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7章抓住和尚怎么办/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任凭和尚再怎么求饶,他所犯下的罪行,终究是不可饶恕的,铜人前辈也不是电视剧里的圣人。所以,还是果断的把他给带上了少林,我也没啥好不同意的,能给他制裁,我觉得挺好

的。

和尚那失望到死的眼神,我觉得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他有这样的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我看着他冷笑说,“别以为就这么完了,从少林下来以后,我会杀了你的,我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我的仇,我女友的仇,赵妃儿的仇,这些仇恨堆积在一起,足够你千刀万剐的了。”木欢引弟。

铜人就带着他走了,我们也准备着开学,我还想着,万一我开学了,这铜人找不到我,我给他留个口信呢,哪知道,没一个礼拜的功夫,他就带着和尚回来了,他来了以后,跟我们聚了下,叹气。说少林啊,都已经没落成这样了,练武的人都没有了,以前的那些能文会武的师兄弟,死的死残的残,要么就不知去处了,现在,都没有几个了,他去的时候,只有大师兄还在,但听说被一群外来的高手袭击过,至于这些高手是哪儿来的,大师兄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少林寺也没啥值钱的东西了。

和尚被带回去以后。跪在祖师佛像、佛祖面前磕头认错,还有师傅的坟墓上磕头认错,并且打断了他剩下的那只手,他回来的时候,几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嘴上还流着口水,求着我们放过他。

铜人前辈对着我做了个揖,说:“谢谢许施主了。”

我说:“不用这样客气的啊。他说这是规矩,好了,这家伙就放你这里了,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这?我以前想过,怎么杀他,怎么恨他的时候,怎么处理他,但现在,突然间扔过来一个废人,让我杀了他,我感觉有点下不去手。或者说,我没杀过人。

以前我虽然经历过杀人,也成为帮凶过,但真正自己杀,如果这一次我动手的话,还真是第一次。所以,我也不知道咋整,所以呢,我也就把兄弟们一起叫出来,商量商量,看看这事儿怎么办好。

小胖他们先是毒打了他一顿,麻子脸说,对他不用客气,“默哥,你想想,妃儿姐的仇,该不该把他三刀六洞?”

我觉得也是,的确是该把他给三刀六洞弄死他,才够解气的,但是,这杀人,怎么杀,谁来杀,在哪儿动手?这些,我们讨论了下,这才发现犯难了。

一直讨论到天黑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没办法,只能先暂留他的狗命,先带着他去欢欢,以及黑大个那边给他们跪地求饶吧。

让小胖联系了下小胖妞,再联系了下欢欢,找到她家里的地址以后,就把这人给送过去了,欢欢看到我的时候,还挺惊喜的,但看到和尚的时候,却是吓了一跳,差点没吓哭了,但当我把事情说给她听以后,她连忙说不用了,不用了,你们处置他就好了,我看到他害怕。

我听了以后,觉得也是,就把他的脑袋给罩起来,让他还是给欢欢下跪,道歉,并且求饶了,欢欢倒是善良,也懒得多说什么,直接就说,“放了,放了吧,没事了,你走吧。”

搞得和尚还跟我们讨价还价说,“许默,不带这样玩的吧,你女友都说了让我走了,你怎么不听她的话,你这样不能算个好男人。”

我们又暴打了他一顿,我抓着他的死光头说,“你个死秃子,还有脸跟我讨价还价,草泥马的,我告诉你,这几天内你必死无疑。”

另外,我打算找找赵妃儿这个可怜女人的下落,于是还去了一趟那个夜总会,但是,没有任何下落和消息,也没留下电话号码什么的,就等于,她只要不联系我或者不联系夜总会,那么,我就怎么也找不到她了。

我心想不会是在外地出啥事儿了吧,也希望她能过的好就行,虽然她看不到和尚惨死的一幕了。

我就找了个地方,让他对着我下跪磕头,并且给他拍照,留着日后能让赵妃儿看到,如果她有朝一日能回解放县城的话,这东西还可以给她看看,让她找回以往失去的东西,让她没有遗憾。

这些都做完了以后,马上就是要对他下杀手的时候了,这和尚,居然还笑。

我们本来打算是在一个黑夜里下手的,因为都没动过手,小胖这货还害怕的发抖说:“默哥,我们不会被抓去坐牢吧?”

还问我说,“要是抓到了,我们一辈子都会被呆在里面了,那可咋办啊。”

他说的我有点心慌慌,我骂了句:“草,你别整的我们都心慌慌的,他这人,本来就是个罪犯,又不是什么失踪人口,杀了他也没人知道,也没人去关心,所以肯定没事。”

哪知道和尚还笑,说:“许默,动手吧,动手啊,你不怕被抓么,杀人偿命,不管是罪犯还是什么人,只要你动手杀了我了,你就是犯罪,杀人要偿命的,哈哈,你敢杀我吗?”

惹的我们怒了,又暴打了他一顿,但是还是下不了手,只会在他的大腿上扎了一刀,但就是下不了手,因为我们都还是学生,没做过这样的事。

一直到我们把他带到外面去的时候,一群人把我们围住了,我们当时吓坏了,心想怎么回事儿呢,不过一想,这解放县城,就只剩下刘子铭的势力了,其他小混混还敢动我们么,这些混混,不至于说不认识我吧,毕竟,我当初也算是在金野、刘子铭大战的时候露面了好多次的。

的确,他们不至于不认识我,有人就认出我来了,本来还以为我们只是小孩子小打小闹,想黑吃黑的,后来有人指着我说,那不是许默吗,刘子铭铭哥的手下,一个大将,听说还是学生呢?

他们就过来问我是谁,然后怎么怎么的,最后不知道咋的了,居然刘子铭还亲自来了,说:“是默默啊,哟,这是谁?和尚,好家伙,许默,你做的好啊。”

他来了以后,小胖和麻子脸就捅了捅我的胳膊,说,“我们没法动手,要不就让他来动手吧,当初不也是让他来动手么?”

我想了想,咬咬牙说,“那也行吧,但我们必须得在场,不然,那还叫报仇吗?”

刘子铭得意思也是这样,他说抓到了和尚,好不容易把他等到了,得把他好好挫骨扬灰,还把瘦猴给找来了,瘦猴一见到他,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上去就是不停地打,和尚似乎也是知道了自己活不了了,就索性吐了他一口唾沫,到他的脸上。

瘦猴怒了,上去就是啪啪,差点没把他给打死,刘子铭喊住了他,说,“住手了!你再这样就把他给打死了,就中了他的计了!”

瘦猴这才醒悟过来,给刘子铭道歉,最后刘子铭开始施展折磨死人的办法了,我才知道,原来刘子铭还有这一手。

他说是效仿清朝,满清十大酷刑的那种,凌迟的办法,一刀一刀的把他的肉给割下来,还不让他死。看着这样残忍的一幕,我有点不忍心,倒是刘子铭和瘦猴哈哈大笑,我们这些学生都出去了,等进来的时候才发现他死了,传说中这凌迟是一百多刀吧,我们的刀也没那么锋利,削下来的肉也没那么小,所以三十几刀受不了了,再加上流血过多,死了。

刘子铭还让所有混子,上去一人吐一口唾沫,还说要真的把他挫骨扬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