,擒拿手这样的小玩意儿,倒是有的,有的都利用到很多警-校教学了。

聊完了以后。他说,如果以后有机会,能跟他一起去少林的话,可以带我去藏经阁里看看。我说是吗,不是说被烧了么。

他就叹气说:“是啊,多少典籍都被烧了,那些东西好像都是明朝时期就流传下来了,就这么被烧了,少林的列祖列宗们,可是会怪罪的啊。”

我说:“这也没办法,只能说等把和尚彻底的给废了以后。带上山去,让他好好认罪,不然的话,也没其他办法了,经书都被烧了。也没办法复原了不是?”

他去休息的时候,我就跟他说,“铜人前辈,你放心,我这就给我在省城的大哥打电话,我让他给我把和尚给送过来,至少,他差点要了我的命和我女友的命,我得亲自报仇。”

他就对我说,谢谢,还说让我别太勉强了,如果实在是做不到,也不用急于一时,这次能打败和尚,都是我走狗屎运,下次等他恢复了,而且他不会轻敌的时候,我想抓到他就是比登天还难了。

所以说,铜人前辈觉得希望不大,如果这和尚还有一个秦先生这样的人在后台罩着的话,那么,希望肯定是渺茫。

晚上的时候,我打通了疯子哥的电话,但是,接通电话的却不是疯子哥,而是红发哥。

红发哥听到是我的声音以后,他也没多高兴,他一直都是这样,对我不冷不热,对我一直很热情的除了疯子哥就是狗哥和辣子哥,红发哥和螳螂哥都是对我不冷不热的,也许是因为他们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没办法,我也没记恨他们。

我就跟红发哥说我找疯子哥,他说:“疯子在忙,跟我说一样的。”

我心想也是,跟他说一样的,我就说了,我说:“和尚是我的仇人,我必须杀了他,而且,我还答应了铜人前辈,务必让他把他送回少林去受罪,受罪以后再受死。”

哪知道红发却笑了下说,“许默,这事儿你别操心了,和尚被送到秦先生那里去了,至于结果怎么样,我们就没办法了。但是,这事儿已经过去了,秦先生不会再找你麻烦了,我和疯子哥我们也可以松一口气了,所以说,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吧,你也可以放心的高考,高枕无忧的睡觉了。”

听了他这话以后,我大吃一惊,吗的,这啥意思?意思我不能报仇了,你们这些大佬,打算和平解决,老子的女朋友差点被侮辱,老子的女姐姐妃儿被强了的仇,我找谁报去,还有铜人前辈也算是我请来的,虽然是螳螂哥告诉我去找他的,但,却是我给他打了保证的。

可是红发哥这说话的态度,怎么和螳螂哥一样的,一纸空文,就把我的所有努力,都给抹杀了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你可以不用管这事儿了,就可以让我不用报仇了?

他吗的,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我还抱着希望,跟他多说了几句,说:“红发哥,真的没办法,这和尚无论如何也得交给我,我打赢了凭啥不交给我啊,我们是打的生死局。”

哪知道红发哥来了句,“许默,注意清楚你的身份,你是五弟,而不是大哥,我好歹是你三哥,你怎么用这口气跟我说话呢?再告诉你一遍,这事儿,就这么揭过了,别说了,再说,我不高兴了啊。”

我不高兴你麻痹,我心里大骂,吗了个比的,早看他不爽了,算什么东西,倚老卖老,我就说,“红发哥你要这么说,那我们没啥说的了,把电话给疯子哥,行么?”

哪知道红发开始骂人了,说:“小比崽子,你当你谁呢,你就真以为疯子看中你什么才能了,要不是因为…”

他的话中断了,我愣了,赶紧喊了句,“要不是因为什么东西,你说清楚来啊,什么玩意儿,说清楚啊,卧槽。”

就在这时候,那边传来声音,“默默,咋了这是?”

疯子哥的声音,我感觉像是找到了亲哥似的我就快哭出来了,我说,“疯子哥,我,我不行了。”

他就问我咋回事儿我就把事儿给说了一遍,我说,“我打败了和尚,我得把他送一趟少林,大不了,我不要他得命,我只要他的下半身四肢瘫痪,行吗,这点要求,也不能满足我吗?”

哪知道,疯子哥跟我叹了口气,说,“许默,我就是因为不好拒绝你,所以才让螳螂和红发跟你通电话,可是,你怎么就不懂呢,我在省城,虽说我是靠自己能力打拼的四少之一,说是说草根四少,最有实力,但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除了实力薄弱的鸭少我可以靠着他家长看的起我,我把他压制住之外,其他二少,都是我没办法惹得起的存在,你以为你疯子哥我在省城有多么只手遮天?现在,知道了吧,我是处处受制于人,形势比人强,默默,真的,我跟你说这么多,其实,也是希望你能理解我,这和尚的事儿就算是过去了,你和你女友的损失,我会稍后让螳螂给你的,你看怎么样?”

“算了吧。”对待疯子哥,我没办法嘶吼,也没办法骂人。

我只是默默地流泪,是的,我很失望,疯子哥都这样对我,红发哥,以及螳螂哥也是这样对我的,我真的失望极了,这就是我认的大哥,我和我女友的性命差点交代了,螳螂哥救都不救,我自己解决了,他出手把我打晕救了和尚,这算什么?状帅贞血。

搞了半天,红发骂我一顿,螳螂哥威胁我凶我一顿,这些,都是疯子哥背后同意了呢,我怎么感觉我这个五弟,有点存在感太低了呢,也许,就跟红发所说,真搞不懂疯子看中我什么了,我什么才能,也没有。

是啊,五个兄弟,就我最菜,我还在读书,他看中我啥呢,我也不知道,看中我的愚忠,还是看中我的傻气,或者是看中我的纯真?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跟疯子哥说了这么一句话。

“算了吧,疯子哥,我和你们的团队,格格不入,我也许,不适合混你们的那种社会,我也不适合给你当弟弟,我这个弟弟,让你操心不已,却也帮不上你什么忙。这一次,算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帮你的一个大忙,以后,我不会再烦扰你了,也不会再让你为我操心了,以后的事儿,我自己来办。”

疯子哥还劝我来着,说:“什么,怎么回事没必要这样的,还说他会来解放县城看我,和我面谈,”

我说:“不用了,真的,疯子哥,你让我想想吧,混这条路,我不一定适合的,真的,我还要高考,还要念书,还要上大学,你让我考虑几个月,行吗?这次,和尚就是再来追杀我,我也不计较了。”

他就说:“不会,让我放心,还说,神户组织以及秦先生、金野、刘子铭的人,他也会盯住,让他们不会伤害我,让我放心高考。”

其实,到了最后一刻,疯子哥还是在帮我,我也确实该感谢他,居然能给我最后的帮助。但是,我现在还过不去心里那关,过不去自己的那一关。

赵妃儿、赵明欢、铜人前辈,这些因为和尚,为了我受伤惨重的人,我对不起他们,所以,我不能跟疯子哥委曲求全,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我的“道”。

所以,我不是没反抗,而是,我的反抗很无力,我抓不到和尚,也再也弄不死他,在秦先生那么大势力的保护下,我就是个直升机,也炸不死他啊。

倒是疯子哥跟我说,“默默,没事,别哭,你先高考,高考了以后考到省城来,你要想通了,你就来找我,疯子哥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

我很感动,但我,不能抛弃对赵妃儿的誓言,对铜人前辈、欢欢的誓言,我只是默默挂了电话,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捂着脸,偷偷的哭了。

我的手在一个月以后恢复了,铜人前辈也恢复的还行,他的腿在做复检,相信很快可以恢复,但还是会有点跛。

一个月后,第三次模拟考,来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