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大学录取通知书/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秦立也经过了这么多次的折磨,总算是挺过来了,他咬着牙,死死的瞪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长刘海的。另外。还有我的和萱萱姐,他咬牙切齿的道,“我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人的,你们给我等着,你们施加在我身上的,我也会加倍的偿还给你们,放心吧。”

恢复了功能的秦立,却依旧没忘记报仇。

另一方面,不光是我的录取通知书,还有长刘海的,他的也到了,但他的父母来找人。却一直找不到,最后还找到我家,找到小胖家,等等,都找过了,但,依旧找不到人,警方那边只能以失踪来找人了,他家的人都哭疯了,但是,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跟我们相处在一起,警方也奈何不了我,最后一次出现也不在解放,而是在省城,所以。不关我们的事。

倒是萱萱姐叫去问话了,她还能说什么,如果她把秦家给供出来,不但得不到任何长刘海好的消息,还会让他家人遭到殃及,那就更加祸不单行了。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哪怕长刘海的妈妈一巴掌扇在她脸上,她也依旧没说什么,只是哭。

而小胖、王安民也陆续拿到了一院专科的通知书,小胖还得意洋洋的朝我炫耀,更让我惊讶的是,小胡子居然也上了一院。是以的体育生的身份上的,分数可以减轻十几分,也可以上。太好了。

倒是黑大个、麻子脸只能去十四院了,但黑大个不想念了,他奶奶也供不起他。我跟他说,我们兄弟们可以供你,这都不成问题,我们兄弟几个赚钱还怕什么不够花么,就算不够,我也可以去跟疯子哥借啊。但黑大个志不在此,他就说不念了,要出去闯荡一番,到时候要是发财了,我们毕业后就要给他打工,他要开个黑工厂,到时候压榨我们的劳动力还不给多少工钱,气死我们来。

我听了以后觉得挺搞笑的,麻子脸倒是会去十四院,他说怎么也得混个文凭啊。其实我觉得,他是想去省城,想见到萱萱姐吧,是不是他对萱萱姐贼心不死?但我觉着他和长刘海不一样,长刘海是那种感性的动物,什么事儿都挂嘴上,可以说一些肉麻的话给萱萱姐听。

但麻子脸是理性的,他会把自己的感情压抑的别人看不到,自己也很少感受到。

而后,也证明了我的看法是对的。

后来也真的是这样,我和小胖、王安民、小胡子我们都去了一院大学,麻子脸去的十四院大学,算是基本上皆大欢喜了。

就等报道的那天了。木节厅技。

但是,在9月1号来临之前,却又发生了一件事。

我和璐璐,此时的关系算是如火如荼吧,小雨姐虽然被禁足了一个月多,将近两个月,最后还是跑出来了,她,萱萱姐,萧璐,我,小胖我们这些好朋友,总算是又可以聚在一起玩了。

大概是一起玩了个七天七夜,才算是罢休,反正她爹又不在,没人管得着我们,所以,还去了一趟她家的那个游泳池,就是那地方,我们遇到了死对头孙洋,可能这孙洋和秦立、赵明飞他们不一样吧,这人虽然可恨,倒也不至于下黑手使绊子,所以我们也一直没遭到他的偷袭啊什么的,再说了,他才是堂堂的省城第一大少,权利凌驾于秦先生之上,只不过他不混,所以名声在道上没有秦先生响而已。他还需要偷袭我们么,直接派一些阿猫阿狗就够我们吃的了。

所以来到这里游泳,玩,就又想起了那家伙。

德叔的那个国外的美女也在,我们又和德叔一起探讨了华夏的武功,什么南拳北腿,南派北派,等等,我都是听他们说,小胖他们也听的津津有味的。

倒是麻子脸一直善于思考,就问了句,“那有没有什么少林寺之类的?”

他这么说,我倒是想起,和尚这家伙来了,还有铜人前辈。铜人前辈那次伤好了以后就不辞而别了,说自己会想办法去把和尚给抓来,务必带回少林寺去。

他问了这个问题以后,德叔就说,“有,这不仅仅只是电视剧里面出现的。”

然后麻子脸又问,“那为什么,和尚会那么厉害,他就是出自少林,好像也不比电视剧里的差,功夫那么厉害,都能打的我们想死了。”

麻子脸说的却还是没错,和尚刚出现的那一阵子,没有螳螂哥帮忙,甚至连瘦猴他们都不在,那段时间是有多愁,我和刘子铭都愁死了。

德叔说,“少林寺他倒是没去过,但说一些南派北派的拳法,内家拳外家拳,他以前就跟我们说过,确实是有,他自己也有一套不怎么完整的内家拳,当初和我们打过,而那个孙洋,他因为是武学世家出身,本身就有一套较为完整的内家拳,所以,他的功夫才能那么高。”

“其实电视剧里,小说里写的,也并非不是真的,很多人家里确实有这样的真功夫,但就好像人家说的,功夫再高也怕菜刀,随着冷兵器热兵器的来临,更多人偏好于警队里的那些快准狠的搏杀功夫,以及利用热兵器来搏杀,所以这些繁琐的内家拳啊,外家拳啊,少林拳啊什么的,都被简化了,成了兵营里他们学习的那些练兵之术。”

“而我们学的那些广播体操,第十二套广播体操什么的,都是从那些功夫里演化来的,如果好好做,还是可以做到身体强健的。”

听了德叔的一席话,小胖他们就说,“难不成,我们把广播体操做的很好,也可以打架很厉害咯?”

德叔说,“这不是没道理的,就好像你们的体育老师,你们打的过么?”

仔细想想,好像真的是这个理儿,看那些体育队的男老师女老师,肌肉一块块的,我都不敢上去打,虽然偶尔被他们追着打,我们也很恨他们管的太严,但是,要真让我们和他们打斗,多半是赢不了的,看那些肌肉就知道不是对手了,他们的动作很规范,每次广播体操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很有力的样子,而我们做的,却是软绵无力,活脱脱没吃饱饭似的,所以,德叔说的这些,还真的深入人心,锻炼身体,强装自己的体魄,哪怕不会一些所谓的虚招数,所谓的武功功法,动作招数,只要自己身体强健,抗打耐打,也不怕那些所谓的功夫高手,例如孙洋这样的。

就好比,我练成了个沙包,抗打,在沙滩上天天摸爬滚打,这样,以后孙洋的功夫再高,和他对阵起来,他就是再牛逼,我自八风不动,跟个沙包似的,让他打,打的他手都疼了,也打不倒我,那我也挺牛逼的啊?

不过说归说,哪有人能练成那种,那就是所谓的铜墙铁骨了。就像铜人前辈,不也是所谓的少林寺十八铜人之一么,还不是被人打断了腿,所以说,传说就只是传说,要增强自己的实力,确实还是只能一步步的来了。

而我们小雨姐家玩耍的这一幕,却被真正的躲在暗处的孙洋的线人看到了,我们却浑然不知,这样的一个大人物盯上了我们,我们的好日子又要到头了。

另外一方面,也就是我在去省城大一报道之前发生的一件事。

那就是,铜人前辈和和尚的事儿。

那阵子,我和小胖他们玩疯了,虽说长刘海的悲剧出现以后,欢欢的悲剧出现以后,但是,每个男生的心里都有玩心,这就好像,一个人哪怕是前几天小伙伴死了,但过了一个月以后,该吃还是得吃,该玩还是得玩,生活还是得继续,一切,只能让长刘海自己得命数去走了,如果命好,就能活,我们再干着急也没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