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见小雨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底一颤,那岂不是,再也见不到长刘海了?但,为了保命,只能如此了。

我咬牙说。“应该能。”

“另外,你作为帮助他逃走的人,可能以后,你就会是秦家严厉打击的对象,到时候,逼着你说出他逃走的下落的人,不会在少数,你确定,你要保他逃走?”

我说:“是,我确定。”

他是为了萱萱姐,萱萱姐,小雨姐。和璐璐我们这些人。算是一个母校出来的,早就跟亲兄弟亲姐妹一样了,为了不让萱萱姐被侵犯,他这样做,我觉得值。但是,谁知道会惹出这样的大篓子,唉。

疯子哥挠挠头,望着天,说,“吗的,怎么又捅出这么大个篓子,你这小子啊。认你当弟弟,到底,是福还是祸呢?”

我就跟疯子哥说我可以跟他撇清关系,不拖累他。但我还是认他当我最亲的大哥,只是表面上和他没关系而已,他就笑,说:“行了,没你的事儿,我和秦先生,迟早也有一战,因为和尚的关系,我和他早已处于一根弦上的紧张关系,只不过,谁都没有撕破脸而已。要是我连你这个弟弟都保不住,我这也混得太寒碜人了吧?”

“现在这件事,如果他还要动你,我保你,那就是说,得提前和他撕破脸了啊。”

跟疯子哥大概的商量了下,回去的时候,红发他们还冷着脸看着这一幕,还质问疯子哥咋回事儿,还说,:“怎么的,这叛徒还能回来得到恩宠?疯子你想什么呢?”

疯子倒是没说他什么,而是直截了当的把他的计划给说出来了,说让我加入到这次的计划里来,一起对付秦先生。但却没有说出长刘海的事儿,如果说了,那么红发他们肯定会觉得疯子哥是为了帮我才决定和秦先生正面决裂的,到时候,我肯定又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看到他这么安排以后,我感动的不像话,真的,经过多少次了,第一次,是我因为毒的事儿跟他闹翻,他居然为了我,远销海外,不卖给国人,那是少赚了多少钱啊!第二次就是上次,我为了自己的私利,却去让他把和尚交出来,我却没有想到疯子哥的难处。

但是,他却还是包容了我,我真的感动的偷偷抹了几把眼泪,心底里告诉自己,此生,真的不会再发生前面几次的那种事件了,我已经彻底知道了疯子哥对我是有多好,多宠爱了,也就因为我不是个女的,要我是个女的,他肯定会直接最爱我了,他对我的这种恩情,我真的是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报答不完。

就跟欢欢为了我宁愿被和尚侮辱差不多了,都是对我恩重如山的。

安排好了以后,疯子哥告诉我说,“今晚凌晨四点,记住,一定得是四点,一分不差,不然,如果错过了逃走的时机,那就是我都救不了他了,他就得必死无疑。”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我不会拿长刘海得性命开玩笑的,我必当会竭尽全力的帮他,让他逃走。”

疯子哥说:“行,你回去准备准备吧,你那些兄弟带来了么。”

我说没有,他说:“好,我让两个人跟着你一起去,还是螳螂跟你一起过去吧,他办事冷静,我放心点。”

我愣了下,我和螳螂哥还在冷战呢,我自从离开了省城,跟疯子哥他们闹翻以后,螳螂就没再跟我联系过,他就是这么生性淡泊的一个人。

疯子哥送我出去的时候,我几乎都快哭出来了,他这么帮我,我就拉着他的肩膀说,“疯子哥,真的,我没想到,你还能这么待我,我以前实在是太不懂事,太不是人了,我…”

“别别,你这逼样又出来了,赶紧憋回去,流什么马尿呢,我看不惯。”

疯子哥呵呵一笑,说,“你小子才多大,我多大了,我见过的世面,比你吃的盐还多,你小子不就是年少气盛,答应了人家什么条件,还有你那小女朋友吃了点亏,你气不忿,对吧,不过你放心,秦先生一倒,甚至不用秦先生倒,这和尚肯定死定了,他已经被我列为必杀的目标了,哦不是,到时候,让你亲自动手,行了吧,这回满意了?”木私肝扛。

他说完以后,我更加觉得对不住疯子哥,就跟他拱了拱手,差点没想给他跪下,他赶紧的把我给拉住,说:“够了啊,赶紧的回去,我让螳螂过去一趟,说说你现在的住址,你尽量离关长刘海的地方远点,四点再过去。”

我恩了一声,说:“我会小心的。”

然后出去了,出去没多久,就有两个人开着车过来了,车门打开,是螳螂哥,他喊了我一声,上车,我也没客气,我知道螳螂哥不是疯子哥,他不喜欢跟我啰嗦,如果我不上车,他二话不说就开走了,不会跟我墨迹半句话的。

车上,我挺紧张的,因为当时和螳螂哥闹过,还挺凶的,我看了下司机,是个挺机灵的大叔,大叔看了我一眼,我对他笑笑,说:“大叔,你好,我是许默。”

他说:“知道了,你和你螳螂哥好好叙叙旧吧,别耽误我开车。”我说行。

倒是看了眼螳螂哥,他就一直盯着车窗前面,看也不看我,好像周围的空气都冰冷冷的似的,明明,现在是大夏天的。

大叔倒是笑了下说,“螳螂,别吓坏了小孩子了,你这生气还是干啥呢?”

我借着他的话,就推了下螳螂哥的手臂,说:“螳螂哥,那什么,上次的事儿是我话太重了,抱歉啊。”

我话一出,螳螂哥就用一种阴冷的表情瞪着我,说,“什么?”

我就又说了一遍,他摆摆手,“我不跟你说这些废话,地点在哪儿,你那个兄弟吃饱了饭没有,到时候没力气跑,我可就会把他给丢下,就他一个人是不是,我们到时候徒步跑过去,不能开车,开车就会引起人注意。”

这倒是符合螳螂哥的风格,我尴尬的愣在那里,大叔就笑,打破了尴尬,说:“小伙,别介意,这老冰块就是这样,总整的好像全世界都欠他几千万似的。喂,老螳螂,别冷着脸了,大家一起商量下怎么整。”

倒是螳螂哥,也不回答他的话,盯着我。我就说了,然后他就给我下命令似的,说:“行,你先回去休息,你住哪儿我不管,凌晨一点必须到位,就在那里集合,明白没有?”

他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旅馆,然后车就靠在路边停了。

下车以后,他就开走了,我当时还愣了下,不过也没觉得有啥,接下来的时间,我就给小雨姐打电话,问她在哪儿我已经到了省城了。她说她在学校,忙呢,德叔也在,问我怎么就来了。我说别说废话了,我马上过来。

我就打车直接去了他们学校,也就是一院,这校门挺大的,听说只是老校门,新校门比这个更大,但那边不是生活区,后来才知道,这新校门就是为了建立起来撑场面,用来招生,给人家拍照的,没别的鸟用。还有就是校长、书记等人的车从这里进的。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到了校门口以后,没发现人,等了十分钟,小雨姐没来,倒是有个服务生模样的人,过来拉了我一把,然后把我带进了一个车里,我问他是谁,他说,“卓家德叔叫我来的,上车吧,许默少爷。”

我当时有点无语,许默少爷?我他吗什么时候成少爷了,不过这称谓,我喜欢,感觉就是有身份有地位似的,进车以后,不少女的还看我呢,我感觉有点自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