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离别/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刘海下去以后,我寻思他这话啥意思呢,但我想了下,没听懂,估计是祝我们所有人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吧。挺感谢他这句话的,但,感谢的话,现在说还是别了吧。

我跟他说,“长刘海,日后再见,再说这个话吧,现在说,是不是太早了?”

他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萱萱姐,凄然一笑,下车后。我们看了看这附近,螳螂哥没说话,只是过来,一把抓住长刘海。提着他就走,长刘海还问他,“你干什么,我自己会走。”

哪知道螳螂哥冷冷的盯着他说,“你要自己走?你是不是想死?”他恶狠狠的盯着长刘海,然后扫了我们一眼,我还想劝阻,哪知道那个司机大叔指了指郊区不远处一个有亮光的地方,说:“看到没,那里就是边界了,里面的人可能有枪的,螳螂不带你走,就你这尿裤子的逼样还想走,是不是想死,如果不要螳螂帮忙。现在就去吃枪子吧,我想。那些人肯定很乐意让你吃枪子。”

他这么一说了以后,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光顾着和长刘海惜别了,最主要的,可不是在这儿生离死别,而是能让他逃出去,这才是真的,其他那些,都是假的,虚无缥缈的什么十年二十年后再见,在这里人就死了,那一切的一切都是梦幻泡影。

我也紧张了,就跟长刘海说让他别激动,马上就要横越这里了。过了这里就自由了,他啥也没说,还是呆呆的看着萱萱姐,我一看这不行啊,照他这样,肯定就是必死无疑,他不配合,发出了任何声音,螳螂哥就是武功再高也怕吃枪子啊,倒是连累了螳螂哥,怎么是好?

我看了下萱萱姐,把她拉到了一边,说:“现在是四点多,再晚一点就天亮了,你快点让他冷静下来,不然今天走不了,以后就更走不了,直接死定了的节奏。”萱萱姐也知道这样,于是就去劝长刘海,螳螂哥在那侦查说:“再给你们两分钟解决完了,马上走,两分钟一过,再不走,我就走了,不再管你们的事儿,疯子怪罪下来我也没责任,就这样。”

小雨姐也知道此时不能任性了,她跟萱萱姐说:“你让开,我来。”然后她就跟长刘海说了两句,长刘海不听,她直接一巴掌上去,把他给打醒了,小雨问他,“醒了没,醒了赶紧走,你是想留着命几年后回来,还是现在就走永远也见不到萱萱?你忍心以后的一辈子,让萱萱被别的男人带走,娶了?你要不忍心,你就赶紧的和螳螂走,别墨迹了,像个男人样儿!”

长刘海突然间警醒,然后猛地看着萱萱姐,说了句,“你等我。”然后就跟着螳螂哥走了,而我们,只能说是看着。过了两分钟以后,我们还唏嘘,想着他已经出去了呢,哪知道,螳螂哥回来了,长刘海也回来了,螳螂哥骂了句,“草,刚刚谁是不是吵醒了他们,有个家伙醒了。”就是这一下,把我们都吓得不行,估计是刚刚小雨姐打他那一巴掌,没想到隔着这么远,居然能听到声音,螳螂哥说,“都是当兵的在那守着,难怪防范这么严实,我需要有人能引开那人,你去吧。”他指了指司机大叔,我也自告奋勇,说:“我也去吧。”哪知道螳螂哥骂了句,“你想死?他们可能有枪,你想吃枪子或者你认为你可以跟他一样躲得过枪子你就去吧。”

我吃了一惊,但还是点头说,“没事,我去,我小心点跑在前面就行。”那大叔到了这一刻,还能无所谓的说了句,“没事,我带着他就我带着他,不就是个臭当兵的么,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了,咱打过的退伍兵还少么?”

“闭嘴,”螳螂哥骂了句,“快点的,人好像过来了。”果然,我们的车早就熄了,人也全部都躲在暗处的草丛里,小雨姐他们根本不敢发出声音,而螳螂哥,则是带着长刘海,像是抓小鸡一样把他给拎走了,看的出来,长刘海就算是嘴上说视死如归,真的见到了实枪荷弹的兵,也是得害怕的,那种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兵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就是很迫人。

而这些却不是我需要关心的,我只需要跟着大叔,按照他的办法来做就是了。他告诉我说,“看见没,那里有个人在那撒尿,八成就是螳螂说的那个兵了,你小心点,走过去引他过来,我把他放倒了再说。”

我吃了一惊,说:“你要杀人?我心想咱们也就是帮他逃跑,不至于杀人吧,这样的话,杀人犯罪怎么办。”

哪知道大叔嘿嘿一笑说:“什么杀人,你想哪儿去了,我就制服他,但他不知道我是谁,能去哪儿抓我,不能让他发出声音影响螳螂那边逃走,明白了不?”

我惊出一身冷汗,心想真是我想多了,还以为他要杀人呢,我跟着他,悄悄地走到了那人的后面,他让我先让,因为怕这人太警觉了,要是回头就是一枪怎么办,所以,我是小孩儿,声音也是小孩,能让他放松警惕。

我畏畏缩缩的在后面,喊了句,“大哥,大哥。”

那人一个激灵,回头就是用个黑点点的东西指着我,我一看真的吓坏了我了,真的是枪口,大叔和螳螂还真没说错,没有真正见过枪口的人,是没法体会到我的心情的,我感觉全身都在抖索,颤抖,就快尿裤子了,那种生死就在一念间的感觉,太恐怖了。“干什么的?”他问我。我说:“大哥别开枪,别开枪我,我就只是路过,迷路了。”

他就冷笑一下过来一下把我打倒了,可疼了,我感觉整个后背都疼,身子也软了,就倒在地上,内心极其的恐惧,我心想该不会尼玛长刘海没死,我被人 用枪毙了吧,那多冤枉啊,这家伙用脚踩我脑袋上,说:“你当我傻逼呢,小臂崽子一个这大半夜的一个人来这地方,骗鬼呢?说,你是什么人?”

我就赶紧说:“我开车来的呢,我和我女朋友迷路了,车在那边。”哪知道这兵哦了一声,说:“是吗,你女朋友漂亮不?”我愣了下,心想不会是个兵痞吧,我就说:“还行,怎么了大哥,你想干什么?”

哪知道他就冷冷喝了声,然后,一脚又踹我胸膛上,我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裂了似的,这就是当兵的厉害么,好痛。他拉起我来,就跟拉着一条死狗似的,然后说,“走,带我去看看你的女朋友,不然我一枪毙了你。”

用枪,抵住了我的脑袋。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一直躲在暗处的大叔,我说他怎么还不出手,他就是在等现在这个机会,我都没看清楚,就被他弄翻了这个当兵的,当兵的想喊,却被大叔狠狠捂住了嘴,没多久,他就被打晕了过去,我问大叔他不是死了吧,他说:“没事,晕过去了而已,不过他看到你的脸了,以后你得小心点。”木刚台圾。

我说是,我记住了,我起来以后,发现全身酸痛差点死了似的,大叔就笑,说:“对不起啊,我刚刚在准备,我生怕这家伙还有一把手枪在腰间,一直提防着呢,一直到他顶着你脑袋以后我才确定他就一把枪,我能解决他,所以就出手了。”

我听他这么说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原来如此,我说他怎么不早点出手呢,我本来还想埋怨两句的,但知道真相以后,我反而更感激他了,如果不是他,我俩都得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