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2章我会照顾好你一辈子。萱萱/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你人呢,你被他们抓了还是躲在哪里?”她说:“不是,德叔让她务必回去,所以她在回去的路上了,叫我别怪她不讲义气。她家里有人生命垂危住院了,还给我道歉。”

这一刻,我感觉全身都放松了,尼玛,我不但没有怪罪她,反而谢天谢地,吗的,她走了就好,走了就好啊,只要没事,比什么都强。我就赶紧说,“没事没事。怎么会有事呢,我们还找你呢。”

我还告诉他,长刘海顺利出去了,让她照顾好萱萱姐就行。小雨姐说:“恩,萱萱哭晕过去了,我就把她带走了,没事就好,走了就好,希望长刘海能好好活下去吧,总有再见面的一天的。”

我点点头说是,挂了电话,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瘫软的倒在地上,太累了,精神高度集中,差点死翘翘,经过了一次生死大劫,那感觉。没法说清楚。等我再站起来的时候,司机大叔骂我一句说:“怎么了。刚刚还想去送死来着,给你钥匙啊,傻比。”

我就笑,说:“你骂我也好,我不生气,反正,我也就是个傻逼,只要她们都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他说:“你倒是还挺讲义气的。”我就笑,说,“如果是你和螳螂哥困在那里回不来,我也会去的,我字典里就没有抛下兄弟这四个字。”

他就呵呵笑,倒是螳螂哥冷冷哼了一声。就上了车。我说:“现在走么?”

司机大叔说,“他上去睡觉,咱们也找个地方睡吧,在这里过了半天再回去,现在出去太危险了,可能满世界都在找我们呢,还有,找你,找你的那个兄弟长刘海。”我点点头说:“知道了,就找了个地方睡了。”

一夜没睡,长刘海也送走了,有惊无险,总算是可以休息一下了,长刘海能不能活下来,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他虽然救了萱萱姐,但他也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了代价,其实他完全可以制服秦立打一顿,没必要那么偏激,了不起,把人家一条腿打断了,也有商量的余地,但你把人家命脉废了,那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

休息了大概八九个小时以后,我感觉饿了,就醒了,随便就地撒了泡尿,到车上的时候,想找点吃的,发现螳螂哥他们都不在,我愣了下,寻思着他们不能把我就这么抛弃了吧,然后俩人跑了?不过这个恶俗的想法,倒是没持续多久就断了,因为,他俩正从山上下来,这里是荒地,荒地旁边有一个山上的树林,我看着他们打了几只鸟过来,说:“烤了吃,饿了吧。”我说:“怎么的,今天还不能回去?”

他说:“不能,手机都不敢开机还回去干毛。”我说:“你就不怕疯子哥着急,或者咱们的事儿牵连到其他人吗?”

司机大叔笑着说,“咱们出现,才是真正的牵连到其他人,咱们不出现,一直窝在这儿,反而没啥事,反正长刘海都走了。”

我说:“不行,那什么,我得联系小雨姐和萱萱姐,萱萱是当事人之一,我不能不出现。我打算开机找人,但司机大叔拦着我,不准,说安全问题。”我说:“不行,万一她出事了,谈什么安全问题。”螳螂哥说:“那你别拦着他了,让他打吧。”他知道我这人喜欢一意孤行,而且重感情,没办法,就让我打了。

我打了以后,小雨姐说没事,萱萱在她那里住,暑假估计也会在她那里,有德叔和桌家保着,肯定没什么事,再说了,犯事儿的是长刘海又不是她萱萱,能有什么事。她说了以后我才放心。

大概又过了几个小时,我们才离开那个地方。出去以后我和螳螂哥他们分道扬镳,我说回头我给疯子哥道谢问问他那边的情况,螳螂哥说不用我操心,还说就算我知道了也帮不上忙,他说的是实话,虽然伤人我也无可奈何,出来后,外面的天蓝蓝的,我才觉得人生豁然开朗,而我,则是直接奔向了那个省城的桌家大院,这里多了不少保镖,我进去都难。

也幸好有个人认识我,才放我进去的,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桌家老爷来了。”

我瞪圆了眼,说:“是吗,那有没有发生什么,”

他说不知道,让我进去再说吧。我进去以后刚好看到一幕,桌老爷呵斥德叔和小雨姐,小雨姐跪在地上,恳求他让萱萱姐留下来,可是,卓老爷却是冷冰冰的,说,“你给我添的乱还不够?真要我桌家在省城除名,在县城也没存在的余地,你才甘心?我再说最后一遍,让她出去,你还可以在一院念书,可以你走自己的路,你要非要力保她,你就给我趁早别念了,考虑考虑孙公子,我就准你保她,除此之外,没别的可谈的了。”

说完,他就回头,打算走,却看到了我,瞪圆了眼,说:“是你!”

我微微躬身,说,“叔叔好。”

他冷笑,“别喊我叔叔,你们这些人祸害人家的女儿,这么好玩吗,早让她别跟你们在一起玩了,现在好了,出事儿了吧,看你们怎么罩,反正,这事儿,桌家不会给你们扛,自己扛。”

我当时也怒了,指着他说,“你也配当个父亲,自己扛就自己扛。我冷笑,孙公子,孙洋是吧?你觉得,让你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那样的人,逼迫自己的女儿走政治婚姻,有意思么,把女儿的幸福葬送,就是幸福的?就是为她好?”

这时候,德叔走出来,拉我,说:“别说了,许默,走开,不然,今天没法收场了。”“你让他说完。”

桌老爷瞪着我,说:“你继续说,我看你这个小痞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我就冷笑说:“不靠你家就不靠你家,萱萱姐,我们走,我就不信了,我还保护不了你,神来杀神,佛来杀佛。哼。”

卓家主呵呵笑,说:“行,你有骨气,小雨,看到吗,这是他们自找的,让他带走他吧。”木刚尽圾。

“许默,你能不能别胡闹,你一个人,怎么斗得过秦先生,你找死是不是?”

小雨姐站了起来,没跪着了,而是过来打了我一巴掌,说赶紧给我爸道歉。卓家主笑了说:“道歉没用了,赶紧的吧,你不是很牛逼吗,跟那个什么江枫厮混在一块儿,就觉得自己反了天了,是吧,行,我就看看你们这些乡下来的小痞子,能走到什么地步,有没有让我刮目相看的本事。”

我瞪圆了眼,愤怒极了,他不光侮辱我,也侮辱疯子哥,我指着他,让他闭嘴的。这时候,德叔他们赶紧的把我拉出去了,而萱萱姐,则是跟着我哭着走了出来。我俩被赶出来了,小雨姐还想来跟我们一起,却被卓叔叔给拦着,还说把她给禁足了,暑假都不能出去,在家反省,过几天就回县城呆着,别在省城惹事了,这里不是我们的地盘。

我和萱萱姐出来的时候,萱萱姐哭着,我知道,她才是最伤心的。她告诉我说,“我不在乎死,我也不在乎秦先生的报复,管他的呢,我只想知道,长刘海他怎么样了?”

她抓着我的衣袖,我说,“他走了,没事,安全到达那边,只要他藏匿好自己,用假身份证过几年应该没问题,到时候,咱们还可以相聚在一起喝酒,还是好兄弟好姐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