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高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就嗤笑一声,说:“收起你的可笑的眼神吧,我金野不需要这个,也从不想被别人可怜。我虽然败了,但我败的不冤,刘子铭这小子运筹帷幄这么多年,早就想做解放的老大了,刘麻子和王锤子的人,很多都是他的手下,而我的身边,咳咳,也有他的奸细,这点,是我没想到的。”

他看了眼自己腰间的伤口,兴许。这就是奸细捅的吧,他也许也有被人背叛的时候。

“行了,我不能呆太久一个地方,马上我要换地方了,说吧,找我来,是要给你小叔报仇,给我一刀解解恨呢,还是要给你的小女朋友报仇,给我一刀解解恨呢?”

金野把那根烟屁股给弹飞,一副很了解我似的笑道,“你总不会是帮刘子铭来杀我的吧?我觉得不可能,以你的个性。他能命令的了你?”

我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拍拍裤腿上的灰,我说,“金野就是金野,佩服。”

他们这些老大,察言观色的本事,我们是比不上的,他猜,能猜到大概,但没猜到全部。

我呵呵一笑。然后把疯子南的电话给拨通,然后,递给了金野,说:“金野,别以为每个人都是没良心的畜生,南哥的电话。”

他愣了下,眼神里,带着一丝丝雾气,我也读不懂,那雾气是什么。

他接过了电话,放到了耳朵边上。然后,他只是恩了一声,应该就是这一声,让疯子南知道,金哥没事。

挂了电话以后。他深深的看着我,然后说,“许默,其实你说的不错,人,确实不该没有良心,哪怕混的再好,地位再高,你放心吧。等你小叔出狱的时候,我们可能还有再见面的那天,只要,我还活着。”

把烟屁股踩灭,他站了起来,我发现,他受伤不轻,走路有点跛,招呼了一声他的兄弟们,就打算走。

然而,异变突生。

里三层,外三层,整个小胡同,小巷子的周围全是拿着武器的人,围住了这里。没多久,刘子铭叼着根烟从一辆车上下来,车,开不进来,他是一步步走进来的。

锃亮的大皮鞋,白领衬衫,在这大夏天的,他也不嫌热,也许,就是为了装比。老大的排场,不可能说没有。

而我,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很难看。

被跟踪了?

“哟,这不是金哥吗,怎么能在这儿碰到你呢,好巧啊。”

刘子铭笑了笑,看着自己的人把金野的人全部给围起来了,那几个还想反抗的金野的死忠,已经被按在地上,脸,贴着火辣辣的地面,估计,脸该被毁容了吧。

金野看了眼,觉得有点于心不忍,冷笑说,“我觉得不是碰巧啊,有的人,确实有心。”

说完,看了看我。我觉得他这么聪明的人,不会认为是我把刘子铭带来的。

我只是盯着刘子铭说,“你跟踪我?”

“哎,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什么叫跟踪?”

刘子铭摆摆手,“整个解放,现在都在我的情报网下,谁做个什么,哪怕就是城东现在有个老太婆被车撞了,我也能知道,这并不是我跟踪你,迟早,我也会知道他的下落。”

我盯着他,继续说道,“那你还是跟踪了?”

刘子铭拍拍我肩膀说,“你要觉得良心过不去,我就说,是吧,反正,我得跟金哥说清楚,不是许默故意带我来的,他,没有要害你,这你可以放心安心不带仇恨的走了吧?”

金野的脸,微微一抽,他点了根烟,可是旁边一个家伙,一巴掌,把他手里的烟给打掉了,说:“狗日的,你还抽这么好的烟呢,抽你吗的吧。”

然后踩了一脚,又拿起来,点上,递给了金野。

一个带着鞋印的烟屁股,递给了金野。

“抽啊!”

这要是换了从前,呼风唤雨的金野,又怎么能容忍这些,但现在,我看了都觉得,心酸。

他是反抗呢,还是反抗呢,还是反抗呢?

但,无论如何,他都会死。

那一刻,我想起了刚刚他对我说的话,我小叔出狱,他会来看看。疯子南跟我说的话,许默,务必保住他的命,拜托你了,我们尽快赶到。

是的,他的死活,跟我没关系,我甚至一百次一千次看到小叔的惨以后,我希望金野不得好死。

但现在他是这样的下场了,可我却,心软了么?

我是个会心软的人么?

我不知道,但我往前一步,拦住了那个递给他烟屁股的人,然后,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他还想反抗,但只是看着刘子铭,他知道我的身份。

“许默,怎么?你要帮金野?”

我摇摇头。刘子铭问我,“那你什么意思?今天是我利用了你,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别忘了金野能有今天,你也是始作俑者之一,他报仇,找我,也会找你,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和立场!”

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依然摇头,说,“我不帮金野,我只是希望,你放过他,就这一次而已,给我个面子,放了他,如果明天你还能逮到他,那么,你要杀要剐随你的便,那时候,就不关我的事了,今天,我答应了一个人,必须得保他的命。”

我看到刘子铭的脸,狠狠的一抽。

而金野的手,抖了一下。

“你他吗算老几啊。”一个人站了出来,应该是刘子铭的狗腿,他说:“别以为跟铭哥有点关系,就倚老卖老了,算什么玩意儿,我们这些给铭哥立下汗马功劳的,也没敢说是给铭哥提什么要求,就凭你,为了你放过金野这奸贼,不可能!”

他的话,估计是代表了刘子铭的心声。

但我只是盯着刘子铭,说,“铭哥,怎么了,这个面子不能给我?你别忘了,和尚,是我打败的,王锤子,是我的哥哥们干掉的,你能有今天,要没有我,没有我后面的疯子哥,你依然就只是那个城西大哥而已,做不到今天的解放老大,你懂么?”

“你威胁我?”

刘子铭冷冷的盯着我。

“我没威胁你,铭哥,你多次利用我,我没说你什么吧,但,你不要把我当傻子,倘若我真的急了,你这老大的位子,我也能把你给拉下来,别把我的话当开玩笑!”

我冷冷的说了句。

他现在估计还不知道我和疯子哥闹翻了,要是知道,他也不会顾及。

我俩都翻脸到这个地步了。

没想到,他居然噗嗤一笑,说,“哎,许默,你这是说的啥话,整个解放,我说过了,给你分一半的地盘,你想要哪里,都可以!何必这样?”

我知道,他是在拿自己的诺言跟我换呢。这家伙太奸诈了,偏偏这时候说,怕我以后要他的地盘呢吧。

我就说,“我不要地盘,那一半留给你吧,放了他。”

好个划算的生意,好个永远都不赔本的买卖。

放他一次,半座城池。

呵呵,这刘子铭就是刘子铭。状欢双扛。

金野瞪了眼我,又看了看刘子铭,最后,啥也没说,一瘸一拐的走了,就他一个人,两百多人的包围圈,看着他一个人,一下一下的走了。

那人还想说啥,还想骂啥,我没理他,而是对着刘子铭拱了拱手,他的脸色也很难看,都这个地位了,还被我逼到这一步,他的脸,真的是没地方放。我看到,他发狂似的一脚踹翻了一个摩托车,然后用力的踹,可怜的摩托车,不知道是不是路人甲的。

可怜的路人甲。

高考总算是要来临了,对我们学子来说,这一天是等了多久,又怕,又担心,又希望他早点来,因为,这象征着,毕业,象征着,十八年的读书生涯,就这么结束了。

大学,始终不是需要太努力的地方,是梦想放飞的地方。

所以,高中,高考,是最后一道独木桥,最后一个难关。以后的路,将会好走很多。

可笑的是,高考前一天,我们去看考场,我居然能和夏梦一个考场,还有小胖这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