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毛寸头的敬酒/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考前一天,我们那也是无语到死了,所有的网吧,游戏厅。娱乐场所关闭三天,整的那些放假的高一高二学生,例如欢欢,例如小胖妞,他们都骂,说无语死了,都怪我们,我们就笑,说谁让你们没高三的,等你们高三了,也是这鸟样。

倒是欢欢,祝我考得好。还知道了我和夏梦一个考场,问我会不会和她在考场旧情复燃。我就笑,说:“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去写琼瑶剧吧,必火。”

她也笑说我相信你。

不知道为啥,听了她这话,我的心底很抽疼,为啥,因为,我和萱萱姐说好了的,我和她,在毕业前夕分手,那么。我和欢欢,到底还能不能分了。分不了的话,我和璐璐怎么办,璐璐,她还在等我,毕业以后,她如果回来了,发现了我和欢欢的事儿,会不会难受到死。

到时候怎么办。

不过,我还是别想了,等毕业以后联系一下萱萱姐。问问怎么办,这事儿,是她出的主意,她得负责吧?

高考的那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挺紧张的,但也挺期待马上过完了出去旅游啊,解放了,就真的跟学校名字一样,解放了,要真的解放了,我们努力了这么久,就等的这一刻。

那题,不是很难,但我看夏梦好像写的很艰难的样子。她偶尔看到我,眼神里带着那种哀伤,我在外面偶尔碰到她,问她怎么了,她都不理我,后来告诉我说不是故意不理我,是怕我影响她高考,确实,我俩分一个考场。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人家都说,高考三个监考老师,抄不到的,但小胖告诉他们,一切皆有可能。

一般都是,两男一女,两女一男的组合,这样的监考老师组合,还不错,适合多批。而我运气也好,那女的真的挺好看的,好像是八中来的。

我们的监考阵容是这样的,解放中学所有的班主任,部分任课老师,任课老师好像是可以选择的,休假或者不休假,但大部分好像都会监考的,这是有钱拿的。还有奖励机制什么的。

还有大部分八中,十六中等学校的班主任,名誉老师,都来监考,前提是无不良记录什么的。

而这个长得挺不错的女老师,是八中的,听说了,好像是个音乐老师还是英语老师,反正学这两个的老师,都长得还不错,尤其是女老师。但教数学的,例如我们的女数学老师,算了,不想了,龅牙妹,怕做恶梦。

反正高中以后,一直到大学,工作,我就记得,高中数学老师是龅牙妹,甚至,我连她名字都忘了,我还能记得,她是龅牙妹!状欢双巴。

其实这里说一个搞笑的事,后来大学毕业回去了一趟高中那条街,也就是解放那条街,那边繁华了很多,以前就一家阿迪达斯的店,现在一条街都是阿迪鸿星尔克安踏以纯什么的,多的是。那会儿,我也就是怀念,走着走着,遇到了一个绝对是高中同学的同学,跟夏梦,跟小胖我们都是高一上学期,分班之前的同学。然后我俩对上眼了,这狗日的,也是认识我。

但是我俩,“咦,你是……?”

“咦,你不是那个……?”

然后就没下文了,都叫不出对方名字来,外号都不记得了,何况别的。

这还真不是健忘的问题,才三四年过去,对我来说,记性算不错的了,居然还能忘,真的是挺搞笑的。

高考结束以后,我还想去慰问下夏梦的,看她好像是挺沉闷的,我生怕是因为我的问题,害的她没考好,那我就是罪人了,千古罪人,我得负责啊,但,她妈来接她的,为了避免出事端,我就没去找她了。

也许,这一面以后,就是人生的最后一面了,其实对很多告诉你的学生都是这样的,也许,这就是最后一面。

就好像很多人,都是一样,例如,大头、二皮,这样的,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虽然在班级群啊,在解放中学09届毕业的那个群里,还是能看到他俩的,但,那么大个群,后来说句话,都没人认识你了。以至于,我这个老大,完全没啥鸟用,在这个以钱为本的社会现代都市里,谁搭理你啊,曾经的老大,不值钱的笑话。

毕业酒会,老师们也算是挺有良心的,我们学生也是有良心,每人出点钱,请老师吃饭,老师们不好意思,出了大头,好几百,我们学生本来是请客的,但出了小头,一两百。

这其中就包括那个教导主任,还有我憎恶的副校长,居然也出席了。可能是我这个刺头学生,他们都记得的缘故吧。居然,他们主动敬我酒,说许默啊,以后能上什么学生,你成绩还不错,能在高三还保持级部前一百,一院应该没问题吧。

我说:“差不多,没问题,我也没谦虚。”

他就说,“恩,好好念,争取能给解放争光,到了外面,咱解放中学,也能发扬光大。”

我就说:“一定一定的。”

到了这一刻,我就感觉,其实,他也不是那么恶心人,也不是那么不可爱,就好像当年的那些仇恨,都化为飞灰了似的。

班主任,不光是现在的班主任,还有以前的班主任,就是那个和我的忘年交,我答应过他,不会忘了他的,他提着酒瓶来找我了,我吓了一跳,他说:“你小子,真没良心,居然先敬酒他们,不敬我。”

我就赶紧说老师快别这么说,“我要惭愧死了,没有你,就没有我许默,恩师,受我一拜。”

我当时也不知道咋了,就这么兴冲冲的,给他跪下了还磕了个头。

草泥马的,一下场面就轰动了,班主任都被我给感动哭了,说:“你吗的,许默,死小子,没让我失望,一院,应该没问题吧,没指望你上清华北大。”

我说当然没问题了。他就把我给拉起来了,说:“你小子别丢人,校长来了。”

的确,校长也来了,他知道我在省城有点关系,都关照我的,我也给他敬酒。

其实我们解放这条街也就这么大,所以,基本上所有班级,只要在这个点儿聚餐的,吃饭的,都能看到。

我还看到,其他班的,在对面的饭馆里聚餐,还有一些我不喜欢的人的班级。

就比如,曹小军、毛寸头。

这俩家伙,居然还敢过来找我们。

当时小胖他们喝的有点高,我倒是还行,挺清醒的,这俩家伙是端着酒瓶子来的,我倒是本着,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是笑着来敬酒的,哪怕是鸿门宴酒,我也得接着,我不怕他们,再说了,这样的小货色,我怕个屁啊怕。

哪知道,曹小军和毛寸头他们就看着小胖他们说,“怎么了,不欢迎啊?都是老同学,老室友了,至于么,一恨恨三年,还打算恨一辈子?”

曹小军也说了,“许默,要不,咱相逢一笑泯恩仇,得了,就这样吧,至于么。”

我想了想,也是,倒是小胖骂毛寸头说:“你个叛徒,你配当我们室友么,狗玩意儿一个。”

毛寸头也不顶嘴,就说:“胖爷爷说的对,胖爷爷说的都对,我陪酒,赔不是了。”

小胖就骂他,说:“瞅你那贱样吧你就,”然后说以后见到他,还是要干他的。毛寸头说,“干,随便干,让你干,行了吧。”

然后就哈哈大笑了。

毛寸头、曹小军,借着酒意,最后和我们说,“许默,其实,我们虽然能和你为敌,但这三年来,都不好过,你知道吗,你们是学校老大,甚至,是在道上都有名的人物,那我们呢,我们怎么混,我们就是想当个平常的学生,都有难度,为什么?因为,总有人看到我们,给我们两脚,说这些人就是得罪老大许默的,打你一顿又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