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萱萱,我,绞刑架/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我就不说啥了,秦先生是什么人物,疯子哥都忌惮的人物,所以。没什么好反抗的,一路到了一个平房里,我没想到,堂堂秦少,四少之一,居然在这破地方住?不可能,我一想,肯定不是,应该是他专门用来审问犯人的地方,我进去以后,才发现果然是。

这地方,连绞刑架。绞刑台都有,还有火钳、皮鞭等东西,看的吓人,我心想不会是要对我严刑逼供吧。怎么搞的跟满清酷刑似的。

不过,我还是得保护好萱萱姐,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能让他受到伤害,这还是我答应长刘海的,另外,我是不会承认的,只要我咬紧牙关什么都不承认,他们也没办法,在那个年代,监控还没有普及,大街上马路上也没有现在这么多摄像头,所以,除非他是神,只要他没看到,我就不会承认。打死了不承认,他也就没辙。我不信他不会顾及疯子哥。

“带进来!”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我们俩进去的时候,萱萱姐好像是睡着了,也幸好是睡着了,不用看到这可怕的一幕。

省城四少就是省城四少,别看这里是平房,但比在县城的时候,动不动就找个山头、荒地打架,好太多了。

周围不少打手小弟,而在正堂之上正襟危坐的人,应该就是秦先生了。秦先生长得剑眉星目,也算是个帅哥,但跟疯子哥的那种和气的相貌比起来,他多了一份煞气。他的棱角分明。下巴很尖,只是坐着,感觉都已经很高了,如果站起来可能都快188以上了,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他此刻盯着我,冷冷的道,“你就是许默?”

我说是,他说,“那她是萱萱,秦立的女朋友?”

我摇头,说:“不是,她是齐海盛的女朋友,齐海盛就是长刘海。她才不会是秦立的女朋友,是秦立不知廉耻,一直缠着她而已,就凭他那样,也能追到萱萱,做梦吧。”

“秦少,这小子口无遮拦,我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这是谁的地盘,还敢这么说话。”

秦先生摆摆手,说:“别做无用功,”

然后,他盯着我问我,“我也不说废话,带你们来,就是想问问你们,长刘海人呢?”

我说:“不知道,”然后撇过头去,不看他。

旁边有个人就骂,上来一脚踹我脸上,我疼的要命,想反抗,却被人抓着,动不了,那人又是两嘴巴上来,我疼的不行,他按着我的脸,我的脸朝下,在地上,被他磨了好几下,再磨下去,估计得破相得,我嘶吼道,“草泥马,秦先生,你家秦立不是好东西,泡萱萱不成想要强了她,长刘海见义勇为才出手的,不然,你家秦立犯下罪行,就是你都保不了他,你以为?”

“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另外,你把我绑到这儿来,就不怕江枫找你麻烦?”

“我可是江枫的弟弟。”

到了这一刻,受着皮肉之苦,我也不得不把疯子哥给搬出来,不然,我就要破相了,那我可就完了。

“江枫?”秦先生冷冷一笑,“你以为我怕他?给我老实招来,长刘海哪儿去了,不然,今天你和这姑娘,就别想出去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的话音刚落,一个人的声音出来了,说,“好胆的秦先生,不愧是秦先生,你秦先生当然可以不怕我,因为你是秦少,大名鼎鼎的秦少嘛,这有什么的。”

这人走了出来,他的身边,红发、狗哥、辣子哥都来了,一字排开,走了过来,那股气势,慑人夺魄。而外面好像是喊杀声一片,似乎是疯子哥的人打进来了。

秦先生的脸色变了,看了看左右,他旁边的一个副手骂了句,“江枫,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来秦少的地盘上撒野,你是要毁掉四少之约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秦少明天的铁蹄踏到你的B区,你是不是也没问题?”

秦先生也是,站了起来,瞪着疯子哥。疯子哥呵呵一笑,说,“秦少,我并不是来你的地盘撒野,我只是想带回我的弟弟,和我的弟媳,没问题吧,这是我弟弟,我还想问秦少是什么意思,居然把我弟弟给绑来想要严刑逼供些什么呢?”

秦先生瞪着疯子哥,说:“怎么的,江枫,你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长刘海就是这个许默的弟弟,长刘海和这个趴着的女的一起把我弟弟秦立给废了,他到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你别跟我说不知道。”木有有血。

“呀!是吗,秦少,那是怎么回事啊?”

疯子哥好奇的看着他说,“是什么地方伤着了,严重吗,那我改天得去看看令弟了啊。”

“你少跟我来这套,江枫,识相的,赶紧让你弟弟把人交出来,不然,这事儿没完。”秦先生冷冷的道。

“是吗?”

疯子哥笑道,“那现在是你要对付我,到底是谁打破了四少的协定呢?恐怕不是我吧,到时候,其他两少也会帮我一起对付你,你不会不服吧?”

“你!!”秦先生怒了,脸涨的通红,说,“江枫,你当真要如此?”

疯子哥往前一步,把我给拉了起来,另外的人,把萱萱姐抱住了,他看着秦先生笑了笑,说,“秦少,我也跟你说清楚来,这事儿,和我这个弟弟无关,你的弟弟,要把人家萱萱给强了,人家不同意,被长刘海给废了老二,那是他活该,是不是?这位萱萱没有把你的弟弟告上法庭,就已经很仁慈了。再说了,这长刘海做了这么大的事,哪儿还会呆在省城,肯定跑了啊,可是,你就迁怒于我弟弟许默,这有点不公平吧?”

“照你这么说,你还提醒了我了,是不是让我带着这位萱萱小姐,去告一告你这个犯了戒的弟弟呢?”

疯子哥盯着他,眯着眼睛,问道。

“你!!江枫!”

秦先生估计都快要气炸了,但,疯子哥说的有理有据,他不得不服,也没有办法反驳疯子哥。这事儿说来说去,他都没理。

疯子哥又笑,说:“我怎么了?如果你说,这长刘海是我弟弟藏起来了,或者是他带走了,那么,请你拿出证据来,老秦,没证据就说话,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好歹,你也是省城第二少,除了孙少以外,你的名望,可是最高的,这一点,小弟我是远远比不上的啊。”

“所以呢,以你的聪明才智,不可能想不透这一点吧,这玩意儿,跟我这个弟弟许默完全没一点关系,你若是迁怒于他,这就不合适了啊。”

秦先生的眼睛,咕噜噜的转,最后好像是强行把自己身上的火焰给压下去了一般,他突然间坐下了,气定神闲的,好像刚刚生气怒吼的人不是他似的,他盯着我,然后盯着江枫,最后笑了笑,说,

“许默,既然你说不知道长刘海去哪儿了,那就不知道吧,今天,算是我的过错,但江枫你带人闯到我的地盘,打了我的人,这就对错相抵了吧,行了,今天,你们走吧。不过我告诉你许默,你说你和长刘海没任何关系,也没和他有来往,但如果被我发现了你知情不报,你懂我的手段的,哦不,你哥哥懂我的手段的。”

江枫哈哈笑,说:

“那是自然,我懂,我当然懂,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弟弟还真没和那个长刘海有啥来往,这叫长刘海的小子,也当真是个人物,能在秦大少眼皮子地下溜了,还真是个人物,是吧,秦大少,好了,我就带我这个废柴弟弟先走一步,以后,不会再烦扰秦大少了,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