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和萱萱一起遇难/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尽量安慰她,我不能告诉她长刘海的九死一生,可能,边界的一堆白骨里已经有了长刘海的那一具,但我不能说。我不能让萱萱姐的生活没有了希望。

她听了以后,果然眉头舒展开了,说:“那就好,那就好,”也不怎么哭了。我说,“他跟我说了一句话。”

她问我什么?我说,“长刘海希望你好好活下去,等待日后再相聚的一天来临,那一天不会很远。”

我说完以后,萱萱姐又哭了,是抱着我哭的,我也抱着她说:“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多了,他,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他是个坚强的男人。真的。”

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我们出去以后,接到了小雨姐的电话,她说不能公开保护我俩了,只能让我俩自己先跑了,她现在应该是出不来了,我感动的说,“谢谢小雨姐,没事,你能帮的已经够多了,剩下的,就让我自己来吧,我会保护好萱萱姐的,哪怕是拿我的生命保护。”

我说完这话以后挂了电话,萱萱姐痴痴呆呆的看着我。我就笑说你干啥呢,她说。“你还记得以前我和你第一次遇到混子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会保护我,现在的你跟那时候差不多,真帅。”

我被她说的老脸一红,说:“哪儿有,那现在也帅吗。”她说是。然后我问她:“饿不饿,我很饿了,一起去吃个东西,然后我们回县城吧,那里至少是我们的地盘,能藏则藏,不让他们抓到咱们。”萱萱姐说:“行,一切都听你的。”我看她这样子。就笑了,说:“我答应过他,照顾好你的,你放心。”

她就看着我泪光闪闪,说好。一路到了吃饭的地方。

我和她都饿了,都纷纷点了不少吃的,咋说呢,我感觉,已经很久没跟她一起吃了,没想到,她却先跟我说,“默默,咱们这样一起吃饭,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了吧。”

我说:“谁说不是呢,咱们都长大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高一高二的时代了,咱们现在都有彼此的事儿要去忙,都不是小孩子了。”

她说,“我还真希望我们都还是小孩子,那时候,我就索性跟你在一起得了,也就没这么多事了,不用被璐璐先下手。”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深深看了我一眼,我愣了下,闪躲了下她的眼神,我说:“要不咱俩喝杯酒吧,”

她就说好,然后就跟我喝酒,喝着喝着,我俩都喝高了,她就流眼泪,说:“她真的是对不起长刘海,真的。”

我说,“你既然知道,就要好好爱惜自己,等待他回来,你千万别自暴自弃,知道么?”

她说:“你别骗我了,他真的已经逃出去了?怎么可能,如果他逃出去了,你还是这表情么?”

我惊讶的看着她,难道她猜出来了?不可能,难道是螳螂哥或者司机大叔说的?也绝对不可能,他俩不会闲的没事干说这事儿,就连我,很多事情他们都不会说,更别说萱萱了,他们和萱萱又不认识。

我就赶紧的跟她说,“他逃出去了,螳螂哥亲自告诉我的,还会有假?”

那是怎么回事?我正想着呢,哪知道萱萱姐就说了,“许默,别骗我了,那里那么严密,就算他出去了,一个人也没法生活吧,他的下场,肯定不会有多好,也许,那边也有秦立的人在埋伏他,他能活下来,肯定就是奇迹了,你别骗我了。”

我心里一咯噔,草,她是未卜先知吗,不对,我都不知道的事儿,她怎么猜出来的,对,她肯定是猜的,不能被她忽悠过去了。

我赶紧说不是,然后还说,“螳螂哥给长刘海准备了一把枪,还准备了两万块钱,足够他走出那里了,螳螂哥还亲自确认过了,把他送到了街边,才走的,那里可以拦到出租车,他在隔壁省,肯定可以活下去的,秦立的势力就算再大也殃及不到隔壁的省。”

我说完以后,她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仿佛要看穿我似的,还用手拉了我的脖子一下,把我的脸,贴近了她的脸,她的鼻息和喘气都吐到我的脸上,有股酒气,但却香喷喷的,是女生独有的香气。木有场号。

她问我,“你没骗我?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当然是真的,骗你,天大雾雷劈,劈死我,行不行?”

我说完以后,她才开心了,嘴里伊呀呀呀的,应该是喝醉了,还抱着我,亲了我一口,我脸上都是她的酒气和口水,我说:“行了,走吧走吧我送你回宿舍,你这样喝醉了。”

她就说她没醉,还说,“许默,你别走,我告诉你一件惊天秘密,你听了以后,肯定会觉得对不起我。”

我愣了下,说:“行了,我已经很对不起你了,没保护好长刘海,你别说了,喝成这样,还说了干啥,你喝醉的时候说的话,我都不信。”

她就说,“我不是处了。你信吗?”

我愣了下,我说:“我绝对不信,长刘海肯定不敢弄你,别说了,走吧。”

我扶着她,颤巍巍的一步步的走了出去,付了钱以后,一路打了个车,在学校门口前面一点点的地方停下了。

她还嚷嚷着自己没喝醉,我说:“你醉了,走,下车吧。”

哪知道她还说没醉,要喝,结果那个司机来了句,“小伙子,带她去附近开个房,你懂的。”

吗了个比的,我眼睛都瞪大了,说,“你说啥?”

他说:“别装了小伙子,你都把人家灌醉了,还把人家送回来,装什么君子啊,你们大学生我都见多了,行了吧就,这大半夜的,还送她回去干啥,哪天分手了你后悔来这一炮,你就哭去吧。”

我骂了句草,一脚踹他车门上,我估计力气用的比较大,把车门的把手都给踹歪了,他就骂,说:“你个小比崽子,你给我站住,你给我站住,”

但我没鸟他,直接和萱萱姐往里面走。

哪知道我们还没到校门口的时候,从旁边的林荫道上,蹿出来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我不认识,直接就过来,要干我,我都慌了,那个司机还想来追我,问我们要钱,还指着那几个人说,“赔钱,别想着找几个演员来就可以不赔钱了,赶紧的赔钱,不然我报警了,一院的学生,素质咋这么差呢。”

哪知道就被其中一个人,狠狠踹了一脚在肚子上,捂着肚子蹲下去不能动了,就在这时候,门卫过来了,一院因为是大学,24小时都是有门卫的,他们是吃这行饭的,尽忠职守在这一刻表现了出来,指着那几个人问,“干什么的,我们学校的学生呢?”

那几个人,没理他,直接把我和萱萱姐绑了就走,我还大喊想反抗,但因为醉酒,而且没多少力气一直也没休息好,本来就够累的了,还让我打架,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就被他们直接绑到了一辆面包车里,呜呜的就开走了。

在车上,我就问他们是什么人,有个脸色凶狠的家伙说,“小逼崽子,把秦少弟弟的那东西都给废了,你们还想跑,逮你们回去问话,乖乖的待着,如果敢反抗,我不介意把这娘们的脸给刮花了。”

我当时就直接心惊的怔住了,怎么会,我这才一拍脑门,我这蠢脑子,我应该先去疯子哥那里啊,为啥和萱萱姐在一起,我真是,蠢过头了,我们明明都还在秦先生的通缉之下,还这么走在大街上,不是找死才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